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的悲剧与进路 - 羽戈

列印
PDF

儒学的悲剧与进路

羽戈- 2011-1-1 (摘录自新快报《阉割《三字经》,教育专制主义阴魂不散》

 

如果将这两则新闻比作两幕戏,那么你实在说不上来,这到底是喜剧,还是悲剧。

孔庙附近建教堂,最大反响,来自郭齐勇、张祥龙、张新民、蒋庆、林安梧等“儒家十学者”(吊诡的是,某些媒体报道此事,却把蒋庆、林安梧的名头写成了“蒋庆林、安梧”,这就像某家书店曾把蒋子的名著《公羊学引论》放到了畜牧业书架),他们联署发布了“尊重中华文化圣地,停建曲阜耶教教堂”的《意见书》,其意见如题所示:立即停建教堂。

十学者的《意见书》,可以当作一个笑话来读,其文字背后,却是儒学至大至深的悲哀。今日,儒学已经彻底沦为游魂,上不及政治建制,下不及民生日用,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幽灵,只能在华夏的荒野孤苦游荡,只能借捍卫曲阜孔庙之机,在公共空间的阳光之下露一下古老的脸面,以示尚在挣扎,未曾绝灭。然而,在外人看来,他们的捍卫,他们的呼吁,近乎是屠龙术,无用功——假如不是作秀的话。

而且,藉儒教之名,抵制基督教的行动,恐怕难以得到当政者的支持。他们更希望诸教之间睦邻友好,和平共处,比某些人大代表还要听话,从不乱发言,乱投票,而能依法纳税,该创收就创收,该上供就上供。是故,我以为十学者呼吁最终将是一场徒劳的哑剧。他们有此心力,还不如转向攻击山东省教育厅:为什么要对《弟子规》、《三字经》等经书开刀?若说其中包含糟粕,到底何者为精华,何者为糟粕?谁有权力,谁有资格对精华与糟粕作出区分?

往小了说,十学者里的蒋庆先生,曾编选《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所谓“为童蒙编经书”:传山疏海,定一音则踌躇旬日;义藏理窟,谋一篇而徘徊半载。宝中探宝,寻往圣之至道;金里拣金,应今世之时变。若说分辨传统经书之中的精华与糟粕,他乃是当仁不让的首选。

往大了说,这则关系儒学的未来进路。蒋庆倡言“政治儒学”,其实是一条不归之途,因为儒家的政治蓝图与现代性的政治建制凿枘不投,不必说蒋庆,大儒如钱穆,论现实政治,却似儿童说梦话(可读其《政学私言》)。譬如儒家讲德治,今人讲法治,儒家讲内圣外王,今人讲把圣人关进笼子……儒家之生命,不在上而在下,不在庙堂而在民间,不在宏大而在微末,儒学必须回归形而下,回归日常伦理生活,才能刺破梦境,扎根实际,开出现实主义的花朵。

其要义之一,就是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