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學會議有可能如此辦嗎?

列印
PDF

儒學會議有可能如此辦嗎?

 

參加了不少的儒學會議,論文發表的人數很多,為了遷就短促的時間,因此把發言時間壓縮,每人可用10分鐘,15分鐘,這種現象成為了習慣。有者在 “嚴格執行” 的主持下,僅能講前面幾叚,或是每小題下講上三幾句,不得不草草收場。一些定題報告會議,用太短時間講演,只能講個大概,時間短,又想講完,造成講話緊張之外,還得講個不清不體楚。

這種“報告”方式,如今已形成“論文會議慣性”。其理由是,專家要能夠濃縮,可以把千言萬語在10~15分鐘講完,這是理論上的假設,實事上,未有這種“專家”的出現,結果是時間太促,講不完或講不清,就算講完,聽的人,恐怕言“短”意駭,也沒有弄清。

有這種頑固就算了,最糟態度是“熱鬧”心態,上台十五分鐘“論文報告”,就沒有一人清楚講完,但是,閉幕時的總結,都是論文多少篇,素質有多高的自誇炫耀!却有人說,要了解內容,請看論文集。我不禁又想,叫人看論文,為什麼要來個“人”報告活動,主辦單位花不少人力物力,來賓遠路奔波,豈不是變成勞民傷財的“聯誼不了的聯誼會”嗎?甘脆把文章上網,看的人不是更多嗎!

我在台下看着快速轉動的跑馬燈,嘗試把會議上的論文報告,時間延長每人講演45~1小時,却受到一些專家學者批為破壞慣例。水平高,能短講,算不算是怪論!古人就强調“不講不知‘道’” ,莫非今人不是在於‘道’ 嗎?

所以夢想沒有被終止過。

開會:指論文報告會,要讓每人45~1小時時間,但要求報告人要有備而來,論道而來。

有物:要求報告者“言之有物”不是只來亮相的,至於所言的是否被人認同不重要,是要來真正發言。

分組:分多組討論,一組一專題,把時間讓給報告人。

總結:每組要有主持人,主持人必須要把論題總結,盡量不要把每人講話再濃縮一遍,而是全盤總結,要求總結包括“落實”方法,不落實的儒學,那來有生命力。

聽眾:組織海內外聽眾,這將是一個很難得的專題報告會,所以海外來的聽眾,是繳費的。主辦單位可以酌情提供一些免費的項目。

會議永續想:出席者路費盡量自負,膳宿則由主辦者承擔,彼此為了憂患、為了為人類前途思考,彼此分攤,主辦單位可以減輕開支,往後才有人敢於主辦,會議才能持續。若有退休者或必須交通報銷者,則由主辦單位自己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