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君子不器”論與經濟全球化下的中國人才培養 - 周淑萍

列印
PDF

孔子“君子不器”論與經濟全球化下的中國人才培養

陝西師範大學文學院  周淑萍

 

作者簡介:周淑萍,女,1964年生於陝西西安,博士,陝西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內容提要:孔子是我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教育家,他提出的一些教育理念在今天仍有其重要價值,“君子不器論”就是其中的一種。孔子“君子不器”論,就是要求教育機構培養出來的人才,從整體來說應是多樣化的,能夠滿足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需要;從人才個體而言,應是多能化的,能夠適應社會的複雜需求。孔子這一人才培養觀念對於今天中國的人才培養無疑有著非凡的啟示作用。

關鍵詞:孔子  君子不器  人才

 

孔子是我國歷史上第一位偉大的教育家,他的“有教無類”的教育理念,打破了貴族壟斷官學的局面,使平民子弟能夠享有受教育的權利,使布衣能夠登上歷史的政治舞臺,為社會的發展、文明的進程注入了新鮮血液,使之煥發出新的生命力。孔子教育思想有很高的成就,他的一些教育觀念、方法在今天仍然閃爍著真理的光輝,“君子不器”就是其中之一。“君子不器”是孔子關於人才培養的觀點。孔子教育的基本目的是培養人才,他說“才難,不其然乎?”(《論語·泰伯》下引此書,只注篇名)他認為當時的社會急需的就是人才。他所謂的人才,是以德為主、德能兼備的人。“君子不器”最基本的內涵是真正的君子不能像器物只有一種用途,言下之意,培養的人才從整體來說應是多樣化的,滿足社會生活各個方面的需要;從人才個體而言,應是多能化的,使每個人能在社會中順利地找到自己安身立命之所。

孔子在他的教育實踐中貫徹了這一教育觀念,“因材施教”是他達成這一教育觀念的具體辦法。“因材施教”是二程、朱熹對孔子教育方法的概括和總結,雖然孔子自己並沒有明確提出這一觀點,但他確實是這樣做的。孔子門下弟子很多,其出身、地位、性格、智力、志向、態度各不相同,如“柴也愚,參也魯,師也辟,由也。”(《論語·先進》)高柴愚笨,曾參遲鈍,顓孫師偏激,仲由魯莽,因而孔子針對他們的教育內容、方法就當因之而異。比如就智力而言,“中人以上,可以語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語上也。”意思是具有中等智力以上水平的學生,應當用較高深的學問去教育他們,中等智力水平的學生則不用較高深的學問去教育他們;就人的性格而言,有的莽撞,有的退縮,對於性格莽撞者,採取“退之”方法:對於性格退縮者,採取“進之”的方法。正因為他實施了這樣的教育方法,所以他門下的弟子不是千人一面,而是各有其才。冉雍有“南面之才”,可以身居顯要;公西赤擅長外交,曾出使齊國;子路有軍事才能;公冶長會鳥語;子貢不僅有外交才能,還有經商才能,孔子說他:“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意思是端木賜(即子貢)不安於命,去做買賣,猜測行情,常常猜中。據《史記》記載,子貢“鬻財于曹、魯之間,”、“家累千金”。人們認為孔子能夠長年率眾弟子周遊列國,與子貢強有力的經濟支持分不開。孔子門下可謂人才濟濟。

不僅要因人成其才,還應使每個人多才藝。冉求是孔子弟子中最有政治才能的人物,孔子一再稱讚他“求也藝”。孔子自己就博學多能,他刪《詩》,訂《禮》,正《樂》,論《易》,修《春秋》,對中國古代文獻首次進行了整理,對中國古代文化遺產的保存和中國文化的傳承有著不世之功。他做過掌管倉庫的“委吏”,做過掌管畜牧的“乘田”,在魯定公時,也曾“攝相事”,所以當時負責宮廷事務的一位太宰慨歎:“夫子聖者與?何其多能也?”(《論語·子罕》)。孔子自己多能,也注意對弟子多種才能的培養,他說:“若臧武仲之知,公綽之不欲,卞莊子之勇,冉求之藝,文之以禮樂,亦可以成人矣。”(《論語·憲問》)眾所周知,孔子培養學生的首要目標,是要培養“君子儒”(《論語·雍也》),因此在其內容裏,德行是首位的,但是在他給學生開設的課程裏,除了德行之外,還開設有“六藝”,以培養學生的多種才能。孔子要求學生“志于道,據於德,依于仁,游於藝。”(《論語·述而》)“藝”,就是“六藝”。“六藝”包括禮、樂、射、禦、術、數。《周禮·地官·司徒·保氏》:“養國子以道,乃教之六藝:一曰五禮,二曰六樂,三曰五射,四曰五馭(禦),五曰六書,六曰九數。”射即射箭的知識技能,馭即駕車的知識技能,數即算術的知識技能,這些在當時都是基本而又有用的知識技能。據記載,孔子弟子累計達三千人之多,一身兼通“六藝”者有七十二人。正因為在孔子門下學到了豐富多樣的知識和技能,根據孔子“學而優則仕”的原則,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人雖然原來都出身貧賤,然而卻大都走上了仕途,在當時的政治舞臺上找到了適合他們的位置,表現出不凡的才能。如子路為魯國季氏宰,治浦三年,政績赦然;子夏為莒父宰;閔損為費城宰;子游為武城宰;子貢曾仕于魯衛,遊說齊、吳、越、晉諸國。他們走到哪里,孔子的思想就被帶到哪里。他們之中的一部分人還收徒講學,傳播孔子思想,他們的後學還形成了不同學派,據《韓非子》記載:“自孔子死後,有子張之儒,有子思之儒,有顏氏之儒,有孟氏之儒,有漆雕氏之儒,有孫氏之儒,有樂正氏之儒。”這就是所謂的“儒分為八”。這種分化在深度和廣度上都促進了孔子思想的傳播和發展。孔子思想能夠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主流文化之一,綿延達兩千年之久,影響至今猶存,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是孔子眾多有才藝的弟子最初的大力倡導和弘揚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不可忽視的因素,可見人才多能的重要性。

孔子“君子不器”的人才培養思想對於我們今天的人才培養仍有著啟迪和警示作用。跨入二十一世紀,隨著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與全球經濟的發展逐步接軌,經濟全球化發展趨勢日益明顯,我們不僅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也需要具有多種才能的人才,這就要求我們不僅要培養多樣化的專業人才,也要培養多能化的、綜合素質高的通才。自恢復高考以來,全國高等院校為祖國各行各業培養了許多人材,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然而近年來也出現了一個令人堪憂的現象,那就是考生蜂湧而上報考熱門專業,大學蜂湧而上開辦熱門專業,如電腦、經濟、金融等等。應該承認一個專業之所以成為熱門,說明國家需要這方面的人才,因而它的就業形勢好,收入豐厚。但是如果一窩蜂全都奔向熱門,那麼于己、于家、于國都是極為不利的。事物都是在發展變化的,物極必反,如果全都奔向熱門專業,行業的需求市場很快就會趨於飽和,熱門專業的人才將不再熱。那些從熱門專業畢業的莘莘學子,當他們躊躇滿志地走出校門,準備一展抱負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也許是無處就業的殘酷現實,只好待業在家。據調查,目前金融專業、管理專業、經濟專業的學生就業率在下降。對於家庭來說,父母節衣縮食供孩子上學,大學畢業,孩子卻不得不待業在家,父母無論在身體還是在心理都將面臨巨大壓力,對那些舉債供孩子上學的貧困家庭無疑更是雪上加霜。就國家而言,這些學生待業在家,不僅造成人才的浪費,而且日久必成安全隱患。我們已經看到這樣一種現象:一些家長受此影響,認為上學無用,因此孩子很小便令其輟學,隨父母務農或經商。這種情形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對我中華民族全民素質的提高將是極大障礙。由於全都奔向熱門專業,造成人才在一定程度的單一化,並導致其他行業的人才短缺,從而影響這些行業的生產。據報導,在近年的人才交流會上,中、高級技師遠不能滿足用人單位的需求,而成為熱門,而相當部分的其他專業的本科生、甚至碩士的門前卻門可羅雀。一方面是許多人無處就業,一方面是一些行業又無人可招,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我認為是知識結構和人才結構的不合理造成的,這種現象應該引起我們的重視並加以改正。我們的父母、學生、學校應當學習孔子“君子不器”的思想,為社會、國家培養多樣化的人才。在目前,社會存在不同行業的分工是客觀必然的,因而對人才的需要也是多種多樣的。

在我們目前的教育體制下,專科院校的專業設置無疑是夠專業的,而綜合性大學的專業設置也是細化的,這樣的專業配置對於強化學生的專業知識水平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但是也有容易造成學生知識面狹窄的弊病。我們常常見到這樣的現象,一個大學生談及他的專業知識可以口若懸河,但若問及專業以外的其他專業的稍微專門的知識,則噤若寒蟬,或顧左右而言他。一個殘酷的現實是:從文科畢業的本科生、碩士、博士現在多半看不懂初中以上的理科課程,而從理科畢業的本科生、碩士、博士說出“關公戰秦瓊”的人也大有人在。這樣的人在專門的研究機構從事本專業的研究也許會是遊刃有餘,但是畢竟只有少數人能留在象牙之塔里,絕大部分人必須走向社會。這些僅有專業知識、沒有其他技能的學生,一旦面臨生活的選擇,也許就會到處碰壁。因為在存在著各種分工的社會,不僅需要滿足這種分工需要的多樣化的人才,但就具體到某一職業、某一工作,它又需要有多能的、綜合素質較高的人才。實際上,一個人如果具有多種才能,他就可以根據市場的需求,隨時調整自己的就業取向,順利就業。

要培養多能的通才,就要求學校在辦學宗旨和課程設置上作適當調整:一是在學生完成一定數量的專業課的基礎上,允許他們到其他院系學習他們感興趣的或想學的非專業課程,並承認他們的成績;二是提供機會、創造條件。我們知道家長、學生之所以對熱門專業趨之若鶩,是因為他們有一選定終身之憂。因為在我們目前的教育體制下,學生一旦選定某個專業、跨進某個專業,他們在學校就很少有機會再去學習其他非專業的課程,也就意味著他將來在擇業時只能選取這一專業的相關工作,如果自己本專業的行業需求已趨飽和,想去從事其他工作,自己卻又沒有這方面的基本技能,此時再去彌補,已經為時太晚,因為時不待人,只能望洋興嘆。所以在家長、學生們看來,專業如果沒有選好,簡直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也就迫使他們追逐、選取熱門,因為不管將來如何,就當前來說,熱門專業的優越處是觸手可及的。如果我們的學校允許、倡導學生在進校之後學習一定數量的非專業的課程,既可以拓展他們的知識面,使他們將來擇業時有多種選擇機會,也就免去了人們一選定終身之憂,更不會出現某些專業人才擁堵、某些專業人才短缺的人才結構不平衡的情況。而且這種跨學科、多方面的培養,不僅培養了多能的通才,為他們將來擇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且對科學研究、拓展人們的學術視野也大有幫助,這種事情,古今中外不乏其例,如愛因斯坦就是在讀了戴维·休漠和恩斯特·馬赫的哲學著作,受到啟發而創立了他的相對論。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兩位巨人郭沫若、魯迅原來都是學醫的。孔子曾提出過“和而不同”的觀點,其哲學意蘊是兼綜百家,反對狹隘的門戶之見,那麼在今天就是要打破狹隘的專業界限,讓學生學習多方面的知識以培養其多方面的才能。

研究孔子的“君子不器”及其教育思想,探討我們的人才培養,在今天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青年是國家的未來,而人才則是國家未來的棟樑,只有把青年培養工作做好,我們的國家才能走向更加輝煌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