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經濟”及其與儒學的淵源 - 謝勝旺

列印
PDF

“和諧經濟”及其與儒學的淵源

武漢科技大學碩士研究生  謝勝旺

 

 

作者簡介:男,謝勝旺(1980~)男,安徽省貴池市人,武漢科技大學文法與經濟學院04級碩士研究生,主要從事經濟倫理的研究。

內容提要:“和諧經濟”是經濟發展的一個理想狀態,是實現社會和諧的一個重要因素。“和諧經濟”有著它固有的特徵,儒學也有著它深厚的文化底蘊。儒學中的傳統思想對於我們建立“和諧經濟”有著重要的意義和啓示。

關鍵詞:和諧經濟  儒學  信用  公正  義利

 

中國最近提出了建立“和諧社會”的這一重要戰略目標。也就是要“建設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①]這種“和諧”是多方面的。當然包括經濟的和諧,建立“和諧經濟”是建立“和諧社會”的一個重要部分。“和諧經濟”雖然是一個全新的概念,但是它卻具有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尤其是儒學中所蘊含的和諧思想,爲我們今天建立“和諧社會”提供了豐富的思想文化資源和參考。那麽到底什麽是“和諧經濟”呢?它具有哪些特徵呢?儒學中的哪些和諧思想還值得借鑒呢?它給我們有哪些啓示呢?

 

一、和諧經濟及其特徵

和諧經濟,應該是一種持續、健康、有序發展的經濟,經濟中的個體之間、個體與整體之間的利益應該是協調一致的,它的發展應該與社會的、精神的、道德的發展相一致。具體說來,“和諧經濟”應該包括:一個有效的信用體制,一個公正的運行機制,一個合理的分配制度,一個正確的義利觀念。

1、正確的義利觀念

和諧經濟的一個不可缺少的因素就是,人們對於“義”和“利”應該有一個合乎道德的追求,有一個正確的取捨。它的和諧性主要表現在:一個正確的“義利”觀念能使社會形成良好的道德風尚,使人們的目光不僅僅停留在對物質財富的追求上,而更多的是放在追求精神的享受上。既不能過分的看重義,也不能過分的看重利。如過分的看重義,忽視利,對於當前市場經濟的發展是不利的,市場經濟鼓勵人們最大限度地追求自身的合理利益。因爲,只有每個人的利益最大化了,整個社會的利益才可能最大化。對利的合理追求是與人的本性的發展相一致的,是滿足個體生存需要的基本條件;但另一方面,如果對利過分看重,那麽市場上就必然會出現如同前面所說的,人們會不惜一切手段去謀利。甚至可能採取不正當、非法的手段,就會出現爲了利己而不講信用,不講最起碼的道德規範。我想,這個社會的經濟發展也不可能長久,就算這樣的社會有一個高度發達的物質文明,而沒有精神文明,它也不是一個和諧的社會。這不是我們所追求的。

而儒家思想對於“義”和“利”的觀念有著非常明確的論述。他們倡導“見利思義”、[②] “見得思義”[③]等道德原則,“其所取之者,義乎,不義乎,而後受之。”[④]在利與得面前,取與不取,要以“義”爲準則。在既得的利益面前,孔子也認爲應該首先考慮這種利益是否合乎道義。子曰:“君子以義爲上” 。[⑤] 子曰“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⑥]不求不義之財。當然,他們在講“義”的同時,也承認對“利”的合理追求,承認人的物質欲望。孔子就認爲,富貴是人生的一大追求,“富與貴人之所欲也”。[⑦] “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爲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⑧]這句話就是說,富貴是可求的,雖然替別人趕車,我也願意。如不可求,那麽就隨我的愛好而行事了。因而,孔孟重“義”,主張取之有道,如果富貴不是用正當的手段取得的,就不應當享受這種富貴。“貧與賤”是人人所厭惡的,但如果不用正當的手段去消除貧賤,那麽寧願在貧賤中生活。一個人必須有坦誠的胸襟,不爲功名利祿所迷惑,用自己的辛苦和智慧來取得富貴,消除貧賤,這才是最高尚的道德。孟子也說:“非其道,則一簞食不可受於人;如其道,則舜受堯之天下,不以爲泰。”[⑨]不合道義的就是一筐飯也不能接受;合乎道義的話,就像舜去繼承堯的天下一樣,也不算過分。不做不義之事,不取不義之財。而合乎道義的事,合乎道義的財去做,去接受是不爲過的。

孔、孟一方面肯定人們對物質利益的正當追求,肯定人的正當需求,認爲是“人之所欲”;但另一方面卻反對不義之財,認爲取得這些利的前提必須是“義”,也就是必須用正當的手段來獲得利,否則就是不“義”的。儒家的這種“義利”觀對我們今天的經濟和道德建設有著重要的意義。當前,人們瘋狂地追求“利”的同時,忽視了“義”的規範,一切向錢看,一切利至上,人類在建立了高度的發達的物質文明的同時卻失去了人與人之間最起碼的道德,最基本的義。我想,如何建立一個的和諧的經濟,如何重新樹立良好的道德風尚,孔子已經爲我們指出了一條道路。

2、有效的信用體制

誠信是市場經濟運行的基礎,市場經濟一時一刻也離不開誠信,經濟愈發達就愈要求人們誠實守信。這也是現代文明的重要基礎和標誌,是和諧經濟不能缺少的一個重要因素。它的和諧性主要表現在:只有在一個充滿信任的社會裏,在一個有效的信用體制約束下,經濟的發展才可能健康、有序,人們才可能誠實經營,守法經營。而如果沒有誠信,市場經濟也就沒有立足之地。沒有誠信,經濟活動就難以健康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無法存在。沒有人與人之間的普遍的信任,期貨交易、互聯網交易、股票市場的交易、跨國貨物交易這些當今市場經濟離不開的交易方式就不可能維繫。那什麽是信呢?其實,“信”的思想早在2000年前就出現了。孔子就非常看重“信”,認爲“信”乃立國之本,也是做人的一項重要原則,“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⑩], “與朋友交,言而有信”[11],子以四教“文、行、忠、信”。[12]子曰:“言必行,行必果”。[13]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複也。”[14]就是自己說過的話能兌現,經得住檢驗。孔子還把信作爲從事政治、治理國家的一條重要原則。子曰:“民無信不立”,[15] “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16]他認爲,統治者只有講信用才能治理好國家。孟子也十分重視“信”,他在談人與獸的區別時,就把“朋友有信”作爲其中的一個條件,[17]並把“仁義忠信,樂善不倦”,[18]當作修養的最高境界。可見,“信”之重要的思想在古代就如此。因而,信用是根本的社會關係,是整個社會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礎。不講信用,社會就無法維繫,沒有信用就沒有秩序。信用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

然而,市場經濟建立起來以後,商業欺詐、假冒僞劣商品、虛假廣告、合同的違約、公司做假賬的醜聞就從來沒有中斷過。市場上的人們不再有普遍的信任感,而是相互懷疑、猜測,甚至是相互欺騙。市場上到處是陷阱和醜惡的東西,在這樣的市場裏,人們感到的並不是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喜悅,更多的只是壓抑。這樣的經濟發展,這樣的繁榮也並不是我們所期盼的。這是與現代文明相背道而馳的。它更是無什麽“和諧”可言的。而這一切歸根結底是缺乏一個“信”字。市場上的人們缺乏一種普遍的信任感。如何解決當前市場上這種混亂不堪的局面呢?我認爲當務之急便是恢復“信”字。恢復我們祖先的那一套。用“信”來教育人們,來教化人們。要進行誠信思想的宣傳,建立一種有效的信用機制。只有這樣,市場才能真正的和諧,才能健康有序的發展,只有這樣,人們才可以不僅享受到物質財富發展帶來的快樂,更能享受到精神財富發展帶來的快樂。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算得上是和諧經濟。因而,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以誠信原則爲基礎,建構起新的社會人際關係、社會信用體系和新的經濟倫理關係是非常必要的,也是非常緊迫的任務。

3、公正的運行機制

經濟運行機制的公平,意指有公正的准入制度、公平的競爭規則、平等的法律地位、平等的獲利機會。這是經濟健康、有序發展的重要條件,也是和諧經濟所不可缺少的一個重要因素。它的和諧性主要表現在:只有在一個公平、公正的體制下,市場的參與者才能感到社會的公正,才能認爲他們有可能通過競爭而獲得更多的利潤。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個體才可能積極地參與競爭,因爲他們看到了公正和制度安排給了他們獲利的機會。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個體的發展和社會的發展才可能一致,整個社會才可能充滿生機和活力,才能真正的實現經濟和社會的和諧。

而與之相反的情況是,一旦市場失去這種公正的運行機制,一旦權力進入市場,進入某一行業,它和某些企業結合形成行業壟斷。市場不再單以價格爲手段來調整資源分配,而是靠特殊的權力來獲得了優先的地位或多於其競爭對手的資源和地位。其後果可能使它的競爭者退出該領域,進而形成市場壟斷,最終損害的是消費者的利益。而且,市場上的其他參與者也會逐漸對市場失去信心,進而對整個國家和社會甚至於人生失去信心。沒有競爭的市場就不會有持續、健康發展的經濟。沒有個體的和諧也就不可能有經濟和社會的和諧。而在公正、平等方面,儒學論述的比較少,或基本沒有。它更多強調的是森嚴的等級,而不是每個人的平等。這也是儒學不足的地方,是需要我們批判的地方。

4、合理的分配制度

分配問題是人們長期關注的一個話題。如何分配才能既能體現出公平又體現出效率,這一直也是經濟學家們所研究的問題。它是社會穩定的重要基礎,也是經濟和諧的一個重要條件。它的和諧性主要表現在:一個合理的分配制度不僅對社會經濟的發展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更是體現出一種經濟制度的優越性所在,確立人們對社會的信心;一個合理的分配制度能夠使勞動者的個人目標與社會生産的目標相一致,一個合理的分配制度能提高人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孔子就認爲,“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19]這就是說,在財富分配方面,要力求做到均,要在各個階層之間、階級之間、人與人之間做到均等,各個利益集團之間和諧相處,實現上下相安。而社會的不和諧往往起因于財富、權勢、力量對比的懸殊。尤其是處於強勢地位的社會群體對弱勢群體的生存境遇漠然視之的時候,更容易引起社會的衝突。

目前,我國的分配制度還不是很合理。城鄉之間、東西部地區之間、體力勞動者和腦力勞動者之間、不同階層的人之間、不同職業的人之間的收入差距在不斷地擴大。這些都成爲社會不穩定的因素。這就要求我們能找到一種更加公平、合理、有效的分配機制。過去的那種“大鍋飯”,平均主義當然不能要,因爲在某種意義上,那是更大的不公平。而按社會成員對社會貢獻區分其報酬是必要的。在科技知識、管理、資金等非勞動要素已進入社會分配體系的今天,人們不僅要看勞動的付出,還要看各種勞動要素的付出。在當代社會,對和諧制度的設計,一方面要創造出有利於社會強勢集團追求財富欲望的合理空間;另一方面,又要將他們對財富的追求限定在社會可接受的公平、正義的範圍內,若沒有對社會弱勢群體的利益或最基本的生存權利的合理安排,要實現經濟、社會的和諧是不可能的。只有社會的制度設計使弱勢群體的基本生存得以保證,才有可能使全社會的財富增進的同時,所有的社會成員的生存境況也隨之改善,從而實現社會成員對整個社會秩序的認同,並形成社會協調發展的向心力量。

二、啓  示

和諧經濟就是信用經濟,就是公平、公正的經濟,就是講“義”、“利”並舉的經濟。儒學中的“信”、“公正”和“義利”觀念,對建立“和諧經濟”無疑有著重要的借鑒意義。在經濟交往中做到信用,在物質分配上做到“均”,在“義”和“利”上做到以“義”導“利”,見“利”思“義”。這些重要的道德原則,至今仍然影響著現代人的生活。

然而,儒學中也存在著一些不利於建立“和諧經濟”的思想,最明顯的表現在它的等級觀念,如孔子就說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20]孔子認爲人應該遵循嚴格的等級制度,不同等級的人有不同的地位。它反映在經濟上就是,不同等級的人有不同的特權,他們所擁有的資源也是不同的。這種思想對當前的市場經濟很不利,它與市場經濟的大原則是背道而馳的,這種等級觀念對市場影響的結果可能是部分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去謀求利益,排擠競爭對手,破壞競爭秩序,最終使市場趨於混亂。

當然,孔子和孟子講的“信”、“均”和“義”必然有其時代的局限性,對此我們不能苛求于古人,也不必照搬孔孟的每一句話實行於當今的社會。但作爲傳統的文化遺産,確實也有許多值得我們汲取和弘揚的內容。它們對於穩定社會,促進社會的發展仍有積極作用。儒學中的這些傳統的和諧思想雖然難免有封建糟粕的東西在裏面,但是其優秀的一面仍然值得我們借鑒,它們仍然是今天我們建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和“和諧經濟”可以利用的重要的思想資源。

 


① 胡錦濤:《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構建和諧社會的講話》,2005年3月。

 

①《論語•憲問》、《論語》,它是孔子的弟子們所作。

②《論語·季氏》。

③《孟子•萬章上》、《孟子》,孟子所作。

④《論語·陽貨》。

⑤《論語•述而》。

⑥《論語•里仁》。

⑦《論語·述而》。

⑧《孟子•滕文公下》。

①《論語•爲政》。

②《論語•學而》。

③《論語•述而》。

④《論語•子路》。

⑤《«論語•學而》。

⑥《論語•顔淵》。

⑦《論語•子路》。

⑧《孟子•滕文公上》。

①《孟子•告子上》。

①《孟子•告子上》。

①《論語•顔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