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智慧:構建和諧社會的文化支撐 - 楊朝明

列印
PDF

孔子智慧:構建和諧社會的文化支撐

阜師範大學孔子文化學院  楊朝明

 

 

作者簡介:楊朝明,男,山東梁山人,1962年出生。先後在曲阜師範大學、華中師範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獲得歷史學學士、碩士、博士學位。現為曲阜師範大學孔子文化學院副院長、教授、山東省儒學研究基地學術帶頭人、曲阜師範大學專門史學科學術帶頭人。發表學術論文80餘篇,主要著作有《孔子的智慧》、《孔子家語通解》(主編)、《魯國史》(合著)、《儒教名流》、《儒家文化面面觀》(主編)、《魯文化史》、《周公事蹟研究》、《儒家文獻與早期儒學研究》等。科研成果《九家舊晉書輯本校補》獲得國家圖書獎,論文《魯國禮樂傳統研究》、著作《魯國史》(合著)、《魯文化史》、《周公事蹟研究》四項研究成果分別次獲得山東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二等獎。現主持山東省社科規劃重大項目《出土文獻與早期儒學研究》、山東省古籍整理與研究項目《孔子家語綜合研究》、國家社科基金項目《六經之教與孔子遺說》的研究。

內容提要:“和諧”是中國人幾千年來的不懈追求,從很早的時候起,我國先人就形成了豐富的社會和諧思想,中國歷代對於和諧社會的追求集中體現在“大同”社會政治思想上。孔子的最終追求,體現在他的“大同”社會理想。孔子“大同”理想的描述中,展現的是一個美好的“和諧”社會。孔子追求的不是局部的和諧,而是整個社會的和諧。孔子的大同理想不同於一些小國寡民的社會政治主張,他希望一種和諧的狀態,和平的環境,和洽的氣氛,希望形成一種遠比“和”的手段更高、更深、更廣的和諧機制。孔子與儒家的哲學影響了歷代中國社會,在當代中國,在當今世界,孔子文化應當發揮更大作用。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所在,孔子智慧在中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構建中將會提供源源不斷的精神文化動力。

關鍵詞:和諧社會  孔子智慧  大同  禮運  文化支撐

 

近代以來,中國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關注社會和諧問題,很顯然,這是因為近代以來中國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的發展。世界在矚目中國,中國人在思考中國社會的全面進步。不論哪個國家或社會,只有在基本消除外患與內亂之後,在解決了基本的生存問題之後,才有可能考慮社會的多元化協調健康發展。我們感慨中國社會的滄桑巨變,更冷靜思索如何構建中國的和諧社會。

毫無疑問,任何社會的進步都首先應該是觀念的進步。和諧社會是社會各方面的和諧,當然也是政治、經濟與文化的協調與和諧。社會觀念一定深深植根於民族文化的土壤,沒有民族文化的根基,就沒有民族的立足點,就缺少民族的自立與自信,從而難以真正吸納世界上其他的優秀文化成果。我們認為,在構建中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今天,我們應該比近代以來的任何時期都特別珍視祖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應該把孔子智慧作為最基本的文化支撐。

 

一、和諧是中國人數千年的不懈追求

和諧,即和睦協調。“和”有相安、諧調之意,又有平靜、祥和之意。兩漢典籍中,“和諧”已被廣泛使用。先秦典籍雖然還未見“和諧”一詞,但和諧思想早已十分豐富。我國古代非常重視和諧,古籍中談到和諧問題者比比皆是。例如,在《尚書》中,已經有不少明確談論和諧問題的材料。

人類文明形成以後,就應當有人思考社會的穩定與和諧問題。堯舜時期如此,三代更是這樣。周代,為政治國更加重視人文教化。在繼承前代的基礎上,周公制禮作樂,從而奠定了中國禮樂文明的基調。周代實行分封制度,周天子是天下共主,大批功臣、親戚以及臣服于周朝的部族首領成為周天子的大臣,而他們又繼續分封,逐步建立起了周朝的統治體系。《左傳》桓公二年說:“天子建國,諸侯立家,卿置側室,大夫有貳宗,士有隸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親,皆有等衰。是以民服事其上,而下無覬覦。”在周朝這樣的統治系統中,權利與義務都有明確的規定,從上到下,各司其職,只有如此,周朝的政治才能穩固。

《周禮》是周人政治的根本制度,是周人追求社會平穩運行的結晶。在《周禮》中,周朝的社會管理系統已經達到了空前的完備程度,它把官僚機構分為天官、地官、春官、夏官、秋官、冬官六個部門。天官塚宰總管百官、朝廷以及國家大政,是王的直接輔佐;地官司徒主管教化以及分封土地、處理民事,春官宗伯主管祭祀鬼神和禮儀活動,夏官司馬主管軍隊和戰事,秋官司寇主管訴訟和刑罰,冬官司空主管手工業及其工匠。在這六個部門之下,各分設幾十個屬官,形成一個比較細密的管理體系。

從總體上講,整個周官系統都是為了追求社會的和諧,他們希望通過社會的管理,達到一個更高的境界。為了達到社會和諧的目標,對於社會民眾,從外在的約束到內在的自覺,幾乎無所不有考慮。在社會政治與人際和諧方面,《周禮》就有許許多多更為具體的規定,例如地官司徒“帥其屬而掌邦教”,大司徒的職責之一是“施十有二教”,具體說來:“一曰以祀禮教敬,則民不苟;二曰以陽禮教讓,則民不爭;三曰以陰禮教親,則民不怨;四曰以樂禮教和,則民不乖;五曰以儀辨等,則民不越;六曰以俗教安,則民不偷;七曰以刑教中,則民不虣;八曰以誓教恤,則民不怠;九曰以度教節,則民知足;十曰以世事教能,則民不失職;十有一曰以賢制爵,則民慎德;十有二曰以庸制祿,則民興功。”

除了教民懂得敬、讓、親、和,自覺遵守社會規範,還對出現的種種問題做了周到的考慮,如地官司徒中專有負責排解調和民眾糾紛或有怨恨而相與仇恨的官員。這種官員稱為“調人”,據《周禮》記載:“調人下士二人,史二人,徒十人。”調人擁有一定的屬員。《周禮·調人》:“掌調人掌司萬民之難而諧和之:凡過而殺傷人者,以民成之,鳥獸亦如之。凡和難:父之讎,辟諸海外;兄弟之讎,辟諸千里之外;從父兄弟之讎,不同國。君之讎視父,師長之讎視兄弟,主友之讎視從父兄弟,弗辟,則與之瑞節而以執之。凡殺人有反殺者,使邦國交讎之。凡殺人而義者,不同國,令勿讎,讎之則死。凡有鬥怒者成之,不可成者則書之,先動者誅之。”調人掌理調解萬民之間的仇恨,對於過失而殺傷人的,集合人民公議而和解,過失殺傷他人所畜養的鳥獸也是一樣。還有一套調解仇恨的原則,對於殺父之仇、兄弟之仇、從父從兄弟之仇,對於殺君之仇、殺師長的冤仇、殺所居異國的君主與朋友的冤仇等都有一定的處理方式,視不同情況不同對待。對於人民言語相鬥,加以和解,不願和解的,記載事情發生的本末緣由,有先行報復的,要加以責讓撻罰。

對於《周禮》所反映的周人的管理制度,前人論述已經很多,這裏需要指出的是:第一,由於種種原因,我們以前對周代社會管理的水平估價嚴重不足,人們對《周禮》成書時代的後置便是最為具體表現之一。第二,《周禮》是我國先人追求社會和諧的思想成果,《周禮》不僅不像現在許多人想像的那樣成書很晚,而且在此之前,它已經過了上千年的歷史積累,是周初思想家繼承夏商以來的社會管理經驗,從而斟酌損益,抉擇去取的結果。

周代的禮樂文明是整個中國傳統文明的基石,就像周禮乃是“損益”夏商之禮而來那樣,周禮對後世中國封建政治的影響可謂既深且遠。中國歷代都在追求政治穩定,上下協同,因而也就不斷地調整制度,推陳出新。但萬變不離其宗,這個宗旨都是如《尚書·無逸》中周公所說“用咸和萬民”。

二、孔子的“大同”思想與社會和諧

中國歷代對於和諧社會的追求集中體現在“大同”社會政治思想上。春秋時期,周王室衰微,諸侯征戰不斷,在這樣的歲月裏,人們自然更加嚮往和諧,希望戰爭停息,邦國和平安寧。孔子認為,這是禮崩樂壞、政治失序帶來的惡果,他總結歷史,反思現實,提出了一系列的思想主張,形成了他的儒家理論學說。孔子希望重整社會秩序,恢復古代聖王之治,他對於社會政治的最終追求,就是他的“大同”社會理想。

據《孔子家語》,孔子關於“大同”理想的表述為:

大道之行,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老有所終,壯有所用,矜寡孤疾皆有所養。貨惡其棄於地,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不必為人。是以奸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不作,故外戶不閉。謂之大同。

孔子認為,“大同”是指的大道實行的時代,在這樣的時代,天下是人們所公有的,選舉賢能的人為政,人與人之間講求誠信,和睦相處。所以人們不只親愛自己的雙親,不只愛護自己的子女,使所有的老年人都能夠安享晚年,所有的壯年人都有用武之地,年老喪夫或喪妻及失去父母、殘疾的人都得到很好供養。人們痛恨財物被丟棄在地上,被糟蹋浪費,但並不一定為自己所有;痛恨力氣不出於自身,但並不一定為別人效命。因此陰謀詭計被遏制而不能施展,劫掠偷盜、叛逆犯上的事也不會發生,所以外出也不用關門閉戶。

孔子認為,“大同”是曾經存在的社會,它存在于三代聖王禹、湯、文、武、成王、周公時期。孔子認為,這是一個十分理想的社會狀態。“大同”的“同”,鄭玄注《禮記·禮運》曰:“同,猶和也,平也。”鄭玄以“和”、“平”釋“同”非常正確,“大同”社會正是人類之間“和”的理想狀態。據《論語·子路》,孔子還說過:“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論語》此處的“同”是苟同、無原則的趨同,與“和”有別,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同”與“和”的矛盾,它只是說明“同”並非在任何情況下都是“和”而已。

孔子關於“大同”的論述中,處處都可以理解成為他在詮釋或描述著一個“和諧”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裏,“聖道”大行,天下為公,社會管理者惟賢是舉,選才任能;人與人之間平和相處,互相扶持;彼此沒有爭鬥,各盡其力;社會上的每一個人生活都能夠得到保障,而且物盡其用,人人各盡所能,盜賊不作,夜不閉戶。很顯然,沒有“和”,就沒有這一切,人與人之間就不能相互扶持,就沒有人人各得其所,就沒有社會風氣的井然有序。可以說,人人都希望生活在這樣的和諧社會裏。

孔子的大同理想是社會富足前提下的和諧,它與不少小國寡民的社會政治主張不同。孔子的大同思想,追求的不是局部的和諧,而是整個社會的和諧,這一點十分重要。按照孔穎達《禮記·禮運》疏的解釋:“‘是謂大同’者,率土皆然,故曰‘大同’。”孔子有家國天下的胸懷,由此,他的思想影響了無數的中國人。例如,晉代的陶淵明曾經虛構了一個世外桃源,他描述道:“林盡水源,便得一山……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這是陶淵明理想中的和諧社會,其中既有孔子思想的影子,也有道家的思想因素,顯然,這種超脫雖有對美好生活的超然嚮往,而更多地透露了人們被世事所累時的逃避與解脫。

為了政治理想的實現,歷史上的仁人志士都在不斷努力著、思想著。宋代的李綱以“病牛”作比,他寫到:“耕犁千畝實千箱,力盡筋疲誰複傷?但願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明代的呂坤則追求一個“清平世界”,《呻吟語》卷五《治道》記載了他的說法:“六合之內有一事一物相陵奪假借,而不各居其正位,不成清世界;有匹夫匹婦冤抑憤懣,而不得其分願,不成平世界。”

但是,“眾生皆飽”、“清平世界”的到來是艱難的,直到近代,人們仍然在不斷為這樣的理想而奮鬥,太平天國時期,洪秀全提出“天國”理念,嚮往天下男子盡兄弟,天下女子皆姐妹,頒佈《天朝田畝制度》,希望天下人共耕天下之田,他們認為應當“天下一家,共用太平”。後來,康有為繼承孔子的“大同”思想,提倡“世界大同”,主張在《禮記》中取出《禮運》篇,與《儒行》、《大學》、《中庸》合為“四記”,以代替宋儒的“四書”,作為儒家的基本典籍。再後來,孫中山也曾以“大同”理想作為自己的最高政治追求。

三、孔子學說體系就是建立和諧社會

從本質上講,孔子的思想是關於社會政治的思想,孔子的學說是關於社會治亂問題的學說。孔子的思想博大精深,但歸根結底,孔子的思想學說都緊緊圍繞著一個主題,那就是建立一個有序的社會,建立一個和諧的社會。

值得重視的是《論語》篇的記載,該書首篇《學而》中記曰:

有子曰:“禮之用,和為貴。先王之道,斯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

這裏特別強調的是“和”。所謂“和”,即和合或人心和順,指人與人之間關係和睦、和諧。《賈子·道術》:“剛柔得道謂之和,反和為乖。”“和”為禮之所有,行禮以和為貴,和可以看成禮。禮主分,樂主和,故梁皇侃、宋邢昺有“和謂樂也。樂主和同,故為樂為和”的說法。

本章論述“以和為貴”和“以禮節和”思想。有子認為,禮的作用,以和為貴,從前聖王治國,都以和合為好,無論大事、小事,都以此為出發點,按此原則行事。“和”指的是樂,這裏所說的“和”也可以看成是“人和”。人和就是人心和順,使人與人之間關係和諧。但有時候,如果知道和合可貴而一味和合,也就難以行得通了。這裏是講行禮與貴和的關係,禮貴得中,知有所節,則知所中,能得中庸之常道,不偏不倚,恰到好處。無論對人、家庭還是對社會、國家,乃至整個世界,“和”都極重要。要保持“和”,重要的是守禮、有道。

《論語》首篇記述有子關於“和”的論述,實際是借有子之口明確了孔子思想體系的本質方面。“大同”社會是孔子的追求的政治理想,他推崇先王,宣揚“先王之道”,為了達至“聖王之治”,他進行過很多的論述”。孔子心目中的古代“明王”,其治理天下都已經達到了和諧的狀態。他們的做法無非是用人得當,其行身正,樂善好施,政平民和。在《孔子家語·執轡》篇的記載中,孔子心目中的理想政治乃是“壹其德法,正其百官,以均齊民力,和安民心”,就是“令不再而民順從,刑不用而天下治”。

孔子思想博大精深,在他的思想體系中,“仁”、“禮”、“中庸”、“道”、“義”、“和”等等都是其有機的組成部分。以前,在孔子研究中,何者為孔子思想的核心,學者們的看法卻有重大分歧。學術界多數人強調“仁”在孔子思想中的重要地位,認為“仁”應該是孔子思想的核心;有的則認為“禮”貫穿於孔子的政治、經濟、哲學、文學、史學、教育等思想中,孔子之學就是禮學,它從大到細,面面俱到,“禮”應該是孔子思想的核心。另外,還有的人認為孔子的思想核心是“道”、是“和”、是“中庸”等等。其實,細細想來,在孔子思想核心問題上的分歧,主要是人們在一些具體問題的認識上存有不同的認識,例如使用的方法不同,對材料的佔有與分析理解有異等等。

我們認為,要對孔子思想核心有正確的認識,關鍵要解決兩個問題:

第一,必須看到孔子思想是一個動態發展的過程。在他人生的不同時期,他的思想所表現出來的具體特徵亦有不同,這就是必須認識到孔子思想發展中的階段性表現。他的思想產生的早期,他關注最多的是“禮”,即周禮,他念念不忘以周禮重整社會,他被社會廣泛認可,也是他精通周代的禮樂制度。以後,他對社會人生的認識更加深化,他到處推行自己的主張,企圖用自己的學說改造社會,但事與願違,處處碰壁。他不得不思考“禮”之不行的深層原因,於是,他開始越來越多地提到“仁”,議論“仁”與“禮”之間的關係,使他的仁的學說得到了充分的拓展和完善。進入“知命”之年之後,孔子的人生境界逐漸提高,以至於最後達到了“從心所欲不逾矩”的佳境。他晚而喜《易》,並作《易傳》,對自己的哲學思想進行了具體的闡發,他的“中庸”的方法論觀點也臻於成熟。如果把孔子的一生進行這樣整體的分析,或許會有助於對其思想核心問題的理解。

第二,孔子是一位思想家,首先是一位政治思想家。他關注社會,關注人生,關注自然,更關注社會政治問題。但是,歸根結底,孔子的思想都是圍繞社會政治問題闡發的。他談論“禮”,是希望社會上下有序,政治安定;他談論“仁”,正是為了人們自覺地遵守“禮”,以之為手段,他的“仁”的學說乃圍繞政治統治來闡發。認真研究孔子的“禮”的政治思想,不難發現,他的這一思想乃是激憤於“天下無道”的現實,希望發揚“先王之道”,最終歸宿乃是建立“有道”之世。所以,有學者認為,孔子思想中,“道”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而進一步分析,則孔子的“道”,其實就是他理想的“大同社會”。從這個意義上講,“和”在孔子思想中的重要位置就顯而易見了。

從以上的分析看,在孔子的思想體系中,社會和諧問題乃是孔子思考的根本問題。孔子也的確常常說到“和”,在孔子豐富的思想寶庫中,他的論述總是圍繞著“和”,他希望通過各種方式達到思想上的統一,行動上的一致,社會上的協調,國家中的安寧。而說到底,就是一個“和”字。“和”既是調和的手段,更是和諧的狀態,孔子希望達到一種和諧的狀態,和平的環境,和洽的氣氛,即達到一種遠比“和”的手段更高、更深、更廣的和諧機制。

四、孔子智慧是社會發展的不竭源泉

孔子與儒家的哲學是一種關於和諧的哲學,它追求的整個社會的和諧。孔子和儒家不僅講人與自然的和諧,也講人與社會的和諧,講人與人之間的和諧。儒家哲學影響了無數億萬的中國人,影響到了歷代中國社會。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根基所在,孔子智慧在中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構建中將會提供源源不斷的精神文化動力。

我們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目標,是要實現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顯然,和諧社會不僅僅是經濟的快速發展,也不僅僅是一個社會的穩定,它要求通過不懈的努力去實現。按照這樣的目標,我們所構建的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至少應當具備如下特徵:首先,要加強民主法治建設以維護社會的穩定;第二,要協調各方面的利益關係以維護社會的公平;第三,要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以形成良好的人際環境;第四,要調動一切積極因素以增強社會的創造活力;第五,要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係以保證可持續發展。

可以看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要求人與人之間應當建立起互相尊重、互相信任的社會關係,要以和諧為基準,從而安邦興業,而最為緊要的還是應當全體人民各盡所能、各得其所、和諧相處。這其實正是千百年來無數中國人所孜孜以求的夢想,從本質上講,和諧社會是對社會主義本質認識的深化和發展。

毋庸諱言,我國目前還存在著許許多多的問題,離真正的社會和諧還有很遠的路要走。然而,儘管構建和諧社會知易行難,但作為一個既定的奮鬥目標,我們應當不懈地努力,俄國作家柯羅連科膾炙人口的名篇《火光》所描述:火光衝破朦朧的夜色,明明在那兒閃爍。不過船夫是對的:事實上,火光的確還遠著呢……然而,火光啊……畢竟……畢竟就在前頭!既然和諧社會是一種很理想的社會模式,那麼,構建和諧社會應當是一個永不停止的努力方向,而我們要做的便是加勁劃槳,直至到達理想彼岸。

在建設和諧社會的過程中,我們應當充分吸取孔子的智慧。其實,自從上個世紀以來,中華傳統文化已經出現了嚴重的斷裂,這種斷裂的不幸不僅表現在文化傳統的中斷,更造就了一批否定傳統的學人,他們不理解本來面貌的孔子儒學,從而喪失了對優秀傳統文化的感情。但是,文化是一個民族的根本,沒有自身文化的“民族”將是十分危險的,甚至難以稱得上是民族。民族的興旺與發達,其根本標誌應當在於其民族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