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教——儒家參與多元宗教對話的途徑之一 - 韓星 王美鳳

列印
PDF

孔教——儒家參與多元宗教對話的途徑之一

陝西師範大學  韓星   西安文理學院  王美鳳

 

作者簡介:韓星:陝西藍田人。史學博士,現為陝西師範大學宗教中心儒學——儒教研究所教授、所長,文學院人文研究所所長,碩士生導師。主要致力於中國儒學、儒教和思想文化史的研究,社會兼職有孔子2000網站學術顧問,《原道》輯刊學術委員、《原道》文叢編委,中國社科院儒教中心學術委員,國際南冥學研究會常務理事,陝西省社科院古籍所兼職研究員等。

王美鳳:山西太原人。史學博士,西安文理學院歷史系副教授。主要致力於中國儒學和思想文化史的研究。

 

當今世界上最具有影響力的文化現象就是各種宗教。就全球而言,儒家文化是處在一個以宗教為主的多元文化氛圍中,儒家參與多元宗教的對話,解決人類目前的精神意識問題無論對儒家自身還是對於人類文明的發展都有非常積極的意義。當然,儒家參與對話的途徑是多樣的,而作為其宗教性形態的孔教,已經在理論上和實踐上進行了積極的探索,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其思想和經驗值得總結和發揚。

 

一、近代以來儒家文化的歷史命運和機遇

儒家自創立以來並沒有否定中國上古的巫史文化傳統,但儒學之所以成為儒學就在於它是以“史”思想進路超越和昇華了“巫”這一傳統,並與其處於一定的張力之中,形成了以道統政之外以道統教、修道為教、神道設教的基本思路,由此也就演變出了儒家獨特的“教統”——融宗教(精神層面)、教化(社會領域)和教育(學校系統)為一體,全體大用,內外兼顧,天人合一的傳統。傳統儒家文化作為一種生命力極強的文化形態,有著一個整全的結構,在那裏現代觀念中宗教的、哲學的、政治的、倫理的、學術的、科學的、法律的乃至文學藝術的,都是統合在一起的,構成一個有機的整體。其基本特徵是人倫道德內涵和人文理性的訴求。近代以來對儒家文化的持續批判是有其歷史合理性的,但是由於單一的政治視角,背離學術思想發展的規律以及1949年以後“左”傾思潮的影響,這樣就在客觀上造成了中國傳統的斷裂,與此同時,在知識界,大量引進西方學術思想和研究模式,以現代學科劃分對儒家文化進行廣泛的研究,但在實際上又造成了對儒家文化這個有機整體進行肢解的歷史後果。

進入21世紀以來,儒學研究基本的發展趨勢是:

其一,學術上綜合性加強,即多學科的綜合研究,包括宗教學、哲學、史學、文化人類學、經濟學等等。

其二,思想性加強,也就是儒學研究自覺地承擔起中國文化建設的重任,注意社會問題,有強烈的問題意識。

其三,實踐性加強,儒學研究不斷走出純粹的學術圈子,走向民間,走向社會,走向大眾。大陸新儒家的出現,一些學者在民間弘揚儒學,一些學者以豐富的文化內涵建設性地提出儒學與中國文化的發展路線,一些學者奔走各地,推動讀經活動,等等。

其四,宗教化的傾向,即以儒教為主的方式推廣儒家思想,弘揚儒家文化,拯救國民精神。這方面主要是在海外,但近幾年來大陸儒教復興問題逐漸也浮出了水面。

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世界經濟一體化、政治多極化、文化多元化,以及各文明形態跳躍、糾葛其間所構成的既相互交叉、重疊又充滿斷裂與脫節的複雜秩序,為儒家的重新倡揚和走向國際舞臺,參與多元宗教對話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遇。

歐美主導世界已有四五百年了,幾個世紀以來,西方國家在個人主義價值觀和利己主義原則支配下,對外侵略擴張,謀求自身私利,製造大量的事端,挑起各民族、宗教的衝突和戰爭,有的至今仍成為當今世界許多個地區衝突和戰亂的根源。[①]特別是伊斯蘭文明與西方基督教文明的衝突甚為激烈。自從亨廷頓提出文明的衝突論,9·11事件確實就印證了這個文明的衝突。9·11事件後美國先打阿富汗,然後再打伊拉克,激起一些極端組織又針鋒相對地不斷地向西方國家和人民發動恐怖襲擊,使得以宗教為背景的文明衝突越來越激烈,越來越造成了世界的動盪不安。以衝突對衝突解決不了宗教問題,以霸權對恐怖主義解決不了宗教衝突,以單向的民主、自由解決不了多元的宗教對立,這就給儒家文化提供了施展的契機。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意識到了需要儒學以忠恕之道,和而不同的理念為指導思想,通過多元宗教的和平對話來解決宗教和文化的衝突。孔教與多元宗教的對話與和平共處,具有典型性、普遍性、前瞻性,值得深入研究、總結。這既是中華文化復興的應有之義,也能夠為解決世界多元宗教衝突,為當今世界上多元文明和平共處,共同發展提供思路和方案。

其實,儒家文化是具有這樣的功能的,哈佛大學杜維明教授就曾經指出:

在文明對話的過程之中,現階段很難想像有信奉基督徒的回教徒,信奉回教的、猶太教的基督徒,信奉猶太教的回教徒,但卻有基督教徒的儒家、回教徒的儒家、佛教徒的儒家。那麼,所謂“儒家的回教徒、基督教徒、佛教徒”這個詞的意義是什麼呢?我認為,它一定是入世的,一定是關切政治的,一定是參與社會的,一定是能夠考慮多元文化,考慮當今人類的生態環境、社群解體、貧富不均等社會問題的。[②]

因此,當代新儒家應該以積極的姿態尋求文明對話,促進文明之間的相互理解和寬容。對話,既是應對全球化浪潮、打破系統封閉與自我局限、走向世界的最佳方式與途徑,也是深刻自我反省、重新進行思想建構的大好機緣。因此,“我們需要廣結善緣,以寬宏大量的心胸,參與全球倫理和世界哲學如何可能的人文事業”;只有這樣,才能“期待具有全球和普世意義的地方知識及本土智慧在文化中國勃然湧現。”[③]

二、如何認識孔教

孔教是中國知識份子以西方宗教為樣板,在傳統儒學的宗教性的基礎上,有意識地創立的一種真正意義上的宗教,是中國知識份子在西學東漸、西力東進,近代中國面臨政治危機和文化危機的嚴峻形勢下力挽狂瀾,從宗教一途拯救中國的行為。但是,應該看到,在其宗教的外衣下,仍然保持著儒家人文理性的傳統精神,其倡導者也仍然保持著儒者的基本品格,也是儒學的一種變異形態。

孔教在思想理念上是以儒學的創立者孔子為教主,實際上是以孔子的偉大人格和思想為依歸,本質上是人文道德的,是以宗教的形式傳承和發揮孔子儒學的基本精神,保存和弘揚中華文化,它與歷史上的儒教文化有一定的聯繫,與儒學有更直接的承續關係。孔教的發展經過了兩個階段:一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在中國大陸康有為、陳煥章等試圖借政治力量立孔教為國教,掀起了一場孔教運動,引發了激烈的爭論;二是20世紀30年代以後,孔教在海外華人當中走民間發展之路,基本上是成功的。

大陸孔教運動失敗以後,陳煥章於1930年在香港創辦孔教學院,自任院長,以弘揚孔道及興學育才為宗旨,設立孔教中學(後易名為大成學校),並以宗教形式弘揚儒學。第二任院長朱汝珍,同年奉准註冊為慈善組織。第三任院長盧湘父也是康有為的弟子,很有辦學經驗,辦學認真,重品德教育,誨人不倦,以身作則,躬行實踐,還創辦了孔教學院下屬的中學及小學。第四任院長黃允畋,1978年同伊斯蘭教、基督教、佛教、天主教和道教五個宗教團體組成“香港六大宗教領袖座談會”。第五任院長就是湯恩佳博士,自幼秉承家教尊孔,15歲時離開廣東家鄉三水一貧如洗的他唯有的就是一本《論語》,儒家思想成為他一生真正寶貴的財富。如今他是香港多家大企業的董事長, 而自己卻仍然過著儉樸的生活,以三儒——儒教、儒學、儒商為使命,奔走於世界各地弘揚孔子儒家思想。

100多年來,香港的文化教育是英式殖民主義的。廣大華人“為維護、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和儒學孔道”而建立了香港孔教學院,在其後的70年裏,在多任院長的領導下,以弘揚聖道、匡正人心、興學辦校、培育青年為職志,一本立己立人、樹木樹人之旨,夙夜孜孜,未嘗稍懈。90年代之初,湯恩佳接任孔教學院院長之後即與印尼等地的孔教會聯絡,在復興儒學、推廣孔教方面十分活躍,對宣揚孔道之工作不遺餘力。更把握中國政治風氣漸趨開放的時機,在國內重新展開弘揚孔道的工作。

香港孔教學院建立以來,主要做了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一、講學宣道。香港孔教學院自創立以來,一直提倡讀經尊孔,講學經年。除由院長主持講學宣道外,並聘請碩彥鴻儒擔任講學,期間曾於每星期日在香港大會堂舉辦“國學講座”,又曾舉辦“宣道月會”。為了弘揚儒學,編印過《弘道年刊》,並在有關報紙上主編“孔學”雙週刊和“孔教”版專刊,近年曾出版《孔教學院叢書》,包括陳煥章的《孔教論》、《儒行淺解》,吳康的《孔子哲學思想》,36位學者的《孔學論文集》,湯恩佳的《孔學論集》,9卷本《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等,免費贈閱,以廣流傳。

二、辦學育才。本院創建伊始,即興辦學校宣揚孔道,迄今正副院長所管理的學校有6所,在其中的郭佩珍中學、大成學校、三樂周沕桅學校中均自四年級開始設經訓科,選講《論語》章句,中學各級都設經訓科,教授儒學精要,課本《經訓》四冊由本院學者抽取以《論語》及《禮記》為主的儒家經典精義編纂而成。各校均以“敬教勸學”等為校訓。敬教則春風化雨,樂育英才;勸學則遵導成俗,達德向善。

三、捐贈聖像,捐建孔廟,捐建醫院。除把樹立孔聖像的工作擴展到國內,更捐款在國內倡建孔子廟及舉辦孔子文化節,以期喚起國人對孔聖之仰慕及儒道之崇敬。到目前為止,已在河南省開封市碑林捐建孔子亭,在廣東省三水市捐建孔子廟,在湖南省岳陽市及四川省德陽市捐建孔子公園,在洞庭湖君山倡建孔聖山並樹立孔聖銅像,在西藏自治區捐建孔子地方病醫院,並鑄造多尊孔聖銅像贈予德陽市、岳陽市、長沙市、山東、上海、哈爾濱、吉林及三水市等。

四、資助國內外儒學學術團體之學術活動,舉辦各種類型的儒學研討會。受惠團體有北京的中華孔子學會、四川省孔子研究學會、臺灣的中華儒學青年會及在北京成立的國際儒學聯合會等。

五、本院已成功向政府申請撥款270萬元將香港的小學德育課程規範化,出版了《儒家德育課程》教材,供全港中小學生使用。近年孔教學院還大力推動社區敬老扶幼活動,各屬校均積極參與,讓莘莘學子能透過表演、籌款及嘉年華會等活動認識服務社會、熱心公益及弘揚孔孟大同思想的重要性。

孔教學院同人在湯恩佳院長的積極領導下,日後將朝著以下方向努力:

1、爭取國家將孔教作為與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蘭教同等的宗教,以孔子的形象及思想作為整個中華民族精神的軸心,藉以增強愛國文化教育,建立共同的價值觀,確認民族的尊貴及強化民族的團結與凝聚力。

2、爭取國家定每年的孔聖誕辰為全民的假期,讓家家戶戶重新認識孔子,知道尊重孔子,思索孔子的教訓及反省本國文化的意義。

3、將孔子的教義納入小學、中學及大學的教材範圍,大力發展以德育為本的教育,作為國家精神文明的支柱,與國家的經濟、政治、科技等物質文明同步發展。

4、在各大小城市廣設孔聖教堂或孔教青年會開設教義講座及舉辦各類進修課程及提供各類康樂體育設施,將孔教道理融入日常生活中,讓老、中、青各階層有“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的場所。

孔教在世界上的實際影響也越來越大:香港宗教界人士一向承認孔教為宗教之一,孔教現在香港已經與印度教、佛教、猶太教、伊斯蘭教、基督教並列為世界六大宗教,孔教學院與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回教共同組設香港六大宗教領袖聯席會議,藉以切磋砥礪,並每年聯合舉行各項活動,促進情誼及宗教思想交流,為社會謀福利而努力。而且非常榮幸,孔教被選為六大宗教聯席會議主席。香港六大宗教的合作精神,實為世界各地宗教樹立了楷模。[④]瑞士世界宗教會也承認孔教為宗教,並邀請其參加1989年在澳洲墨爾本市舉行的第五屆世界宗教和平會議;美國曾在三藩市舉行過前所未有的祭孔大典,在世界眼裏,孔教儼然成為名副其實的宗教。孔教學院70年來是愛國愛港團體,在教育、宗教等方面與其他團體教派平起平坐,擔當重要角色,起了制衡作用,實為一個多功能的社會團體。他們傾其全力弘揚儒家文化孔子思想,以此為精神軸心,凝聚整個中華民族,以此來達致中國統一的偉大目標。[⑤]

東南亞孔教也是以儒學為學術基礎,以人文道德為內核,以宗教為形式的一種華族宗教,是傳統儒教伴隨華人移民該地而在這裏生長於多元世界宗教之中的,有一定的歷史和傳統,有艱難而曲折,有新生和希望。其基本特點有:第一,強調儒家倫理規範和道德價值的現代意義;第二,保持和發揮以儒家思想為核心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基本價值觀念、民間習俗、生活方式、宗教信仰等;第三,有三教(儒、道、佛)甚至多教(儒、道、佛、基督教、伊斯蘭教等)合一的趨勢。在與世界多元宗教的對話中,東南亞與東亞和西方大不一樣。儒教在日韓已經融合進其本土宗教文化,在西方當今最活躍的就是以杜維明為代表的“波斯頓基督徒儒家”,他們主要停留在基督教與儒教的教義思想範疇,而東南亞儒教(孔教)則一開始就面對的是以中西為主的多元文化縱橫交錯的複雜狀況,而這裏的所謂多元文化又主要是多元宗教,再加上華人在這些國家處於小集中、大分散的聚集方式,以及華人在軍政上沒有任何權力,只能在商貿和文教領域發展,所以他們就把儒家宗教化了。通過孔教,對內增強華人凝聚力,孔教就成了他們的信仰支撐、心理寄託、感情慰藉;對外不被同化,以保持華人的民族和文化特性,在多元宗教中取得一席之地。因此,這種宗教化只是一種與國家政治相對應的社會化,與官方精英相對應的民間化,與其他宗教追求出世的世俗化。

三、香港孔教學院參與多元宗教對話的理論和實踐

在全球一體化、世界文化多元化的大背景下,湯恩佳先生通過獨樹孔教相容並包、和而不同的品格來弘揚孔教。他認為,自冷戰結束以後,世界迅速形成多極政治格局,全球經濟也步向一體化。經濟一體化是世界科學技術和市場經濟高度發展造成的必然結果,是一種符合經濟發展規律的大趨勢、大潮流。這給我們帶來了挑戰,也帶來了機遇。由於經濟和文化聯繫緊密,文化是經濟的反映,當經濟全球化的交融趨勢明顯加快之時,世界上各種文化也呈現出某種全球化的趨勢。但是,我們應該看到,以經濟全球化為主體的全球化運動在某種程度上是以西方國家為主導的,是它們在為全球化進程制定規則和秩序,向其他國家施加影響和壓力,使其接受有利於西方的國際經濟秩序和政治秩序。不僅在經濟上是這樣,而且在文化上也是如此。經濟上的支配性力量衍生出文化權勢,國家的決策者試圖通過輸出本土文化、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使本土文化成為世界的“主流文化”,就能建立起由該國的價值觀念支配的國際政治秩序,就能使該國在國際社會中居於領先和主導地位。在對外文化擴張和滲透中,向其他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進行文化傾銷,佔領對方的文化市場和資訊空間,因而引起了許多發展中國家的憂慮。

經濟全球化決不意味著全球文化單一化,決非一花獨放,百花凋零。事實上,世界上有200多個國家,有好幾千個民族,各有不同的文明,不能只有一種模式、一種要求,因此,國際社會應是多極的,世界文化也應是多元而又互補、共存共榮,既相切磋又相交融的。對於抹殺其他文明個性的主張,世界各國應該予以抗衡,以保護本國的文化遺產和資源。全球化決不等於以某國文化價值觀為標準。全球化應有各民族、各文明自身的特色,並結合本國的實際來進行。

其實現今世界動亂根源之一,是各宗教的不同教義。“人之患在好為人師”,世界各教派都堅持自己的教義是人類的唯一真理,因此,互相排斥對方,各自都想霸佔整個人類的信仰市場,以致最後靠武力去征服對方,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宗教信仰。如此千百年來的大大小小的宗教戰爭,一共發生過14000多次,情況慘烈、殘酷,至今仍未停止。這是人類的大災難之一。……人類要想在新的世紀避免戰爭,維護和平,就應求同存異,互相尊重,尋求文明的共識,各自修改千多年歷史遺留下來的部分互相矛盾的教義,提倡“有容乃大”,融合衝突,化解矛盾。避免單一顏色、單一味道,惟我獨尊,只能有一種模式、一種要求的專一概念,在這方面,孔子“和而不同”的思想將為世界多元文化共存、避免戰爭、取長補短、互相促進、提供價值觀和方法論的指導。如能得到全人類的認同,那世界和平將定會實現。[⑥]

儒家文化之所以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主要是因為它是中華傳統文化的基礎和主流,其主要精神是一種涵蓋性的人文思潮。儒學的人文精神所體現的貫通于各文明、各教派之中的世界性在於:儒學適應了人類基本的道德要求,它不是外在灌輸和強加的,而是出於人類社會、道德社會自身的內在要求。從漢代以來,它就走向世界,形成了“儒教文明圈”,並且與世界各文明、各宗教都能夠和平相處,沒有排他性,沒有侵略性,能貫通於世界各教派之中。歷史上,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文化,不靠武力,不靠政府著重背景,從來沒有傳教士,仍能遠播海外,以偉大的人文精神、人道、仁道、和諧、中庸之道義圭臬,輻射到周邊國家,形成了廣大的儒學文化圈,它覆蓋的人口超過全人類的四分之一。這些都充分說明了孔子不僅對中華文明,而且對世界文明影響之大、之深。[⑦]

儒學產生至今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今天仍然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價值。對此,湯恩佳先生發揮說:

事實證明,近今世界的文化衝突、政治、種族等糾紛,已將人類的前途和命運陷入危機,而孔子所代表的東方文化的優秀傳統思想:“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世界大同”、“和而不同”、“己所不欲,勿施與人”等等概念,是化解糾紛、緩和衝突的良方,更堅定了我們對弘揚儒家思想的信念和迫切性。[⑧]

我們提倡“和而不同”的精神,目的是要解決當今世界的各種矛盾衝突,發揮它在維護民族團結,促進世界和平的重大作用。

在地球村裏,任何一個民族的利益都不能離開人類的共同利益。當今世界的政治、經濟、生態的發展都是全球性的,人類在互愛中共存,在互仇中俱損。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都要互相依賴。同樣道理,同一地區相近或相鄰的各國各族之間,也是共同利益大於它們之間的分歧與矛盾。和則兩利,鬥則兩傷。真正為本民族利益著想的人,必定是主張睦鄰友好的人。試看目前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如果沒有宗教和解民族和解他們是不會過上安寧幸福日子的。冤家宜解不宜結,歷史的紛爭只能通過談判、妥協、諒解來解決,而不能訴諸武力。[⑨]

有人說21世紀,中國文化將占主導地位。在我的理解,這並不是說要“東風壓倒西風”,而主要是指孔子的“和而不同”和“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思想在處理多元文化的21世紀的各種事務中將占主導地位。而能否承認這一點,將影響人類的命運。[⑩]

強調孔教的相容並包、和而不同的品格是為了弘揚孔教,但是當今世界的現實又是多元宗教競爭和衝突的時代,特別是西方宗教以強大的經濟、政治勢力大肆擴展,對儒教文化圈乃至中國本土都構成了新的威脅。對此,湯恩佳先生頭腦清醒,充滿憂患意識和愛國情懷。鴉片戰爭以後,中國長期處於分離混亂之中,根本原因就是中國人民喪失了孔子儒家思想這一精神支柱;中國人民深受帝國主義侵略之苦,歷史的教訓不能忘記。天主教在祖國大陸平均每天建3間傳教點,基督教在祖國大陸有15000間教堂、35000個傳教點,洋教教徒已近億人。洋教在中國的迅速發展壯大,西方文化及價值觀在中國迅速傳播,不少中國人逐漸喪失了中華民族的認同感,這對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極為不利的。對此,湯恩佳先生憂心如焚。他說:

外來宗教憑藉強大的經濟後盾、政治勢力和文化影響力,得到外國的大力扶持,處於強勢地位;而我國的儒教若得不到政府的大力扶持,必將處於弱勢地位。如此,就會使中國本土儒教在自己的土地上卻沒有同外來宗教享有同等的生存權利,喪失平等競爭的機會。我贊成國家的宗教自由政策,不主張排他性,但我國政府應根據國家利益,採取正確引導的辦法,將儒教恢復為中國人民宗教信仰的主體。弘揚儒教,有利於保持這個文化與中國宗教的獨立性,維護中華民族的尊嚴,增強對西方宗教、文化的競爭力。[11]

他還指出,世界上幾乎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都積極發揚與突出本國傳統宗教精神信仰,以之為一個軸心,用來團結整個民族。以孔子儒家思想為教義的孔教理所當然應當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軸心。在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發展歷史中,儒學像一條紐帶,橫向緊緊聯繫著中國各民族人民;縱向緊緊聯繫著中華民族的過去與現在,並延伸至未來。儒學在增強整個民族凝聚力方面起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我們也應看到,研究和弘揚儒學的人僅限於知識份子,畢竟是少數。以少數人的凝聚力代替不了全民族的凝聚力,仍有90%的人民大眾不能分享孔教思想的精華。儒學在這方面的不足,在儒教裏就可以得到彌補。在社會的各種組織中,宗教組織的凝聚力比學術組織的凝聚力要強得多。在中外歷史與現實中,我們都能看到宗教統攝人心的召喚力與向心力;也可以看到對敵對的宗教派別和有辱本教的言論那種拼命戰鬥的護教精神。從正面理解,如果中華民族中的上層分子理智地信仰儒教,一般百姓情感地信仰儒教,使整個中華民族有一個堅強的精神支柱,可以形成強大的凝聚力。這對於將分佈在世界各地的華人凝聚到一起,對於祖國的統一以及整個綜合國力的提高都有極其重要的現實意義。[12] “我非常肯定,只有孔子思想、儒家文化才能凝聚團結全體香港人民,增強中華民族的傳統價值觀與祖國情。我認為在這個世紀,一定要有計劃地弘揚孔子思想和儒家優秀文化,重建中華精神文明,重整道德標準。”“孔學之為教的優越性在於能跨國界、政黨、宗教,及世界各民族,及能吸引更大的民眾,更能將孔子思想普及庶民,更能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更能使社會長治久安,對洋教有制衡、競爭及平起平坐作用。”[13]他認為,我們如果自我否定,說什麼孔教不是宗教,我國缺少一個適合國人口味的宗教,難免就要輸入外國的宗教了,怪不得這10年間中國的基督教、天主教徒激增至接近億人,中華人民如信了基督教,就等如承認亞當夏娃是祖宗,那麼就改了祖宗了,就不再是炎黃子孫了。對此,我們應記取龔自珍的名言:“如要亡其國必先去其史!”[14]如果“中國人信了外來宗教,漸漸就會忘了自己是中國人。要防微杜漸,當務之急,就是加強傳統文化教育,更有效地是以教制教,建立有真正中華民族特色的宗教——孔教去應時代之需要。”[15]這就非常明確地指出了孔教能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抵制外來宗教對中華民族的同化,以孔教達致中華民族在國際宗教事務中與世界各種宗教平起平坐,進行平等對話的巨大作用和現實意義。

湯恩佳一直以維護、繼承和發揚中華傳統文化和儒學孔道為己任,他領導的孔教學院在與國內外異質文明的對話中取得了不少成績。在國內,1998年7月,他捐資100萬元在西藏捐建了“孔子地方病醫院”,同時帶去一大批四書五經,繼文成公主和金成公主之後,孔子思想又一次入藏,受到信仰佛教的西藏同胞的熱烈歡迎。後來,又捐贈孔子大銅像到西藏日喀則。孔子思想再一次進入西藏,開展儒家文化和佛教文化的對話取得了圓滿成功。1999年12 月,信奉伊斯蘭教的新疆阿勒泰市人民,熱烈歡迎由湯恩佳先生捐贈的孔聖大銅像在該市揭幕,掀起了儒教與伊斯蘭教的對話。2000年12月,由湯恩佳先生捐贈給雲南建水孔廟的孔聖大銅像揭幕,孔夫子來到祖國西南邊陲,與雲南眾多的少數民族一起受到了雲南各少數民族的歡迎,唱起了民族大團結的凱歌,儒學與異質文明的對話又取得了一次圓滿的成功。在進行這些活動的過程中,他注意到藏族是以藏傳佛教為主要信仰的民族,藏族佛教中也吸收了很多儒家思想。我們在著名的北京雍和宮的藏傳佛教——喇嘛教的圖案裏,就可以看到表達儒家“和而不同”、“陰陽互補”的陰陽魚太極圖。這就是不同文化,不同信仰可以互相交融、互相滲透、和諧相處、互相促進的明證。[16]雲南地處我國西南邊陲,有漢、彝、白、哈尼、壯、傣、苗、僳傈、回、拉詁、瑤、景頗、布郎、普米、怒、阿昌、德昂、蒙古、獨龍、基諾、崩龍、仡佬等26个民族,是我國民族最多的一個省份。這麼多的民族能在一起和睦相處,決非偶然,雲南各兄弟民族都尊敬孔子,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孔子主張用平等的態度對待少數民族,而反對用武力強加於人。他說:“柔遠人,則四方歸之。”(《中庸》)從歷史上看,雲南自西漢時被納入中央王朝的版圖以來,儘管有時偶爾也出現過地方性的離心勢力,但在思想上各民族人民始終不約而同地保持著對儒家文化的認同和尊崇。從心理上自認是中華民族大家庭的一員,各民族既保持各自的民族特色,又對以儒學為主體的中華文化具有強大的向心力。這正是受孔子“和而不同”思想影響的結果。……阿勒泰市的領導決定要在阿勒泰市建立孔子文化園,將駱駝山更名為崇聖山……使孔子思想能在祖國的北疆邊陲進一步進入各族人民的千家萬戶,深入人心,以鞏固民族團結,共同發展。同時能用孔子“協和萬邦”以及“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思想處理好與周邊國家的關係。[17]

在國外,他接受印尼孔教會的邀請多次訪問印尼,參加印尼的中國傳統新年團拜,或“新公民研討會”,拜會印尼的總統以及印尼國家和宗教領導人,向他們捐贈孔子銅像,到印尼著名的大學發表演講,回答印尼宗教界和大學生們的質詢,與伊斯蘭教開展對話,並取得共識。[18]儒學在印尼的傳播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荷屬印尼時期。當時,荷印政府實行反華政策,印尼華人的活動受到限制。在這樣的情況下,受過西方教育的印尼華人,以孔子的學說為武器,掀起了改革運動,以求改革華人社會的陳規陋習,改善他們的文化習俗、社會地位和經濟狀況。當時國內康有為等領導的“戊戌變法”運動正轟轟烈烈地進行,孔教思潮開始傳播到了東南亞,特別是康有為1903年到印尼來,對孔教在這裏的興起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印尼于第一個孔教會于1918年創立於中爪哇梭羅。1923年,散佈各地的孔教會聯合了起來,在萬隆成立孔教總會,以傳播孔教為宗旨。1927年全印尼共有26個孔教會,教徒人數不詳。中華會館和孔教會都把孔子當成聖人,把孔子的學說看作宗教,把四書五經當成孔教的聖經。由於孔教會的成員大多對儒家經典並不熟悉,不能正確地瞭解和宣傳孔子學說,加之受到中國“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反孔思想和民族主義思潮衝擊,孔教會在以後的幾年裏雖然生存了下來,但舉步為艱。1955年,為了促進儒學的發展,經過重新組織的印尼孔教團體聯合會在雅加達成立。該組織後來又改名為印尼孔教中央理事會,散佈印尼各地的孔教團體都先後加入進來。

自60年代中期開始,印尼政府實施反共排華政策,對華人實行全面的強迫同化。印尼政府發佈了一系列的決議和法令,取締了除宗族及慈善性質之外的所有華人團體,封閉華文學校和華人辦的華文報刊,禁止華文教育,華人賴以保持民族文化的三大支柱——華文教育、華文報刊和華人社團消失怠盡,儒家思想的傳播和發展受到很大的挫折。儘管如此,印尼孔教會幾經艱苦,從未中斷,直至今天仍然維持對孔子的信仰。印尼孔教會以極為完善的學術化、宗教化雙線並舉的方式去推行孔子思想,在印尼華人社會中形成了賴以凝聚的精神軸心。在香港孔教學院與印尼孔教會的長期合作推動之下,印尼政府改變了過去的政策,現已承認孔教為印尼合法的宗教,印尼孔教徒獲得了同其他宗教教徒同等的權利,同時宣佈了華人傳統新年為印尼國定假期,取消了過去歧視華人的政策,使印尼華人受排擠的地位得到了根本性的轉變。這些事實都有力地證明了孔子“和而不同”的思想的巨大威力。

對話並不是最終的目的,通過對話體現孔教的偉大之處,根本上有利於提高中國的文化影響力,樹立中國人的良好的國際形象,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湯恩佳先生認為,在國與國之間的文化競爭方面,我們要爭取主動,善於保護自己的優秀文化,敢於將自己的優秀文化向全世界推廣。孔聖的思想數千年來在中國人民心靈中生根,並成為亞洲人民的重要的精神信仰之一。它覆蓋著日本、韓國、越南、新加坡等許多亞洲國家。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不僅受政治經濟因素制約,也受文化、宗教的因素制約。如果孔教在21世紀能迅速地發展起來,在亞洲將成為一支強大的精神力量,不言而喻,中國將成為這一教派的領導力量,這對於加強亞洲各國與中國的關係將具有重要的意義。這種宗教文化格局的形成,對於加快世界多極化的形成,以及對這一格局的鞏固將產生深遠的影響。如果不斷擴大以中國為中心的儒教文化圈,必將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增加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19]

 

 


① 湯恩佳:《孔子思想是下一世紀人類走向和平的基礎》,《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四卷,第14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杜維明:《儒學的理論體系與發展前景》,《中華文化論壇》,1999年第1期。

② 杜維明:《百年中國哲學經典》序,海天出版社,1998年。

 

① 湯恩佳:《孔學是人道的宗教——1993年香港慶祝孔聖誕辰1544年講詞》,《孔學論集》,第27頁,文津出版社,1996年。

① 黃啟後:《儒教在香港宗教中的制衡作用》,《昆明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0年第2期。

 

① 湯恩佳:《孔子思想對現代社會的重大意義》,《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六卷,第275~28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湯恩佳:《孔子思想是下一世紀人類走向和平的基礎》,《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四卷,第13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② 湯恩佳:《香港小學儒家德育研討會開會詞》,《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九卷,第51~52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③ 湯恩佳:《和而不同是人類共處之道》,《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九卷,第3~4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④ 湯恩佳:《孔子文化對世界文明的巨大貢獻》,《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二卷,第72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湯恩佳:《孔教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在陝西師範大學宗教研究中心成立大會上的講話》,陳明主編《原道》第十一輯,第278~279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5月。

② 湯恩佳:《關於孔教應當享有與佛教、道教同等的宗教政策的建議書》,《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九卷,第92~9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湯恩佳:《論王艮儒家思想的現代意義》,《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六卷,第150~15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② 湯恩佳:《關於孔教應當享有與佛教、道教同等的宗教政策的建議書》,《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九卷,第110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③ 湯恩佳:《在廣東省政治協商會議上的提案》,《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二卷,第21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④ 湯恩佳:《捐建西藏“孔子地方病醫院”揭幕典禮上的講話》,《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三卷,第57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湯恩佳:《在新疆阿勒泰市的講話》,《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四卷,第151~153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② 湯恩佳:《儒學與異質文明的對話》,《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四卷,第217~218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

① 湯恩佳:《關於孔教應當享有與佛教、道教同等的宗教政策的建議書》,《湯恩佳尊孔之旅環球演講集》第九卷,第97~98頁,2004年9月香港孔教學院榮譽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