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將孔子的生日確定為中國的教育節 - 胡星斗

列印
PDF

建議將孔子的生日確定為中國的教育節

北京理工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  胡星斗

 

 

我建議儘快將孔子的誕辰(陽曆)9月28日確定為中國的教育節,以進一步振興中國的教育事業、促進科教興國戰略的落實、彰顯中國人民尊師重教、傳承文化、提升道德的大國風範和氣魄。

 

一、孔子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教育家之一,其教育思想極大地豐富了人類的精神寶庫。

孔子的教育理念屬於世界普適價值,其“有教無類”(不分階層,人人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權利)的思想,是當代“平權”運動、“教育公平”理論的先驅;其“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學思結合),“學而不厭,誨人不倦”,“敏而好學,不恥下問”,“學而時習之”,“發憤忘食,樂以忘憂”,“吾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後生可畏”等思想,以及孔子所推崇的禮、樂、射、禦、書、數六藝教育,因材施教、舉一反三的教、學態度等,堪稱古今通用的“師道”、“學道”;儒家追求真理的精神——“大道之行,天下為公”,“朝聞道,夕死可矣”,“當仁不讓于師”,“天下有道,丘不易也(如果現在是個有道的社會,我孔丘就不參與變革了,正因為天下無道,所以,我挺身而出)”,“志於道”等思想,是教育界永遠的座右銘。

孔子以“仁”、“愛人”為教育的核心,行“忠恕之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提倡中庸中和、溫柔敦厚的君子(以及後世所謂的“儒將”、“儒商”)風範,他的名言:“君子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溫而厲”,“恭而安”,“君子中庸”,“和為貴”,“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而不流(不流於眾俗)”,“君子矜(矜持、堅持原則)而不爭,群而不党”,“君子無眾寡,無大小”(君子無所謂人多人少,官大官小),“文質彬彬,然後君子”等為歷代人士所遵奉。

孔子極為注重道德、誠信、氣節、人格的教育,他提出“道之以德”,“為政以德”,“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放於利而行,多怨”(放肆地追求利益,會招致很多的怨恨),“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人而無信,不知其可”,“民無信不立”(孔子把信用作為一個人立身處世的根本);“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人,有殺身以成仁”,“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等,這些光輝思想可以作為今世中國建立道德秩序、信用社會、清廉國家、正氣民族的寶貴精神資源。

孔子還提出了身教重于言教以及君子在言行、修身方面的要求,如“其身正,不令而行”,“君子訥于言而敏於行”,“敏於事而慎於言”,“仁者,其言也韌”,“聽其言而觀其行”,“君子正其衣冠”,“君子有三變: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君子坦蕩蕩”,“赦小過,舉賢才”,“無求備於一人”(對任何人不求全責備),“道不行,乘桴(小木筏)浮於海”(面對挫折,保持達觀)等。

從上可見,孔子豐富的教育理論,其道德、信用、人格、修身言論,儒 家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思想,不僅可以作為君子為人處世的指南,亦可作為當今人文教育的重要內容。孔子是名副其實的世界最偉大的教育家之一。

二、孔子享有崇高的歷史地位,具有深遠的現實影響,將其生日確定為教育節有助於中國的道德、文化重建,有助於增強炎黃子孫的凝聚力、提高中華民族的自豪感。

孔子是人類的精神導師,是人道主義的啟蒙者,是世界上公認的偉大的思想家。他曾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孔子是中國第一個思想流派——儒家的創立者,是最偉大的教育家,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人格獨立的教師,他首開私人講學之風,首次向民間普及教育。孔子還是中國文化的偉大保護者,他整理了《詩》、《書》、《禮》、《易》、《樂》、《春秋》六經。

誠然,孔子在歷史上曾經被統治者所利用,變成了“神”,到近代又被激進文化所玷污,被斥為“孔家店”、“孔老二”,遽然成了“鬼”,現在該是還孔子作為“人”、作為偉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的本來面目的時候了。

為孔子“平反”,將孔子的誕辰確定為教育節,就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承認孔子是中華民族的偉人、最偉大的教育家。

如今,孔子在世界上也具有深遠的影響。凡有中國人和唐人街的地方,都有孔子的塑像。在東亞和東南亞一些國家還有“孔教”和“孔教學校”。美國加州把9月28日定為“孔子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設立了“孔子獎”,獎勵在世界範圍內對教育文化事業作出了傑出貢獻的人士;1971年,美國參眾兩院曾經立法確定孔子的誕辰9月28日為美國的教師節;中國臺灣、香港、以及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亚等地把孔子的生日或定為教師節,或定為節日、紀念日、假日。可見,孔子不僅是炎黃子孫的驕傲,也是世界教育界的榮耀。

日本、韓國、新加坡、中國臺灣被稱為“儒家資本主義”、“儒家自由主義”,可見,儒家在其發展中也是功不可沒。

日本企業界對孔子頂禮膜拜。日本“近代工業之父”澀澤榮一首先將《論語》運用到企業管理,他開設了“《論語》講習所”,倡導“論語主義”、“道德經濟合一說”、“義利兩全說”、“論語加算盤說”。日本東芝公司總經理土光敏夫,豐田公司創始人豐田佐吉、豐田喜一郎等人都喜歡讀《論語》,豐田喜一郎還將“天地人知仁勇”用作自己的座右銘。日立公司創始人小平浪平把儒家的“和”、“誠”列為社訓(公司準則)。日立化成公司總經理橫山亮次說:“日本人的終身就業制和年功序列制是禮的思想的體現,企業內工會是‘和為貴’思想的體現。”三菱綜合研究所的中島正樹稱“中庸之道”是最高的道德標準。住友生命的會長新井正明以“其身正,不令而行”為座右銘,住友的總理事小倉恒稱“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建立事業的頭一個條件,也即盡本分、盡責任。松下幸之助更是孔子迷,其管理文集經常引用孔子的言論,處處體現了儒家思想。

所以,如果能夠設立節日紀念孔子,將會在世界上產生重要的影響,在華人和儒家文化圈中贏得廣泛的贊譽。

三、確定孔子誕辰為教育節,將會產生巨大的綜合社會效益。

它有助於落實科教興國戰略,促成整個社會更加重視教育、關注教育,致力於振興教育。

它有助於弘揚尊師重教、好文勵學、儒雅敦厚的民族精神,糾正“文化大革命”破壞民族文化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提高國家的軟實力。

它有助於繼往開來,傳承文化,接續傳統,保護國粹。

它有助於中國社會的道德重建,提升國民的道德信用水平,改變道德滑坡、信用不彰的現狀。

它有助於促進兩岸和平統一,團結海外華人華僑,強化華人與大陸的政治、文化、親情聯繫,促進大陸的經濟發展。

而且,教育節屬於教師、學生共同慶祝、社會各界共同關注的節日,其內涵比現有的教師節豐富得多,其社會效應和意義也將會比教師節大得多。確定9月28日為教育節,避免了與現有教師節的衝突,容易實施。隨著教育節的推行,原教師節可保留,也可自動廢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