《马六甲青云亭之儒者与儒教》- 黄文斌

列印
PDF

《马六甲青云亭之儒者与儒教》

黄文斌

 

作者簡介:马来西亚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中文系副教授、中华研究中心马来西亚华人及文化研究组主任(2010-)、中华研究院副院长(2011-)。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加影市锡米山人,祖籍广东省惠州府惠阳县。本科毕业于马来亚大学中文系(1994),后负笈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考获硕士(1997)及博士(2005)。个人研究兴趣的范围包括:儒佛道思想、中国近现代思想及马新华人社会。

 

一、前言

本论文主要探讨马六甲青云亭之儒者与儒教,一方面分析其领袖行为所具备的儒家思想,另一方面探讨其寺庙的儒教信仰。我们所以选择青云亭作为儒教的研究个案,乃因青云亭为马来西亚历史最悠久的华人古庙。再者,青云亭是一间具备佛道儒信仰的寺庙。青云亭又名观音亭,主座神是观音菩萨,内有出家人居住,算是一间佛庙。然而,其寺庙里也供奉了保生大帝、妈祖及关帝爷,又属于道教或民间信仰。此外,庙里也设有纪念甲必丹及亭主的“立功立德”功德祠、供奉神祖牌或亡灵的大众爷祭祀堂及祭拜文昌帝君与仓颉的神龛,这些都是民间的儒教信仰。因此,青云亭是佛、道、儒三教合一之宗教道场;在弘扬佛法的同时,亦包含儒教和道教的教义。

早期的青云亭不仅是一座普通的庙宇或宗教场所,它同时亦是一座政务场所。在葡、荷、英殖民时期常委任华人“甲必丹”(Capitan)以协助管制华人事务,故甲必丹是华人社会之领袖。马六甲于1511年为葡萄牙人所占领、1641年转由荷兰人统治,至1824年则由英国人接管。甲必丹一职,葡荷沿用,至英国统治时期,即1828年6月则废除此职。马六甲有11位华人甲必丹他们对青云亭及华人社会贡献良多,尤其是郑芳扬(明弘)(1632-1677)、李为经(君常)(1614-1688)、曾其禄(耀及)(1643-1718)这三位甲必丹,除了处理华人社会人事问题外,最重要的是曾捐金建青云亭(1673),让华人心灵上有寄托。其次,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曾购买今日的三宝山成为墓场,使移居海外或客死他乡的华人有安葬之地。中国人向来有“落叶归根”及“入土为安”的观念,然而,许多移居马六甲的华人无法回原乡终老,而在异地有公塚让他们能入土为安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早期华人甲必丹创建青云亭,不仅处理生人的事情,诸如人事纠纷、社会治安、宗教习俗及心灵寄托,更处理人死后的事务,让生者有养死者有安。这些行为皆是儒家“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i] 的精神表现。

青云亭在荷兰统治(1641-1824)时期,成为华社的政务、人事仲裁及宗教信仰中心,然而,英国殖民时期,取消了甲必丹制。华人社会因习惯了甲必丹的领袖制,故在青云亭自选亭主为领袖以取代甲必丹制。亭主制一直维持了6任,至最后一任亭主陈敏政(若淮)于1915年去世后,亭主制度才被取消。此后,青云亭便成为了一座单纯的宗教庙宇。[ii]无论如何,青云亭的亭主,如梁美吉(?-1839)、薛文舟(1793-1847)及陈金声(1805-1864)等都曾为青云亭及华人社会谋求福利,其行为有“仁”、“义”、“勇”、“孝”及“敬”等儒家价值观。简言之,马六甲青云亭的甲必丹及亭主都曾为华侨社区作出了不少贡献,而他们为华社的付出乃受到儒教之熏陶。[iii]

由于缺乏文献资料,笔者尝试从青云亭的碑文、文物及三宝山的墓碑等实物史料及所见之文献资料来论述。饶宗颐曾说:“有可据之史料,而后有翔实之史书。碑刻者,史料之最足征信者也”。[iv]青云亭虽然几经扩建和重修,但是亭内至今仍保存不少碑文及文物。这些实物皆记载了青云亭之历史,故这些实物可以成为论述青云亭与儒教之史料。

二、早期华人移居马六甲的概况

依据〈敬修青云亭序碑〉(1845/1846)记载“于龙飞癸丑岁,始建此亭,香花顶盛,冠于别州”[v],“龙飞癸丑”年即公元1673年。换言之,青云亭乃创建于1673年。然而,在此之前已有华人居住在马六甲。若不计算明朝初年马六甲王向明成祖朝贡及郑和下西洋时期华人居留马六甲的情况。目前,从三宝山所能见的墓碑资料,我们发现最古老的墓碑是明万历甲寅年(1614)“明故妣汶来(李)氏墓”及“黄维弘与谢寿组之墓”(1622)。这表示在青云亭建立之前,已有华人居住在马六甲。若以出生于明朝的三位甲必丹,即郑芳扬、李为经及曾其禄的生卒年考察,他们成为华人领袖应该在1660年之后。

根据1641年初登马六甲的荷兰委员雪尔登(Justus Schouten)所撰写之临时报告书,可知马六甲华人在荷兰殖民统治时期受到荷兰殖民政府的重视,因报告中提及“圣约翰山附近之泽地,务宜租与华人种稻及栽培果树之用”,又谓“介于三宝山河与南郊间已毁园田,务宜租与荷人、葡人、土生葡人及华人从事种植”,更说明若欲达农产量满足市民之需要,“则居留于斯邦之八百至一千华人至为有用”。[vi]这表示荷兰统治初期,马六甲华人备受荷兰殖民政府重视,以助重建马六甲城镇。另一位荷兰长官蒲脱(Balthasar Bort)于1678年写的《蒲脱报告书》(Report of Governor Balthasar Bort on Malacca)更赞美华人,认为“勤勉的华人藉以继续必须的垦殖工作,以及维持其他交通与贸易”[vii],因此必须吸引更大批的人口以发展马六甲。有关荷兰殖民政府对华人的美好印象,极欢迎及华人移居马六甲,并视华人可助其有效地统治马六甲。[viii]由此可见,早期的三位出生于明朝的甲必丹郑公、李公及曾公皆在荷兰人统治时期到马六甲发展。他们移居马六甲,除了因为荷兰殖民政府鼓励华人移民的友善政策外,也许还因不愿接受清朝满族统治而离开中国家乡前来马六甲。在青云亭内的碑文及神主牌,记载这些明朝人士为“避难之士”及“因明季祚沧桑遂航海而南行”等。故我们推论明亡朝之后,有许多人开始移居马六甲。笔者发现三宝山之乾隆(1736-1795)年间的墓碑有92座,而雍正(1723-1735)年间只有3座。[ix]这表示乾隆年间,马六甲华人人口剧增,这或与荷兰殖民政府鼓励华人前来开发及明朝亡国后部分华人不接受满清政府而移居有关。再者,这些移民群也有部分是与经商先关的,因为青云亭内的碑文曾提到他们能平安来此经商乃受观音佛祖庇佑之故。[x]

三、青云亭领袖之儒教实践

“儒教”与“儒家”是否一样曾引起争论,其重点在于在将儒教看成是宗教而儒家只是一种学说、思想或教育。无论如何,笔者将“儒教”一词视为“儒家之教育”,而且儒家之教育即包含宗教祭祀的成分,虽然笔者不一定认同将孔子“神化”的作法。换言之,笔者认为儒家与儒教应该是一体的,孔子的教育不能只止于学术与知识层面,更应包含生活礼俗,即祭祀天地先人的宗教成分。此外,儒家或儒教必须是可以在生活中实践的,而不是“哲学式”的纸面上的知识。

儒教的思想学说以“ 仁”为核心或“仁”为孔子学说的核心应该是学界的共识。[xi] “仁,亲也,从人二”[xii],说明“仁”之价值必须是人与人之互动或在人群中展现的。人与人之互动能和谐乃因有“感情”的滋润作用。樊迟问仁,孔子曰:“爱人”[xiii];“爱”即有情感的成分。孟子书谓“不忍”[xiv],亦即情感之表现,也是“仁”之性质。由此观之,青云亭领袖或华人甲必丹照顾生者,让其生活有着落,远离罪恶;此外,又“捐金置地,泽及幽冥”,购买三宝山充当墓地,让仙逝者有所安顿,即是一种仁心之表现。

我们从青云亭内的碑文记录即可见甲必丹们有这种仁心之表现。目前青云亭后面左侧有“立功立德”的功德祠,供奉了对青云亭有贡献的甲必丹及亭主之灵位。这个功德祠的建立即是符合儒教之精神。“立德”、“立功”及“立言”为中华民族追求的三不朽价值观,亦是儒者追求之人生理想。青云亭华人甲必丹,并未见有“立言”之记录,然而却有“立功”及“立德”。此为“内圣外王”之展现。我们不清楚青云亭之功德祠建立于何时,只知道在1842年薛文舟(佛记)担任亭主时曾恭迎甲必丹郑芳扬[xv]、李为经[xvi]、曾其禄等人入此功德祠供后人祭祀。除了神主牌外,此功德祠内左右墙尚保留了一些记事碑文、楹联及李为经画像。这些资料是我们论述青云亭领袖具有儒者风范及儒教精神的重要依据。此外,青云亭庙内左右两侧也有许多碑文,这些碑文有一些是“颂德碑”,通过这些碑文所记载的事迹,亦能让我们了解青云亭领袖的为人与贡献。由于郑芳扬甲必丹的资料太少,我们不在这里论述。此处只是引用李为经及曾其禄甲必丹为案例。例如,甲必丹李为经的颂德碑(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年)[xvii]中记载了他购买义山安顿死者的仁心义举:

甲必丹李公济博懋勋颂德碑

公讳为经,别号君常,银同之鹭江人也。因明季国祚沧桑,遂航海而南行。悬车此国,领袖澄清。保障着勚,斯土是庆。抚缓宽慈,饥溺是兢。捐金置地,泽及幽冥。休休有容,荡荡无名,用勒片石,垂芳永永。

林芳开 黄显春 谢士俊 丘兆奇 陈元魁 郑全吉

林  惠 陈王豪 吴  寳 黄光福     曾  寅 陈  监

林瑞墀 曾继荣 洪盘庚 龚  伟   周  冬 郑士杰

陈  珀 陈瑞鸿 曾是贤 曾新颖   郑登贵 康  待

曾钦让 陈敬瑞 李弘锡 曾延锦 郑伟蕚            张  沛

王  全 黄  士 林中秀 徐德胜     曾  朝 李长茂

黄国球

峕龙飞乙丑年月日谷旦仝勒石

从以上〈甲必丹李公济博懋勋颂德碑〉所载我们获知李为经,别号君常,为银同之鹭江人,即今福建省同安县之厦门。他为马六甲第二任甲必丹。颂德碑载他“因明季祚沧桑遂航海而南行”,此外,颂德碑署名“龙飞”年号而非清朝纪年。他在中国时期所从事的事业,碑文无记载。在马六甲时期从事行业也不明,然颂德碑说他“悬车此国,领袖澄清。保障着勚,斯土是庆。抚缓宽慈,饥溺是兢。捐金置地,泽及幽冥”。可见他“抚缓宽慈,饥溺是兢”,有儒家仁义助人之美德。然而,他最显著及重大的贡献是“捐金置地,泽及幽冥”,即出资购置三宝山墓地,并规划青云亭管辖之,至今不变。碑文记载李为经较为具体的贡献只有这一点,其他的较为模糊。虽然如此,这一贡献已足以让他名流千古。

此外,〈敬修青云亭序碑〉(1845/1846)记载“粤稽我亭,自明季间,郑李二公南行,悬车于斯。德尊望重,为世所钦,上人推为民牧”。由此,我们知道郑芳扬及李为经因“德尊望重,为世所钦,上人推为民牧”。一般相信是郑芳扬为青云亭之创建者,李为经为继承及发扬者。目前在青云亭有李为经的神主牌,刻有:“继理宏基,特授甲必丹讳为经李公禄位”。再者,青云亭挂有李为经画像。他身穿蓝色明朝官袍,相貌堂堂。甲必丹曾有亮(1793-1874)为之写赞,曰“闻其……将十世……人几百年,幸而得之邂逅之间,既而视之,有威可畏;趋而就之,有仪可像。容貌庄严,虽善绘事乎图中,然其玄冕素服,轻文尚质,已烛见其肺腑。则余所闻:其行己恭事上敬,其养民惠……讴歌,相传勿替。噫!斯人也,有是德而宜有是福也。善夫!”。画中的李为经似乎是晚年之相。在明灭后仍然身穿明服,说明他仍为明朝臣民,不愿受异族统治的心态。后人所作颂德碑亦仍然使用“龙飞”二字为年号,若非表达他有拒绝外族统治的心态,至少表达了尊重他们是明朝人士。值得注意的是后辈甲必丹曾有亮曾听闻他“其行己恭事上敬,其养民惠”,此即儒者之行为矣。

青云亭中对他赞颂的碑文不少,其中有第二任亭主薛文舟的颂联:恭贺君翁李甲必丹大寿图联,曰“万里外治民到底无亏善政,百年前著绩至今犹仰高风”,赞誉其百年前的着绩以及其高风亮节的品德。此联只能看出薛氏称赞李为经施善,但我们无法知道具体如何。另一颂联也是薛文舟所立,曰:“郑播经纬知百世之功勋有自,李传政刑定千年之德业无疆”, 所谓“郑播经纬”乃指郑芳扬及李为经有百世之功绩,更称赞李为经“定千年之德业无疆”。相信薛文舟应听闻其善政一直为人所赞颂而载之。无论如何,李为经的行为大概很符合儒家传统“为政以德”[xviii]、“博施予民而能济众”[xix]及“修己以安百姓”[xx]之美德。

由于我们无法看到李为经更多具体的事迹,故我们认为他最大的贡献是购买三宝山为墓地以安葬早期客死异乡的华人。早期的华人移居本地后,由于种种的原因使到他们无法回故乡,不只客死异乡,而且也面对死后无人安葬和祭拜的窘境。自古以来华人非常重视“死葬”的习俗,儒家主张厚葬,为一种对逝世者的尊重及孝心的表现,故孔子说“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xxi]。李为经购置三宝山作为华人的公冢,不但表现出对死者的尊重,也安顿了无依无靠生者的心灵,让他们无后顾之忧。体恤老弱及草根百姓体现“仁”的儒教思想。是故,立碑者歌颂他“抚缓宽慈,饥溺是兢”。

曾其禄的颂德碑(龙飞丙戌,1706年)[xxii]中也记载了他关爱人民之仁举。碑文曰:

大功德主曾公颂祝碑

闻之,干父坤母,人生其间,胞与相属,所谓仁也。世之乘权利济者,无论己次,则轻财乐施,拯危救国,苟存心于爱物,于事必有所济,又何间乎州闾与四裔也。挽近世风少偷矣;以余所闻,曾公有足称者。公讳其禄,号耀及,吾同之鹭岛曾家湾人也……公少有大志,卓荦不羣,遭沧桑故,避地甲邦,解纷息争,咸取平焉,以故华裔乐就之。遂秉甲政,章程规画,动有成绩,未易更仆数。请言其加惠我人者:我人之流寓于甲也,或善贾而囊空,则资之财;或务农而室罄,则劝之力;或赌博而忘反,则设禁为之防;或死丧而无依,则买山为之葬。至于甲为西洋所经,舟楫往来,不苛其征,商旅说而出其涂,东西朔南暨矣,宁特吾乡戚属为然哉。余闻之,瞿然曰,有是哉,公之仁也。夫仁者必有寿。客从而祝曰:愿公饮食宴衎,万寿无疆。且仁者必有后,客又祝曰:愿公芝兰挺秀,奕叶蝉貂。余笑而应之曰:此皆公之仁所取之若劵者,何足以颂公。然吾得子之言,而知公之德之入人深矣。因纪之,付于贞珉,以传于后,俾旅斯土者,咸以为劝云。

赐进士吏部观政年家眷弟陈大宾顿首拜撰。

蔡期昌 郭士俊 林中萃 赵  时 郭天桂 吴维聪

辛廷机 林元仁 黄肇瑞 张惠连 陈瑞完 吴廷麟

曾以忠 黄  愈 陈开霁 郭维诚 吴协观 谢鸿渐

吴时恩 曾立博 僧真辉 郑际龙 曾继荣 曾文定

杨廷撰 陈世相 曾经国 陈恋玉   仝立

龙飞岁在丙戌腊月谷旦。

如碑文所载,曾其禄在任期间,“或善贾而囊空,则资之财;或务农而室罄,则劝之力;或赌博而忘反,则设禁为之防;或死丧而无依,则买山为之葬”,仗义疏财,帮助穷苦商人和农民,让他们度过生活最困难的时候,这正 体现儒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xxiii]的胸怀。此外,他也赠棺埋葬无依者、与荷兰政府折衷交涉,为华人社会争取了不少利益。曾其禄对人民的爱护符合孔子 “ 仁”的思想主张,实践了“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xxiv]的精神。

上述实践儒教“仁” 的思想,应该在历任甲必丹或亭主中都可以找到痕迹,只因资料不全无法逐一论述。譬如,除了上述两位奠定早期青云亭、三宝山及华人社会根基的甲必丹外,后期的甲必丹蔡士章(1750-1802)也很多表现仁义的事迹值得一提者。其中较为为后人铭记者乃于三宝山麓,位于三宝井(Perigi Raja)之旁,建立了宝山亭。在建造宝山亭之前,蔡士章也在三宝山下建立祀坛,以方便扫墓者祭祀时不受风雨干扰。此事记载在甲必丹蔡士章建造祀坛功德碑[xxv](乾隆六十年乙卯,1795)里。碑文曰:

建造祠坛功德碑记

滨海而城环廓而市者,甲州也。东北数峯,林壑尤美,背城突起,丰盈秀茂者,三宝山也。山之中,迭迭佳城,垒垒坵墟,因我唐人远志贸易羁旅,营谋未遂,殒丧厥躯,骸骨难归。尽瘗于斯。噫嘻!英豪俊杰魄欤?脂粉裙钗魂欤?值禁烟令节,片禇不挂,杯酒无供,令人感慨坠泪。于是乎先贤故老,有祭冢之举,迄今六十余载,然少立祀坛,逐年致祭,常为风雨所阻,不能表尽寸诚,可为美矣为尽善也。今我甲必丹大蔡公,荣升为政,视民如伤,泽被群黎,恩荣枯骨,全故老之善举,造百世之鸿勋。义举首倡,爰诸位捐金,建造祀坛于三宝山下,此可谓尽美尽善。今将诸姓名列序于左,俾得旅斯土者,知诸芳名,永垂于不朽,余为之序云尔。……

澄邑丹屿李宜缨撰文

乾隆六十年岁次乙卯桐月   开元寺僧昆山仝募建  日立石

蔡士章在三宝山下建立祀坛后,也许考量到需要更大的空间让祭祀者面风雨之患,而倡建宝山亭。〈蔡士章奉献市厝碑〉(嘉庆六年辛酉,1801)建宝山亭记[xxvi]中有此记载:

宝山亭之建,所以奠幽冥而重祭祀者也。余故开扩丕基,缔造颇备,以视向指冒历风雨,寸诚难表者,较然殊矣。虽然,亭之兴,由我首倡,亦赖诸商民努力捐资,共成其事。兹幸呷中耆老,及众庶等归功于余,立禄位于亭之右,此事诚为美举!弟思创于始者,恐难继于终,予是以为长久之计,预备呷钱壹仟文,置厝壹座,于把虱街,配在冢亭。作禄位私业,将来我亲属及外人不得典卖变易,致负前功。全年该收厝税,议定弍拾伍文,付本亭和尚为香资,弍拾文交遂年炉主祭冢日另设壹席于禄位之前,其余所剩钱额,仍然留存,以防修葺之费。庶几百数载后,可以陈俎豆荐馨香,相承于勿替。因此勒石而为之志云尔。

嘉庆六年岁次辛酉季春

圭海谢仓蔡士章立

无论如何,从上述两个碑文所见,蔡士章为同情祭祀者而见祀坛及宝山亭。此外,也“预备呷钱壹仟文,置厝壹座,于把虱街,配在冢亭。作禄位私业,将来我亲属及外人不得典卖变易”,用“全年该收厝税”来进行祭祀之开销。由此即可见青云亭的领袖,如蔡士章甲必丹者不仅有恻隐之心,也非常重视祭祀活动,实践孔子所谓:“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xxvii]的道理。

除了上述所提及到的甲必丹以外,其实亭主,如梁美吉、薛文舟及陈金声等也同样实践儒家体恤民困、重视祭祀及关爱百姓及提倡孝道的精神。此处不再赘述。

三、青云亭之儒教信仰

(一)祭祖先及孤魂

孔子注重祭祀,认为祭祀是维持伦理的一种教化方法。“孝”为伦理之中心价值,对于孝道的培植,重点在“生则养,死别敬享”。故有“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教导。祭祀祖先有“报本、追远、崇德”的意义,期望民德因而归厚。是故,儒教文化特别重视祭祀祖先的宗教礼俗。儒教重视祖先祭祀,并不只局限于有血缘关系的祖先,也祭祀为民族作出贡献的英雄或领袖。这种祭祀习俗反映出后人对先辈或领袖的贡献感恩及怀念。为了能让后人能铭记他们伟大的生前事迹,因此为他们立神位牌,让他们的名声能流传百世。这是青云亭为先人立牌位的原因之一。此外,该亭也有供奉大众爷的祀堂,里面供奉着无数无人祭祀及不幸早逝者的灵位。这是祭祖之外,另一个特殊的现象。由于早期马六甲华人社会乃一移民社会,有许多单身移居者,老死后无后人烧香祭祀;有者则因年轻意外身亡,而不宜放在家里祭祀;后期也演变成一些子女移居他地,无法在家里祭祀祖先而移到大众爷祀堂供奉。例如,商人许永占便曾从锡矿买卖得伍佰大元捐献给青云亭亭主“收管生息以为供奉香灯,永垂久远之需。愿后之人,守而勿替”。其碑记记载如下:[xxviii]

切思:求而必应,神之灵也;沐而必报,人之心也。今青云亭大众爷,固我唐人阴灵之所聚也。中间英雄俊杰之魄,聪明知畧之魂,累累叠叠,赫赫明明,而其威灵向应,笔难赘举。阖甲蒙恩,通埠赖庇,故往来之祈祷无穷,春秋之享祀不忒。占商斯土,屡沐恩风,时沾化雨,但无以记之。不见神迹灵显,不有以彰之切。占初承锡商,往祷佛祖,联游坛前,见香灯寂寥,触目有感。遂议同人,乐从许以荫份。厥后果获奇利,此皆神力默佑焉。兹值锡傌更易会算,计得利银伍佰大元,即交亭主收管生息以为供奉香灯,永垂久远之需。愿后之人,守而勿替。庶神祗之威灵永着,而吾等亦得以少伸其报答之志。是为序。

信商许永占敬立

咸丰二年歳次壬子孟夏吉日

 

中国自殷商开始即相信人是可以变成鬼神,而没有人祭祀的亡灵将变成孤魂野鬼。是故,华人都很担心自己死后没有人祭祀。马六甲青云亭领袖顾虑到此,故在亭内设立了大众爷已安顿孤魂野鬼。祭祀祖先或先灵原是一种孝心之表现,然而,对以一些每人祭拜的亡灵,则不能用孝的观念处理,领袖们便设立“大众爷”以超度孤魂野鬼,也让其他的生者来进行祭祀,希望民风能慎终追远,以达民德归厚之社会。

至于儒教把祖先崇拜由亡灵崇拜的层次提升到伦理化的祭祀,以孝德和祖先崇拜建立起关联性,希望借此宗教活动而达到伦理教化之目的。在青云亭也见到这种“孝德”的情况。例如,在青云亭亭主薛文舟为了尽孝报答母恩,曾获得青云亭长老们的同意将其外祖父母的灵位供奉入立功立德堂,并立下邱兴隆配享木牌文[xxix](道光二十三年,1843)以表孝心及交待原委:

兴隆邱公牌记

公,邱府之苗裔也。讳兴隆,世居榕城新安。少倜党有远志,贾于呷国,遂族焉,以为源远流长之计。讵意偕妻王氏讳三娘弃世,不得兰孙桂子。绵绵葛垂,森森竹立,竟成伯道之痛,伤如之何!幸有生下三女;长曰鸾娘,次曰凤娘,三曰养娘,即余之母亲也。余虽属外孙,宁不目击心悲!欲从祖祔食,议非其伦。欲等祝以孝告,后恐难继。第为此事,寸衷耿耿,莫可明言。爰请呷中列位诸耆老,仝同公议配享之事,蒙其许诺。而外祖考妣之神,有所凭依,实余之厚幸也。今将外祖二位神主,配入青云亭内,与曾讳六官同龛。即备出呷钱壹仟文银鍎,充公为业,以便上下相承,代为生息,聊备四时祭祀之需,庶乎笾豆铏钘羹,世世得充其寔。禴祀蒸尝,时时勿替其典。因为之序,勒牌以冀崇祀,永垂不朽云尔。

道光廿三年歳次癸卯端月拾三日

漳郡浦邑东山上营社                薛佛记谨立

 

从上述牌文所载,亭主薛文舟(佛记)的外婆生了三个女儿之后就去世,并没有生下任何男儿为其邱家开枝散叶。薛氏为了表达对其外公的孝意,与青云亭理事商量后,把其外公神位配进青云亭内,与曾其禄同龛。亭主薛文舟对外公的孝意可谓让逝者弥补了生前的心愿。

郑良树曾谓:薛文舟与诸多的甲必丹及其他的亭主一样,拥有热心公益、救穷济贫、慷慨豪爽的性格,然薛文舟的性格比其他的甲必丹与亭主更富有文采、能礼敬先贤、重视民族的历史与文献。这从薛文舟入祠郑及二李的神主牌可见其精神。由于薛文舟肯定了首三位甲必丹郑芳杨、李为经及李仲坚的地位,因而保存了青云亭史迹和大马华族史。[xxx]薛文舟认为首两任甲必丹的功劳极大,贡献应该流传于世,让后人都铭记于心,因此为他们立了上述的神位牌。

薛文舟尊敬这些劳苦功高的先辈,为他们立神位牌可称为是一种饮水思源的行为,是一种“义”与“敬”的精神。

(二)祭神明

青云亭里奉祀着各类道教和儒教的神明,包括:大伯公、大众爷、大使爷、金花娘娘、虎爷、伏魔大帝关圣君、制字先师仓颉、文昌君等。[xxxi]青云亭会奉祀各式的神明,主要是为了满足早期华人特殊的宗教需求。早期的华人被迫离乡背井、谋生海外,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需要宗教信仰作为他们的精神寄托,他们相信神明拥有独特力量,只要诚心奉祀就会得到神明的护佑。加上华人来自不同的地方,因此所供奉的神明也不一,所以青云亭会奉祀各式的神明也出于此因。

青云亭的右侧有供奉文昌帝及仓颉。此两种神明与儒教信仰有密切关系,虽然他们已经成为民间信仰。

文昌帝君本是星宿名,古代星相家将它视为主大贵的吉星,一般认为他是主管考试,命运,及助佑读书撰文之神,是读书人科名最尊奉的神祇。据说祭祀过文昌,能帮助学业猛进,名成利就。以前的举人,在上京考试之前,必到此地来拜祭一番,以祈能在考试期间,写出一编极好文章,即使不能高中状元,也希望得中翰林或进士。[xxxii]而仓颉,姓侯刚,号史皇氏,黄帝时史官,曾把流传于先民中的文字加以搜集、整理和使用,在汉字创造的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为中华民族的繁衍和昌盛作出了不朽的功绩。仓颉去世后,当地百姓在其墓葬处修有庙宇以纪念仓颉。仓颉创造出中国最原始的象形文字,从而结束了远古时期结绳记事的蒙昧时代,并逐渐演变成今天的汉字,因此被后人尊为“造字圣人”。仓颉造字,祭祀者会变成聪明的读书人。加上儒教重视教育、鼓励读书,故祭祀仓颉即尊重知识、文化。[xxxiii]今天我们在青云亭尚见到祭拜文昌帝君及仓颉的礼俗,而且两者是在同一个神龛里。每年有许多要考试学生皆会到这里祭拜,一般上我们会见到家长带葱蒜(聪算)等供品前来祭祀。有祭祀者还命令孩子从摆放供品的桌下穿走三圈。也许,他们相信如此能让考试的孩子顺利过关,考到好成绩。无论如何,这虽是民间信仰,然而,他也体现了儒家重视教育及尊重文化的价值观。

四、结语

青云亭是一间佛道儒信仰的古佛寺。从其尚保留的碑文、功德祠、祖先及亡灵祭祀堂及文昌帝君与仓颉神龛,我们发现它还有相当浓厚的儒教色彩。从早期的甲必丹及亭主的行为,我们看到了他们有“同胞物与”、 “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xxxiv]的仁义精神。由于早期的马六甲华人社会是一个移民社会,流落异乡并在异地落地生根或客死异乡,死后能入土为安始终是一件大事。是故,甲必丹们出资购买三宝山以开辟为墓地是仁者的表现。

移居者也有一部分是经商者,故能在甲必丹的领导下集资建庙,让华人社会有精神寄托,在医药不发达的年代也能通过求神拜佛而得到身心的治疗。虽然孔子重视现世与实效,不鼓吹将命运交给神明,然而,他承认天命,也不否定祭拜天地,而以“祭神如神在” 及“敬”的态度处之。

青云亭建立立功立德堂,很能说明儒教的精神价值,即供奉了一些领袖的灵位,以表扬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儒者追求个人的道德修养,最终要在人群中展现,故“立功”便是一种具体落实价值观的表现。是故,我们见到有碑文记载的甲必丹及亭主皆是这一类的人。此外,他的“品德”也足以为后人立下典范。

 

 


[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为政第二》,《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83年,页55。

[ii] 曾衍盛:《青云亭个案研究》,马六甲:马六甲青云亭出版,2011年,页9。

[iii] 黄雪丽曾从“仁、义、礼” 的价值观来探讨青云亭领袖所体现的儒教美德。见《青云亭与儒教信仰研究》,金宝:拉曼大学中文系本科论文(未出版),2012年,页1。

[iv] 饶宗颐:《星马华文碑刻系年》, 收录《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台北:新文丰出版,1981年,页835。

[v] 〈敬修青云亭序碑〉(1845/1846),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吉隆坡:马来亚大学出版社,1982年,页245。

[vi] 有关雪尔登报告书之内容参见张礼千:《马六甲史》,新加坡:商务印书馆,1952年,页221。

[vii] 巴素博士原著、刘前度译:《马来亚华侨史》,槟榔:光华日报有限公司,1950年,页20。

[viii] 该书指出:“The Dutch, on the other hand, welcomed Chinese immigration to Malacca……The Dutch saw the Chinese as the secret to the success of any Asian settlement. ”详见 Sarnia Hayes Hoyt(1993), Old Malacca, Kuala Lumpu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24.

[ix] 黄文斌:《马六甲三宝山古墓与公塚田野考察》,吉隆坡:华社研究中心,2012(待出版)。

[x]〈重兴青云亭碑记〉辛酉年(1801),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38。

[xi] 杜维明:《儒教》,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页28-34。

[xii] 【汉】许慎撰,【清】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杭州:杭州古迹出版社,1998年,页365。

[xii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颜渊第十二》,《四书章句集注》,页139。

[xiv] 朱熹:《孟子章句集注·公孙丑章句上》,《四书章句集注》,页237。

 

[xv]〈奉祀郑芳扬禄位碑〉【 道光丙午岁季冬吉旦(1846/47)】,见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47。

[xvi]〈奉祀李为经禄位碑〉【道光二十六年丙午葭月榖旦(1846)】,见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48。

[xvii]〈甲必丹李公济博懋勋颂德碑〉【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见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23-224。

[xvii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为政第二》,《四书章句集注》,页53。

[xix]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雍也第六》,《四书章句集注》,页91。

[xx]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宪问第十四》,《四书章句集注》,页159。

[xx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为政第二》,《四书章句集注》,页55。

[xxii]〈曾公德颂碑〉【龙飞丙戌年(1706/07)】,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28-229。

[xxii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雍也第六》,《四书章句集注》,页92。

[xxiv]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尽心章句上》,《四书章句集注》,页364。

[xxv]〈建造祀坛功德碑记〉【乾隆六十年岁次乙卯桐月(1795年)】,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71。

[xxvi] 〈蔡士章奉献市厝碑〉【嘉庆六年辛酉,1801】,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73。

[xxvii]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学而第一》,《四书章句集注》,页50。

[xxviii]〈许永占酬神碑〉【咸丰二年(1852)】,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52。

[xxix]〈邱兴隆配享木牌文〉【道光二十三年(1843)】,收录傅吾康、陈铁凡合编:《马来西亚华文铭刻萃编》,页244。

[xxx] 郑良树:《马来西亚华社文史论集》,新山:南方学院出版,1999,页29。

[xxxi] 曾衍盛:《青云亭个案研究》,页11。

[xxxii] 〈文昌帝君〉,福山堂网,http://www.fushantang.com/1004/d1036.html,2012年6月7日。

[xxxiii] 〈仓颉造字〉,浩学历史网,http://www.hxlsw.com/history/Antiquity/jiansi/2009/0707/36298.html,2012年6月7日。

[xxxiv] 朱熹:《论语章句集注·雍也第六》,《四书章句集注》,页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