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中华礼仪之邦,再造现代君子国度 - 柳河东

列印
PDF

重建中华礼仪之邦,再造现代君子国度
——兼论当代儒家社会组织的历史使命、定位和建设

柳河东-- “第四届世界儒学大会”论文

前言

严峻之现实,宏大之命题,长远之目标,伟大之使命;
历史之智慧,现代之机制,主体之定位,合力之所系;
系统之工程,非常之举措,长期之奋斗,切实之行动。

兴礼仪,振纲常,教国民,育君子;
抑功利,制贪欲,美风俗,厚人伦,
提升全体国民的道德境界,为建设一个外彰礼仪,内满仁爱,君子风行的文明国度而努力。

关键词:礼仪  君子  儒学  儒家  儒教  社会组织  建设



没有崇高、长远、伟大的奋斗目标和理想,将不是真正的儒家。离开崇高、长远、伟大,当代儒家亦不会有真正的崛起、挺立、有为,既使一时起来,亦难有长久、持续的兴旺和作为。正象儒家从来都不脱离现实、平常、日用一样,自诞生起数千年来,崇高、长远、伟大已成为她的标志性品性,内化为她的重要生命基因,这亦是其强健生命力的根源所系。

面对市场经济大潮澎湃、人欲横流、礼崩仁孤的严峻现实,没有明确的担当主体,没有坚强的组织,聚合伟力,形成涤污之浩荡洪流,高大理想只会沦为空谈。不继承文明古国超长维稳、超常文明的传统礼教经验,不借鉴西方非政府组织、现代教团运作的先进经验,不敢大胆创新,融贯古今中西,进行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全方位、系统性的开创性有为建设,兴礼仪、教国民只会流于形式。

中共十七大提出“新社会组织建设”与“弘扬中华文化,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重大命题,中共九十年历史经验总结大会上再次强调建设“精神家园”,并提出“重德进贤”之任务。本文立足实践与操作,试提出当代儒家破解此一重大时代命题的战略思路和实施途径来,同时借此以论当代儒家社会组织的使命、定位、任务、运作与建设。

一、时代命题:兴礼教、抑贪欲、敦人伦

“中国者,礼仪之邦也”。不仅是褒赞之词,更有深层含义,古代中国是礼教之国。长期以来,“礼仪之邦”、“礼教之国”,不仅是中华儿女引以为豪、中国在世界享有盛誉的美名,亦是中国得以超长稳定、超常维稳、长治久安的重要内因,更是中国政治文明的优长。我们不该遗忘,不该舍近求远,舍本逐末。认真反思,在近百年来的西化潮流中,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我们“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教训过重、代价过大了。

(一)时代危机与反思:重建与再兴的紧迫性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科技发展成就,但亦出现了不少问题,功利主义盛行,投机主义严重,享乐主义弥漫,腐败屡禁不止,市场假劣为多,社会诚信缺失,国民精神空虚,道德水准滑坡,不和谐音符增多,不稳定因素增加,人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化,资源和生态问题成倍增长……表面的经济繁荣之下潜伏着诸多社会危机,时代发出了新的预警和呼唤。

三十年来,物质家园建设上,我们长期重视,已有骄人成就。精神家园建设上,却一度忽视。物质家园,我们已极大富足。精神家园,却落差很大,显得空虚,甚至荒芜已久,杂草纵生。

最大失误在于:为了摆脱贫困,急求发展,走向了极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极大地调动起人逐利的积极性,走偏成:集体追逐功利,良知遭蒙,贪欲放大。

一个人的贪欲是有限的,而资本与功利主义所联结成的现代集团贪欲,大的却是超乎异常。今天,环视国内与世界,资本所过份聚结、助长、推波而成的超强大集体的贪欲,几乎达到了“无法无天”的境地,甚至“养虎为患”为无坚不摧的巨大邪恶势力。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都难以抗御其“绑架”,发动一场场战争,不是美国国民说了算,也不是国会与总统说了算,而是极少数的财团寡头所决定。

资本好比是匹野性十足、威力无际的烈马,驯服与驾驭好的话,可以继续造福人类;放任与失控的话,不仅会将整个中国与中华民族推向绝路,亦会将人类带向深渊。若不引起足够的警惕和警醒,后果不堪。

处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巨大转型期的当今中国,政治上稳定一统,但经济及其他领域特别是工商业界却成 “诸侯争霸”之态势、“春秋战国”现代放大局面。功利主义深深浸入了我们的社会肌体,许多神圣的职业遭到沾污,许多高尚的领域不再贵洁,人人崇尚“利”,孜孜以求“利”。其结果必然是,贪欲膨胀,人性恶化,兽性泛滥,伦理不存,礼仪荡然。而且渐渐成为一种强大势力和巨大惯性,继续愈演愈烈的坏形势、恶势力,反过来,又会吞噬和瓦解经济建设成果。如不加以有效遏制的话,最终的结果是,不仅人人得不到稳靠的“利”,而且人人自危。我们曾引以为豪的高速市场经济发展模式到了该深刻反省的时候了。现代工商、资本主导的文明发展模式到了该修正、与转向的时候了。

礼崩乐坏、仁失信缺,小人盛行、君子隐没,道德缺失、严重失和,超高能耗、生存危机是国人集体贪欲放大的必然结果,亦是中国转型期体制不完善,信仰与廉耻缺失,价值观混乱所致的严峻现实难题,需要我们共同破解。而重建纲常、重兴礼仪,抑制功利、克制贪欲,重塑人伦、再造新风,则是最好的破题之钥。

(二)历史经验的汲取:重建与再兴的必然性

“君子”,是儒家文化典籍中出现频率极高的、与“小人”相对的一个词汇、概念,仅《论语》中就出现一百多次,“君子喻以义,小人喻以利”。“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一个小人之风盛行的国度,一个孜孜以求利的民族,是难以和谐与长久的。一个不崇尚仁义、不倡兴君子之风的国度和民族,是无法真正找到和谐之道、长兴之路的。

1000年前,宋朝大儒张载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500年前,明代大儒王阳明创立了心学,发展了心性儒学,提出“良知之教”,主张“致良知”以达“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之境界;相信人类的良知虽遭遮弊,但终会彰显。140多年前的日本,仁人志士在引进西方现代工商文明的同时,尊孔兴儒,保持中华传统文化精髓,提出“《论语》加算盘”、“士魂商才”,推动了明治维新和现代化,创造了优于西方的工商业文明,实现了“以义制利”、“义利统一”。

今天,又逢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我们人类的“良知”、中国人的“良知”,受到资本、工商、功利所助长的贪欲的史无前例的巨大遮蔽。为何数千年来先贤主张“重义轻利”、“以义制利”,古人“重农轻商”,为何马克思及中国老一辈革命家警惕资本?是有大智慧在其中的。如何救偏补弊,克制我们的贪欲,恢复与彰显中国人共同的“良知”;如何落实“科学发展观”,持续发展、和谐发展。回过头来,潜下心来,从古代为政文明、传统礼教中汲取营养,大有裨益。

当今中国,不缺科学、法治,不缺学术、艺术、技术,唯缺操守、道德。不缺聪明,不缺小智,唯缺大智慧,唯缺道与德。无论是科学技术、生产工艺,还是法律知识、管理方法、艺术技法等等,我们都可以通过教育手段在短期内完成培训,将之快速地传授给学生、徒弟、新人、下一代。唯有道德、操守难以短期内进行培训和传授。

数千年中华文明历史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昭示我们:中华礼仪教化,如春风化雨,是陶民性、培民德、敦民风、育君子、兴善行、造和谐的有效途径,也是保障国家长治久安,民族持续兴盛的重要举措。回首中华历史,夏朝四百年、商朝六百年、周朝八百年、汉朝四百年,唐、宋、明、清四朝均能保持长达约三百年的历史,实属不易。世界上哪个国家、民族可以做到这样?中国古代王朝能够久兴不衰,除了有古代帝王政权、刑法、军事等做保障和维系外,中华礼乐教化制度和运行机制更是功莫大焉。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楚国无以为宝,仁亲以为宝”。 如何提高当前国民幸福生活指数,如何确保国家长治久安?重建中华礼仪之邦,再造成现代君子国度。兴礼仪,振纲常,教国民,育君子;抑功利,制贪欲,美风俗,厚人伦,提升全体国民的道德境界,建设一个外彰礼仪,内满仁爱,君子风行的文明国度。舍此,别无他方。

(三)重建与再兴的世界意义

只有重建礼仪和再兴新风,中国和平崛起才会让世界相信是真实的“和平崛起”。今天的中国,经济迅猛发展,的确让世界担心,尽管我们声称是“和平崛起”,但国人低下的素养和巨大的欲望不能不令世人担心,甚至恐惧。

世界会因中国在转型发展中的成功示范,推动世界早日走向和平与和谐。重新成为礼仪之邦的中国,尊崇儒家“仁者爱人”、“克己复礼为仁”、“天地万物一体之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和而不同”、“四海之内皆兄弟”、“协和万邦”、“天下关怀”、“大同世界”等优秀理念和价值的中国,将会在和平世界、和谐人类的国际新秩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

能够修己以达仁,克己以兴礼,德行美好的时代君子大批涌现,一个“富而好礼”、富裕而文明的国度,一个“威而不猛”、强大而安和的国家,是中国人民的最大福祉,也是世界人类的幸运。

二、担当主体:当代儒家社会组织解析

“再造与重建”是一项前无古人成法、成例的开创性时代伟业。完成这一崇高、伟大、艰巨历史使命,任重而道远。这是一项需要凝聚巨大力量、长期为之奋斗的的系统工程,需要专门的社会组织分期、分阶段调动社会各种力量去研究、推动、探索和组织实施。担负这一历史重任的专门社会组织,我称之为“当代儒家社会组织”。现从其现代形态、历史经验、性质定位、功能任务等方面做初步解析:

(一)儒家社会组织的现代形态


我在“第三次世界儒学大会”中提出:儒家文化复兴在未来三十年要走过“三部曲”:初级、中级、高级三个阶段,也可以说是三种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即儒学组织、儒家组织、儒教组织依次走向儒家文化复兴的前沿阵地、交替担负主力军,并通力合作、相辅相成的三个阶段过程。

儒学组织,主要是指儒学社团及相关组织,是以有着高度儒家文化自觉的文化精英,如儒学专家、学者等为主体成员,重在儒学学术理论研究与传播,儒学复兴社会思想动员。在初级阶段担负着复兴儒家文化的主力军作用。如:国际儒学联合会、中华孔子学会、中国孔子基金会、中华儒学会,各省、市县儒学会、孔学会、国学会,高等院校、大型企事业中的儒学社、国学社等。

儒家组织,主要是指儒家社团及相关组织,是以社会精英为主体,其成员怀有强烈的儒家文化情怀,致力于弘扬儒家文化,组织更严密,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中、上层面具有更大的影响,在中级阶段担负主力军作用。如:中国儒家协会、中华儒家社团联合会、中华儒家文化促进会、中国儒学复兴会、中华儒商联合会,各省、市、县儒家文化促进会、儒家协会、儒学复兴会等。

儒教组织最为严密,它是以儒家文化的价值观为信仰,具有宗教热情,成员可以是任何人,从平民到国家领袖,具有全社会的影响力,在儒学复兴高级阶段担负主力军作用。如:中国儒教协会、各省市县的儒教会、孔教会、文庙等。

(二)儒家社会组织的历史经验

严格意义上讲,历史上儒家是不存在我们今天学理意义上的社团组织的。为了实现历史与现代社会的接续,也为了探研、实践、传播上的方便,我亦将之分成儒学、儒家、儒教组织三类。

儒学组织:以探明学理,求智达仁,成就“士”精神、君子人格和圣贤境界为目标,以学社(学教)伦理为纽带,以师生、同学(同窗、同班)、同门关系结成的松散性组织。历史上成功的典范有:孔门学派、孟子学派、董子学派、朱子学派、阳明学派,东林学派、姚江学派、河东学派等。以学派形式出现,以民间办学讲学为主,后期与国家科举制相关联,在学教研(学习、教育、义理探研)活动中实践“师生”与“同门”之间的“仁”道“礼”制,并积极参于和影响政治实践,通过集体智慧促进儒学与时俱进,成为国家的主流思想,为提升社会精英的人文素养和家国的文明久治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保证。

儒家组织:以敦睦人伦、培养情义为目的,追求父慈子孝、兄友弟悌、夫和妇顺之情境,以家社(血亲)伦理为纽带,以长幼、夫妇、同辈、同族等关系结成的儒家组织。如:历代普遍存在的大家族。在家社(家庭、族社)生活中实践“长幼”与“同辈”两种基本关系之间的“仁”道“礼”制,移孝于国为忠,移悌于国为和,成为国家治理与礼教的基本单位,为教育子弟,教化民众,维系家族体系和社会秩序,维护国家政权长期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

儒教组织:孔子被神圣化后,孔庙和祭孔的兴起,形成以神道设教和礼仪教化为形式,呈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组织形态。“自天子以至于庶民”皆要祭孔尊孔正心修身,在盛大、隆重、庄严的祭孔释典礼和日常的尊孔重教礼仪之下,在优秀的儒学组织、普遍的儒家组织的相推互动下,促进了礼乐刑政制度和大一统的封建皇权建设,为社会精英安身立命,为普通民众安顿心灵,培养敬畏、感恩之心,视听言动自觉合乎封建礼法,保持国家长期稳定、统一、发展起到了有力的保障作用。有一点需要强调,仁道礼制不仅维护家长、国君的权威,同时,也对长、君的权力进行了有效的制约,如:孝道、师道、圣道、学统对君权的制约非常有效,实现了高度的政治文明。

数千年来,以上三种组织或独立运作,或通力合作,弘扬了以“仁”为核心理念,以“礼”为重要规范,以“五常”为核心价值观,以“中庸之道”为基本方法论的儒家文化,政治实践上达到兴礼教、育君子,厚人伦、美风俗的成效,确保了中华民族的经久不衰,中华文明的绵远长兴。

(三)当代儒家社会组织的定位和任务


社会组织是为了实现特定的目标而有意识地组合起来的社会群体,如企业、政府、学校、医院、社会团体等。新社会组织是指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新涌现出来的相对于政党、政府等传统组织形态之外的各类民间性的社会组织,包括中介组织、社会团体、基金会、民办非企业单位以及各类群众团队。

当代儒家社会组织作为一种新生的“新社会组织”,属社会团体,是介于企业与政府之间的非企业组织或非政府组织。其不以盈利与行政为目的,不具备工商经营实力与社会管理权力,凭借自己的公信力与影响力,依靠组织成员的道德表率和宣导,得到政府、企业等社会各界的广泛资助与支持,以弘“仁”道、建“礼”制,明义理、兴教化,追求君子人格和圣贤境界为目标;担负着弘扬儒家文化、振兴礼仪教化,建设现代伦理纲常、提升国民道德素养,推动新时期民族的伟大“修身”、“铸魂”工程之任务;发挥着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维护国家长治久安,保障民族文明永续,促进社会美好、和谐、进步的重要作用。

三、行动框架:人文荒漠中遍兴儒家绿洲

在当前的中国,乃至世界,工商强势,功利盛行,人欲横流,仁稀礼失。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建设好比在人文荒漠中植绿洲,一方面要积极作为,另一方面要生存发展,极其艰难。需要抓住机遇,重点突破,更需系统筹措、整体推进。以下简论十大建设任务:

(一)组织建设

组织是事业兴旺的基础和保障。应全面推进世界性、全国性、地方性和各级基层、实体性的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建设,为弘扬儒家文化、振兴礼仪教化事业提供坚实的组织基础和有力保障。

世界性组织建设。在建设好国际儒学联合会的同时,积极筹建世界儒家联合会、世界儒教联合会,形成世界范围的儒学、儒家、儒教等联合起来共兴儒家文化的良好局面。建设世界性组织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一、儒家文化不仅是中国的,也属全人类共有,不仅可以造福中国和中华民族,也可以造福世界和人类;二、国际性互助援助有利于增强各国儒家社会组织的活动力量;三、国际性组织的指导和支持,有利于增强各国儒家社会组织相对于本国政权的独立性、自主性。四、海外国家注册创建儒教组织容易。

全国性组织建设。当前国内对学术性、文化类、宗教性的社会团体采取的是监管和限制政策,只许有一个、不许有第二个同类的社团,不允许社会团体设立呈“金字塔”型、层层管理的地方分支机构。因此,在建设好中华孔子学会、中国基金会的同时,要积极争取上层和中央、国家离退休老领导的支持,为儒家文化建设开“绿灯”,积极创办中华儒学全国总会、中国儒家协会、中国儒教协会等。当然,儒家协会、儒教协会的创建需要长时间,一方面是社团领袖、儒教领袖及各级经营管理人才的培养、成长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另一方面,也将涉及中国社团管理法规的重大修正和改进。

地方性组织建设。许多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立过孔子学会,但大多因创办人逝世或年高而归于沉寂,唯有不多的几个省接续了下来,如:山东省孔子学会、吉林省孔子学会、中原孔子学会后改为河南省孔子学会、山西孔子学会改注册为山西省孔子文化研究会等。儒学会多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产生的,现有的省级儒学会为:广东省儒学会、广西省儒学会、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浙江省儒学学会、贵州省儒学会、河南省儒家文化促进会等。实践证明,学术研究、理论探研不是儒学会、孔学会的优长,财力上的先天不足是重要因素,而且单纯搞学术和理论研究没有活力和发展前途。本世纪初新成立的几家省级儒学会、孔学会在运作模式和机制上的大胆创新很有启示:当前,建设以“三儒(儒学、儒官、儒商)联动”,群众喜闻乐见的儒学普及工作为重点的儒家文化促进会、国学促进会、传统文化振兴协会等儒家社团更便于运作,也更有活力。

基层组织建设:市、县级及高校、大型企业中的儒学、儒家、儒教组织建设。目前比较薄弱。已正式注册成立的市级儒学组织有:苏州儒学会、温州儒学会、荷泽儒学会、深圳儒学会、晋城市儒家文化促进会、吉林市孔子学会等。县级儒家组织,较有活力的仅有山东曲阜儒者联合会、浙江温岭市孔子学会、河北行唐县振兴传统文化协会等数家。根据调研,建议当前应加大力度建设社会精英支持、大众广泛参与、以儒学普及和儒教实践为主的儒家组织,并主动与省级儒学社团加强联系,或申请成为团体会员,得到工作指导与支持。

实体性组织建设:文庙、书院、现代私塾、民间读经机构、网站、等。儒教组织有:深圳市孔圣堂,在儒教实践与传播上初有成效,在深圳已产生一定影响力。

(二)队伍建设

人才是事业兴旺的基石与支撑。在组织创建与发初期,没有领导性、领袖性人才牵头,绝无创立与发展的可能。组织创立后,没有优秀的管理、经营、开拓性人才,无发展壮大的可能。组织建立后,没有优秀的研究、教育、传播、宗教人才,组织功效发挥不好,则无组织存在的必要。因此,各级儒家社会组织,从创立始就应高度重视各种人才,特别是是领袖人才、领导人才、管理人才、组织人才、经营人才、研究人才、教育人才、宗教人才八大人才的吸收、培养工作。

与此同时,儒家社会组织的强大社会影响力与作为,既来自于组织本身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又来源于其成员的表率和感召力。当代儒家社会组织成员应是有着强烈儒家情怀、深厚儒学修养、坚定儒教信仰的群体,不是高高在上的道德说教者,而是礼仪践行之表率、国民道德之楷模,是正仁心、明信义、致良知的时代先锋、时代君子。因此,尽管人才重要,但道德和素养更根本。奉献精神、开阔胸襟、儒家情怀、君子风范是当代儒家组织全体成员和人才必备的精神和素养。

(三)阵地建设

儒学是生活化、工作化、学习化的,也是政治化、经济化、社会化的,儒家社会组织的影响和传播阵地应该说是无处不在,家庭、学校、机关、企业、剧院、会堂、馆所等无不是儒家文化存在和影响的地方。这里,我们所探讨的专指儒学宣传、儒家活动、儒教传播的核心阵地、重要场地,如:文庙、书院、学校教室、企业礼堂、农村祠堂、社区讲堂、城市会堂等。

文庙建设。文庙是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开展工作与活动的核心道场,通过组织祭孔、中华圣诞节、中国礼拜天、开笔礼、成童礼、成人礼、婚礼等现代儒家礼仪,发挥国民素质教化的功效,将其建设成为现代国民的精神家园和人文素养教育基地。搞好四级文庙制建设:中华儒学全国总会或中国儒教协会与国家文物部门相合作,建设好两座国家级文庙:曲阜孔庙、北京孔庙,作为全国性儒林重大活动的场所;各省、市、自治区儒家社会组织与当地文物部门合作,在31个省、市、自治区省会城市建设31座省级孔庙,做为各省、市、自治区儒林重大活动的场所;各市、县建设好400座市级文庙、2800座县级文庙,作为市县儒林重大活动的场所。儒家社会组织首先考虑与文物部门合作修建原有文庙,没有文庙的新城市发挥、调动各方积极性重建新文庙,如:广东三水市文庙是由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为家乡捐建的;山西汾阳文庙是由当代儒商孔祥生为家乡捐建的,造价均很高,规模很大。

书院建设。书院做为民间会讲、学派活动、经典教育和人文教育的道场,面向社会精英和成人开展经典教育、励志教育、当代儒学在职专业教育、国学教育等,重在提高儒学、国学人文素养和国民道德素质,与现代以知识、技能、专业教育为主的学校教育相互补、相辅翼。建设上多途径:可与文物部门合作修复、重建当地的历史知名书院,如:定州的中山书院、运城的河东书院等;可以依托当地高校、得到政府与企业的支持新建书院,如:贵州大学中华文化书院,虽为现代建筑,但古色古香,规模气派;当代儒者筹资建设全新书院,如:阳明精舍、长白山书院等。中华儒学全国总会或中国儒家社团联合会设立“中国书院专业委员会”,亦可创办中国书院研究会或联合会进行指导、扶持、教学联动,争取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力争在10-15年内实现平均在每个县建有一座书院。

学校阵地建设。一方面,在大、中、小学教学大纲和课程按排上,继续加大传统文化和儒家文化课程的比重;另一方面,在院校内开办国学、儒学教研机构。目前高校中设立儒学教研机构的有:中国政法大学国际儒学院、山东大学高等儒学研究院、上海师范大学国际儒学院、四川大学国际儒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其他院校应积极效仿与跟进。海口中学将在新学期开设国学班,亦值得其他中学学习。使偏重知识教育的现代学校教育有效融进国学教育、儒家教育,增强学生的文化底蕴和发展后劲。

企业阵地建设。过去农耕时代儒家文化赖以生存和传播的基本单位大家族不存在了,今天工商业时代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大集团是当代儒学传承的“新家族”。方太集团等企业建有孔子学堂,海航集团编印有《中华传统文化学习读本》,新员工试用期满要考中华传统文化课,等等。许多企业在学习传承儒学、国学以提升员工的人文素养和企业竞争力上已先行一步,许多有战略眼光和文化担当的企业领导人力图将企业打造成经济效益与人文效益双有为的企业。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应注意加强与企业的联系与合作,促进当代儒商队伍的壮大。

乡村阵地建设。宗族祠堂、乡贤祠、关帝庙等的修复与建设;书香门第的扶持和重建;指导宗亲会的建设和工作开展:建祠堂、修家谱、祭祖宗、育子弟;指导乡村“红白理事会”的工作,提倡文明、节俭而能彰显儒家礼仪、敦睦民风的嫁、娶、丧、祭,孩童满月、三岁、十二岁庆,老人寿诞,乔迁喜庆等仪程,寓教于俗。

城市阵地建设。与城市宣传部门、精神文明办、社区合作,开办社区国学讲堂、城市大讲堂,联合开展文明城市、文明社区,书香城区、礼仪城区共建活动。

机关阵地建设。与党校合作,开展领导干部学国学、学儒学、学礼仪等活动。如:中央党校为省部级干部开办了国学系列讲座,与国际儒联联合举办了“马列主义与儒学”论坛,出版了《领导干部国学大讲堂》丛书等,各省、市党校亦应学习与推广。

(四)理论建设

包括指导与推动儒家文化复兴的基础理论和制度理论建设两个层面。基础理论建设,是指当代儒学学术、学理的体系建设,以当代儒家哲学和儒家伦理学为核心,以当代儒家政治学、儒家经济学、儒家管理学、儒家教育学、儒家宗教学、儒家生态学、儒家国际关系学、儒家社会学等为主体的儒家当代学术体系理论的系统建设。制度理论建设,是指儒家基础理论与现实生活对接,影响和指导现实政治生活、经济生活、社会生活的方式、机制、制度安排,如:当代儒家市场伦理、当代儒家政治伦理、当代儒家宪政理论、儒家社会组织建设理论、现代儒教建设理论、当代儒家教育制度、当代书院规程、中华经典教育大纲、当代公民道德伦理规范、当代儒家礼乐制度等。

(五)活动建设


祭孔教化。搞好现代祭孔,实现五大教化意义:一、尊孔敬师,尊师重教,推动教育事业;二、尊孔敬祖,尊祖重亲,对治功利盛行,亲情淡化缺失;三、尊孔敬贤,尊贤重德,选拔干部重德举贤;四、尊孔敬天,尊天重规,培养对大自然、宇宙规律的敬畏心;五、尊孔敬礼,尊礼重法,培养民众规矩意识、法制观念。逐步形成现代祭孔规制:每年春秋两祭,北京孔庙、曲阜孔庙举行国家级祭孔典礼,各省会城市文庙举行省级祭孔活动,各市级文庙举行市级祭孔,各县文庙兴行县级祭孔,各级儒家组织主办,邀请当地政府最高领导主祭或观礼。

经典教育。儒家经典是中华文化的重要载体,中华经典教育是国学普及工作的重要形式,对于弘扬传统优秀文化,传承中华美德,促进人文教育,提升国民道德素质,具有重大意义。对青少年来讲,开展经典教育还能够实现提升说、写能力,进行精英思维训练,塑造君子人格,增强发展后劲。在总结近十年来读经活动经验的基础上,各地书院与当地学校开展日常经典教育,各地儒家组织与各地教育局定期联合举办经典教育比赛、展演等活动,表彰和促进当地经典教育。

礼仪教化。各级儒家社会组织、文庙、书院积极举办“开笔礼”、“成童礼”、“成人礼”、“婚礼”等现代儒家礼仪,以春风化雨、潜移默化的方式,发挥教育青少年,提升现代国民素质的功效。

国学普及。各级地儒家组织利用星期六、日,定期举办面向大众的“国学大讲堂”、国学沙龙、儒学读书会,搞好对当地群众的儒学、国学普及教育推广工作。同时,省、市级儒家组织应利用省、市城市专家学者多的优势,积极开展“儒学五进工程”:即进社区、进乡村、进学校、进企业、进机关,送学上门,工作重心下移,提高服务基层意识和普及效果。

(六)节日建设

创新建设中华圣诞节、中华圣诞夜、中国礼拜天。这是实现弘扬儒家文化、礼仪教化制度化、深入化、长效化的有效举措。山西太原、河北行唐等有关地区已进行了近七年的实践。中华圣诞节:每年在西历9月28日(或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前后3至5天,儒家组织在当地文庙、书院等组织以祭孔为主,辅以儒学术研讨会、论坛、经典诵读表演、书画展、文艺表演等系列庆祝纪念活动,以隆重纪念先师。中华圣诞夜:每年在西历9月28日(或农历八月二十七日)晚,儒门同道聚于孔庙,在烛光摇曳中,听雅乐、闻丝竹、品香茗、诵经典、谈心声,“缅怀先师,沐浴圣教,回归传统,和谐身心”。中国礼拜天:星期六或日,亲子共同走进当地孔庙、书院,进行两个小时的“听讲座、学国学、读经典、拜孔子、敦亲情、和身心”的活动。

搞好传统节日: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七夕节、中秋节、重阳节、腊八节等,在各级政府支持下,恢复原有的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民间文化娱乐活动,实现寓教于乐,寓教于节。

(七)网络建设

近十年来,儒学社团与民间儒者在兴办儒学、儒家、儒教网站方面卓有成效。先后创办了20多家网站和论坛,其中内容更新较快、有活力、有影响力的为:国际儒学网、中国当代儒学网、中国儒学网、中华孔子网、中华孔学网、孔子2000网、儒家中国网、中国儒教网、中国儒网、儒学联合论坛、和平书院等,这些网站为占领互联网传播阵地,扩大儒家文化对青少年的争取、宣传和影响起到了巨大作用。但是,由于绝大多数的儒门网站为创办者个人长期担负运营费用,力量有限,在形式生动、版块丰富、更新速度、安全防范等诸多方面与其他网站尚有很大差距。在互联网日益渗入现代生活,对民众影响日益强大的今天,当代儒家社会组织应加强对以上优秀儒网的关注和支持,同时积极创办更多的儒网,以扩大在互联网的影响力。

(八)产业建设

创办儒家教育、培训机构,建设国际孔子学院、世界儒家大学、中国儒家大学、中国儒学书院、地方儒学院、地方书院、现代学堂、私塾等。

创办儒家慈善、福利机构,展示儒家对社会的关爱。

创办儒家传媒、出版机构,建设儒家电视台、广播,发行儒家报刊,争取和提升话语权,扩大影响力等。

创办儒家就业、创业机构,就业服务中心、青年创业培训基地等。

(九)基金建设

资金是组织开展工作、发展事业的血液和保障。长远发展,要加强国际性、全国性、地方性的儒学研究、儒家传播、儒教弘扬基金会的建设,提高组织的公信力和影响力,争取政府、企业、民众等社会各界的支持,募集充足资金,实现良性发展。在远水不解近渴的当下,需要各级儒家社会组织的开创者们继续拿出“老和尚不懈化缘、无私建庙”的精神,多方开源,用好会员会费,争取政府帮助,取得企业支持,赢得社会援助,积极创收,同时团结带领儒林同仁发扬多年来民间儒林“花小钱办大事、不花钱也要干成事”的无私奉献、艰苦创业、顽强拼搏精神,发展壮大自我,做出成绩。

(十)联盟建设

兴礼教,振纲常,抑贪欲,敦伦理,提升全民道德境界,建设一个外彰礼仪,内满仁爱,君子风行的文明国度。不仅是当代儒者的崇高历史使命,亦当是全体国人、中华儿女崇高而伟大的共同奋斗目标。不仅是当代儒家社会组织一家之时代担当,亦是当代中国党政、社会、宗教、企业、事业等全体社会组织崇高而伟大的共同奋斗目标。没有中国执政党的领导、各种社会组织的通力合作,根本不可实现。

在经济、文化日益多元化的现代社会,儒家社会组织绝不包打天下,努力做好自己最擅长最应做的事,拥护执政党的领导,接受政府的监管,与佛、道、基、伊等各种文化团体、宗教组织保持友好协作关系,结成高扬人文、提升道德、共抑功利、共克贪欲、美善人性的友好合作联盟,在治理文化沙荒、兴建人文绿洲,在新时期的民族伟大“修身”、“铸魂”工程中,在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中携手并肩、相互辅补,为国家长治久安、民族文明永续勇于担当,积极有为。

结束语

一个高尚的民族,一个有礼仪、有教养、君子之风风行的民族,将永远得到人类的敬重,将永葆青春和不竭的生命力;一个崇尚道德,一个大兴君子之风、彬彬有礼的国度,将永远得到世界的敬重,将永葆生机和强大的生命力。

我们不可能让每个中国人都成为君子,但至少可以让君子风范成为榜样,成为社会的风尚和潮流;我们不可能让多数中国人成为君子,但只要有一部分人成为君子,社会就会日益美好都,国家就会不断可爱;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中国人都成为君子,但只要人们敬重君子、仰慕君子、效仿君子,国家就会日益伟大,民族就会不断进步。

开始时,也许没有多少人抱有希望。但不要紧,只要我们身体力行君子之行,并坚持不懈,自然就会有人跟进;开始时,我们可能是少数,只要我们做得好,自然会将星星之火燎原开来;只要我们不急功近利,把目标定到20年、30年、50年,乃至数代人之后,或者更远,目标便不再高不可攀。我们必会朝着目标步步迈进!

参考文献:
《儒学概论》,干春松,2009年1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十三经》,李史峰,2006年3月,上海辞书出版社。
《群经要义》,陈克明,2009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现代复兴之路》,柳河东,2010年9月,第三届“世界儒学大会”学术论文集。
《中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报告》,胡锦涛,2007年10月,中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
《在庆祝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胡锦涛,2011年7月,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
《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2006年9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
《儒学的当代使命论文集》,滕文生,2010年4月,九州出版社。
《中国儒学年鉴》(2005年至2010年),山东《中国儒学年鉴》社。

附:柳河东,字铁镜,中国当代儒学网管理委员会理事长、北京儒学书院院长、山西省当代儒学研究会社团法人兼常务副会长。
地址:中国•北京•东城区国子监街65号北京儒学精舍(邮编:100007)
网址:www.cccrx.com    邮箱: 這個 E-mail 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您需要啟用 Java Script 才能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