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失而求诸野 - 王殿卿

列印
PDF

礼失而求诸野
儒家伦理 公民道德与中华美德教育实验20年

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王殿卿-2011-10--31 “国学(大众化)传播与中华传统美德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暨第五届“儒家伦理与东亚地区公民道德论坛”发言稿

 

概念何来

儒家伦理,就是中华伦理,它是数千年来中华文明不断发展与进步的结晶,是中华美德之源,当今公民道德之魂,是使中国人成为中国人的共同道德,是中华民族共有的价值观。

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这两个概念在中国大陆通用,仅有20余年的历程。

将两者捆绑在一起,不仅表明儒家伦理需要现代转化,为当代公民社会的道德建设展现其价值,而且是以儒家伦理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再次走向世界,建设21世纪人类新文明,一个历史新起点。

当今人类所面临种种危机的背后,是文明的危机,是道德的危机。解惑之道可有种种,而“回到2500年前,孔子那里寻求智慧”,可能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作为具有信奉儒家思想传统的中国与东亚,更应弘扬儒家伦理,建设公民道德,为世界摆脱道德危机,进行探索,提供示范,做出历史新贡献。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种种悲剧,令当代中国人逐步清醒:道德文化是民族的灵魂,不能依靠进口,尤其不能以牺牲中华伦理为代价,从“西方单向引进”,因为道德建设不能割断历史。

将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相整合,作为治国之道,是辛亥革命以来百年的追求,是东亚各国和港澳台地区,一直致力于道德建设的实践,其丰富的经验与教训值得总结与汲取,我们更应探索新经验,不断开创局面。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要我们从百年面向西方,转向了东方,要学习与借鉴亚洲“四小龙”两个文明协调发展的经验。中国要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他为中国人的文化自觉与自信,打开了思路,奠定了理论基础。因为,一个国家选择发展道路的背后,是一种文化的选择。

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下,我们开始“礼失而求诸野”,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和港澳台地区,成为我们学习、研究与借鉴的榜样。

于是,在我们的观念之中,儒家伦理不再等同于封建糟粕,道德不再等于虚伪,公民也不再是西方的专利。

1990年冬天,我在清华大学出席一次全国高校德育研究会议期间,得到钱逊教授的弟子,转给我一套新加坡教育部组织编写,刘慧霞博士主编的《儒家伦理》,其核心内容是: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当时在场的一些同仁,见到此套教科书连连称道,并纷纷复印。这是我有生以来,首次接触和了解“儒家伦理”这个概念。

1992年夏季,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北京市高校德育研究会决定立项研究“亚洲四小龙的学校德育”,我承担了这一课题。开始重点了解新加坡《儒家伦理》教育的情况。刘慧霞老师,何子煌先生等,先后来北京指教,声言:这是“礼失而求诸野”!当年九月,我住医院,接到他们寄来一套,由新加坡教育部课程发展署,何子煌先生主持编写的,小学《好公民》课本12册,医生、护士们看见之后,问我:“我们中国何时能够编出这样的课本”?从此,我开始把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这两个概念连接在一起。

1993年冬,我在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出席一个“公民与道德教育”国际研讨会。其间,有四件事给我印象与刺激极深,一是,第一次见到了新加坡《儒家伦理》教材编写顾问刘国强博士;二是,第一次知道了香港廉政公署为中小学编写的《德育课本》,廉政教育要从娃娃抓起;三是,第一次,听到台湾的教授讲“四维”礼、义、廉、耻,“八德”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与公民道德教育;四是,第一次听到,香港公教教研中心徐锦尧神父,在香港数百所天主教教会学校,如何推行他主编的,以修、齐、治、平为中心的“德育教材”。这四点,不仅使我对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教育重要意义,有了新的认识,而且使我看到此项教育实现的可行性。

1994年秋,在各方领导、学者的支持之下,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诞生了。遵照北京大学张岱年教授“弘道明德”的宗旨,参照新加坡、台湾的经验,结合国情及其发展走向,确定以“忠、孝、诚、信、礼、义、廉、耻”,这“八德”为核心内容,开展了中华美德教育实验研究,其中突出了“诚信”,是要应对即将到来的市场经济。至今已连续滚动16年,经历了4个五年规划的立项研究。

回答质疑

1996年,有一个公开出版的刊物,对于我们这项研究提出质疑:一是企图用儒家思想取代马克思主义,二是想用封建糟粕毒害当代青少年。从这个刊物长达一年的批评之中,我感悟到这项教育实验,要面对的思想观念之争,以及难以超越的理念鸿沟。

随着教育实验的深入,越发感到类似以上的质疑,不是少数人的责难,而是历史积淀下来的,一种带有普遍性的文化思维定势。包括参与教育实验的教育界的同仁,也同样“心有余悸”,这正是推动和开展中华美德教育的“精神障碍”。如果不能跨越这种障碍,调整文化思维定势,重新认识中华文化、儒家思想、中华美德的当代价值与现代转化;如果不厘清儒家伦理与当代公民道德之间的关系,中华美德教育实验,以致当代道德建设,重建礼仪之邦,都是难以前行。没有社会观念的更新,难有社会生活的变革。这就是我们以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为议题,至今召开多次国内外学术研讨会的历史需求。 

于是,就在当年春季,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南京大学东方道德研究中心、首都师范大学中华伦理研究室,在北京联合召开了“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国际学术研讨会。据说,这可能是近现代以来,在中国大陆上的第一次。

此“风”一开,直至当今。15年来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配合有关单位召开过9次,《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学术研讨会》:

1996年,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首都师范大学中华伦理研究室、南京大学东方道德研究中心,在京郊房山韩村河山庄联合举办“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国际学术研讨会。张岱年、杨向奎、徐惟诚、李文海、罗国杰、张岂之等国内著名学者,以及香港的刘国强、梁元生和新加坡的王永炳,日本的王敏等,海内外近百位专家学者出席。

1998年,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国际儒学联合会在京燕饭店共同举办“东方伦理与青少年思想道德”国际学术研讨会。国际儒学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宫达非先生到会致辞,北京大学张岱年、中国人民大学罗国杰、清华大学钱逊、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总编辑徐惟诚、北京师范大学郭齐家、香港中文大学刘国强、香港徐锦尧、韩国程朱学会会长赵骏河等来自海内外的约15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

2000年初,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在香山饭店举办“中华伦理与大众道德”学术研讨会。徐惟诚、钱逊、方克立、羊涤生、曲士培、李汉秋、高启祥、陈瑛、万俊人以及香港的汤恩佳等60余名专家学者,主要就忠、孝、诚、信、礼、义、廉、耻等大众道德规范及《大众道德》丛书的出版,进行了热烈讨论。

2000年夏,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加拿大文化更新中心联合举办“传统美德与21世纪道德教育”国际研讨会。徐惟诚、牟钟鉴、郭齐家、田建国,以及香港的罗秉祥,台湾的高震东,加拿大的梁燕城,美国的黄伟康、麦肯等4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

2000年冬,“公民与道德国际学术研讨会”。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香港中文大学教科所、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中国社会主义学院联合召开。来自日本、韩国、新加坡、加拿大、美国、德国等国家和国内各个省市、香港、台湾等9 个国家和地区的近100名专家学者出席会议。

2001年8月 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联合举办海峡两岸三地“中华伦理与公民道德”学术研讨会。钱逊、彭林、郭齐家、贺允清、肖鸣政、刘示范、戚万学、赵军华等和台湾的张秀雄、沈六、林有土、高震东等及香港的梁秉中、刘国强、汤恩佳、叶国洪等总共60名学者与会。

2002年5月 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与国际儒学联合会等单位,在河南省新乡市联合举办了“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学术研讨会。徐惟诚、牟钟鉴、钱逊、彭林、羊涤生、葛荣晋、黄钊、刘示范、姜国柱、郭沂、王中江等50余名国内知名学者与会。

2005年 第一届“儒家伦理与东亚地区公民道德教育论坛”。在四川省宜宾市,由国际儒学联合会、北京东方道德研所等单位联合举办。全国政协委员、农工民主党中央常委宣传部长李汉秋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师范大学周桂钿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编辑出版委员会主任、清华大学钱逊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编辑出版委员会副主任、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名誉所长王殿卿教授,全国伦理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应用伦理学研究所陈瑛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孔子基金会副理事长、山东师范大学刘示范教授,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李子建教授,台湾成功大学唐亦男教授,国际儒学联合会编辑出版委员会委员、香港中文大学刘国强教授等海内外专家学者60余人出席了本次论坛。

2006年,第二届“儒家伦理与东亚地区公民道德教育论坛” 在河南省新乡市召开。由国际儒学联合会主办,由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和澳门大学教育学院田家炳教育科学研究所协办,河南省新乡市卫滨区区委、区政府承办。出席“论坛”的50余位专家学者,分别来自北京、天津、河南、山东、上海、南京、福建、四川、湖南、山西、河北、香港、澳门、台湾等14个省市和地区,以及马来西亚。其中有40位专家学者,

2007年,由国际儒学联合会主办、国家教育行政学院承办、马来西亚孔学研究会和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协办的“第三届儒家伦理与东亚地区公民道德教育论坛”,在国家教育行政学院举办。“第六届中华美德教育行动师资培训班”同期举办。来自韩国、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以及中国大陆和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60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论坛。

2008年11月中旬,“第四届儒家伦理与东亚地区公民道德教育论坛”。主办单位:国际儒学联合会  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学院  协办单位: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 浙江省儒学会 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    马来西亚孔学研究会 承办单位:浙江师范大学  60位学者出席

多次学术会议,集中了近千人次的海内外学者的智慧,学习与吸纳了东亚一些国家和港、澳、台地区,普及儒学与推动公民道德建设的丰富经验,为我们近20年的中华美德教育实验,提供了理念、思路、经验和信心。   

礼失求诸野

新加坡的“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八德,《儒家伦理》与《好公民》课程建设的经验教训;韩国的“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八德,在全国各地书院、乡校开展的“忠孝礼”道德教育等经验,韩国程朱学会会长赵骏河教授,携带大作《东方伦理道德》来大陆演讲;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等国,华文社会与华文教育的经验,尤其是马来西亚陈启生老师,推动普及“弟子规”、《论语》读一遍,开展“孟母节”进行孝道教育等等经验,并多次光临大陆,给我们同道传经送宝。

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自2002年至今,与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合作,在香港连续举办9届中华美德教育行动师资培训班,与国际儒联等单位合作在内地举办多次学术研讨会和师资培训班,先后有近3000位内地教师受益。其间,刘国强教授,始终推动和促进香港与内地这项文化合作,他几乎每年都要来内地一两次,10余次学术研讨会,每场光临;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连续9年暑假,举办9届师资培训班,每一届都是他亲手策划,并全程主持,全当义工;还为此项两地学术与培训活动,参与筹划了百余万元的赞助资金。他为推动内地中华美德教育行动所做的贡献,令我们同道钦佩与敬重。(详见《儒学书院 德育》249页:“读其著 思其行”)

台湾地区的“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八德,中华文化及其经典,贯穿学校教育的全过程的历史经验;王财贵教授来大陆推广儿童诵读经典;新竹忠信学校创办人高震东先生,用儒家教育思想治校的经验;中华孔孟学会选派教师,来大陆向教育界同仁,传授读论语教论语的经验;一些台湾学者介绍抵制与反对陈水扁“去中国化”的经历等等.都为我们坚持中华美德教育实验,提供了有效的帮助。

借此机会,我代表国内9个省市的1000所学校,100万受益的学生,以及我们从始至终推动中华美德教育实验研究的团队,向出席本次会议的东亚有关国家、港、澳、台地区的代表,并通过各位,向给予我们这项教育行动有过奉献的学者与贤达,表示衷心的感谢!

建设21世纪人类的新文明,东方文明应有举足轻重的历史责任。东方伦理、东方文明,应当给人类文明新纪元,呈献光明!21世纪的东亚,不应是彼此争斗的疆场,应是文明和谐的天堂。因此,东亚地区的学人,应继续联合协作,推动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的研究与实践,为弘扬东方伦理,建设东方文明,推动世界和谐,担当起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为此我个人建议,酝酿成立“东亚地区东方伦理研究与推广中心”。

祝愿,本届会议成为一次承前启后的新起点!

以往,我们请进来多于走出去,今后要有所转变。以往教育界出去主要是美国,学习西方的教育。今后,要多去东亚与港、澳、台,争取有更多交流与合作的机会,以寻求与建设东方的教育!希望各位嘉宾、朋友费心帮助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