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儒家倫理思想與社會和諧穩定的關係 - 李玉潔

列印
PDF

論儒家倫理思想與社會和諧穩定的關係

河南大學歷史系  李玉潔

 

 

儒家關於倫理道德的學說,是儒學最光輝的內容之一。《說文》云:“倫,輩也,從人侖聲,一曰道也。”《禮記·中庸》云:“今天下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即天下所有的車子在同一軌道上運行,用同一種文字書寫,道德行為也要在同一個法則下規範。孔穎達疏曰:“倫,道也,言人所行之行皆同道理。”所謂倫理,也就是道理的意思。儒家學說中有關家庭倫理的道德,人們社會交往的道德,在社會經濟利益方面的道德都表現出一種高尚的情操,具有極強人性美的魅力。這些關於道德的理論是幾千年中華民族恪守道德的準則和基礎,對促進當今社會祥和穩定仍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儒家倫理思想促進家庭和諧穩定

家庭是組成社會的個體單位。在每一個家庭中,一些具有親緣關係的人,如父、母、兄、弟、姐、妹以及相關的人,應當和睦。在不損害國家社會利益的前提下,每個成員都要對自己的家庭有責任心。兒子對父母要孝,兄弟姐妹之間要互相友愛。家庭的穩定、和諧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只有家庭穩定了,人們在家庭中能夠得到溫暖和安慰,那社會上的不穩定因素會大大減少。儒家學說主張家庭和睦。中華民族的家庭以儒學提倡的孝悌來維繫。雖然由於歷史的局限性,儒家所說的孝還可進一步地完善。但儒家關於家庭倫理的許多思想是需要繼承的精華。

儒學的家庭倫理思想,是儒家關於如何處理家庭關係的主張。《論語·學而》云:“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即每一個有道德的人都要專心致力於“本”,本就是孝悌。本立而道理才能出現,這也是為仁之本。孔子認為,孝悌是仁之本,即每一個有道德的人要孝順父母,敬愛兄長。仁,是孔子思想的核心之一。孔子在《顏淵》中說:“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也就是說,對自己的行為進行約束檢點,使之達到禮的高度,這就是仁。如果有一天人們都能克己復禮,天下就都歸於仁了。是否達到仁,是根于自己的行為,而不在別人。仁,由自己而為,不是別人來督促自己做的。《學而》篇還說:“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即年輕人回到家裏要孝順父母,出門對兄弟要悌。謹慎小心而守信用,熱愛眾生而親仁。

儒家認為,對父母僅能養,不可謂孝;孝的含義是既能養父母,還要尊敬父母。《論語·為政》云:“子遊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仍以別乎?”子遊問什麼是孝?孔子說:現在所謂的孝,就是說能夠養活父母就行了。而每人對於犬馬來說,皆能養。如果只養活父母而對父母不敬,那麼與養犬馬又有什麼區別呢?孔子認為,待奉父母時,臉色一定要有愉悅之色。《為政》云:“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曾是以為孝乎?”這段話為,有一次子夏問什麼是孝,孔子回答,待奉父母時,有愉悅的臉色很難。孔子認為,如果有什麼事情,弟子們替他辦理操勞;有酒食,年長的人先吃,這不為孝。真正的孝是不僅幹活操勞,還要在父母面前有愉悅的表情。《禮記·祭義》云:“孝子之有深愛者必有和氣,有和氣者必有愉色,有愉色者必有婉容。”孝敬父母,必須對父母和氣,臉色柔順謙和,愉快,否則就不是孝子。

《孟子·離婁下》云:“世俗所謂不孝者五:惰其四支,不顧父母之養,一不孝也。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好貨財,私妻子,不顧父母之養,三不孝也。從耳目之欲以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鬥以危父母,五不孝也。”孟子認為,世俗不孝的表現有五:四體不勤,懶惰,不贍養父母,這是一不孝;賭博酗酒,不贍養父母,是二不孝也;貪財,偏愛妻子,不贍養父母 ,是三不孝也;放縱耳目之嗜好,並因此給父母帶來恥辱,這是四不孝也;逞勇鬥毆並危及父母,這是五不孝也。就是懶惰、賭博、酗酒、貪財、貪圖享受或者打架鬥毆以影響到父母者是不孝之人。反之,勤勞、苦幹、廉潔、善良,以奉養父母,當然為之“孝”。

儒家關於家庭倫理的學說,在家庭中以親父子,以睦夫婦,以友兄弟,使家庭中的成員友家相親,使家庭穩定幸福。每一個家庭的穩定則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儒家的家庭倫理學說對家庭和諧的穩定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二、儒家社會倫理思想促進社會祥和穩定

隨著社會的進步,人與人之間的聯繫交往會愈加頻繁,人際關係也更加重要。儒學中的社會倫理在當今人際交往中將會發揮重要的作用。儒家的社會倫理學說將使社會呈現一派祥和的氣氛。

《孟子·梁惠王上》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禮記·禮運篇》云:“故人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

儒家的社會倫理學說要求人們不僅尊重愛護奉養自己的老人,不僅撫養愛護自己的孩子,而且要把別人的老人,別人的孩子當做自己的老人,自己的孩子一樣地愛護、奉養和撫養,要求人們“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要讓人們在年老時有人奉養,以終天年,年輕的時候,社會提供條件來發揮自己的作用,讓年幼的未成年的孩子在社會的愛護下成長,鰥寡孤獨的老人及有疾病殘疾的,皆能有所養。這雖然是一種社會的理想,但也是人們對社會道德的要求,是儒家社會倫理的主張。

《論語·公冶長》記載:孔子在談到自己的志向時說:他願使“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懷之”。就是說,孔子希望通過自己的行為和努力,使年老的人過得安逸,朋友對他相信,年少的人也會懷念他。這其實也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具體實踐和社會效果。

在與人的交往中,儒家認為對待上司,要豁出性命;對待朋友,要講信用。《論語·學而》云:“事君,能致其身;與朋友交,言而有信。”又云:“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人生最重要的是待人謹慎講信用,熱愛眾生,用親仁的態度去對待他們。《論語·為政》云:“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如果一個人沒有信用,就如大車子沒有安橫木的輗,小車子沒有安橫木的軏,怎麼能行走呢?

《論語·衛靈公》記載:孔子說“言忠信,行篤敬,雖蠻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篤敬,雖州裏,行乎哉?”這段話的意思是,對人恭敬,言語忠誠有信用,即使在異國他鄉,也是可以行得通的;反之,如果言語行動不忠信,不篤敬,雖在自己的家鄉故里,也是行不通的。孔子認為,如果想瞭解某一件事,必須有謙恭的態度。《論語·學而》記載:“子禽問於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孔子弟子子禽問子貢說:‘夫子每到一個國家,就很快地瞭解這個國家的情況和政治,夫子是向人求問的,還是人家主動給他講的?’子貢說:‘夫子以溫和、友善、恭敬、節儉、謙遜而去瞭解諸侯各國的情況的。’”

《論語·里仁》記載: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孔子認為,在與人的交往方面,要寬恕待人。《論語·衛靈公》云:子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則遠怨矣”。在一切問題上,都要多責備自己,而少責備別人,就不會招致怨恨。

孔子主張,對自己嚴格要求,如果別人對自己不能理解,也不要去怨恨別人,應以自己的行為去改變別人的看法。《學而》云:“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如果別人不瞭解自己或誤會自己,也不去怨恨別人,不也是君子所為嗎?“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別人不瞭解我,我不著急,著急的是我不瞭解別人。“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有道德的人要求自己,而小人則去要求別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自己不願意做,或不能接受的事情,也不要去強加於別人。孔子把“忠恕”當做終身信用的格言,要寬恕待人,自己不願做的,也不要強加於人;自己所希望達到的,也要替別人考慮,《顏淵篇》云:“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小人反是。”君子要成人之美,不破壞別人的事,而小人則相反。“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凡自己希望成就的事業,也幫助別人成就,凡自己希望達到的事情,也幫助別人達到。

《子罕》云:“子絕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即不憑空揣測、不絕對肯定、不固執己見,唯我獨是。但君子要堅持真理,擇善而從之。《衛靈公》云:“當仁,不讓于師”;“君子貞而不諒”。孔子在社會道德方面表現出一種浩然正氣,表現出對家庭、社會、父母、朋友等各方面強烈的責任心。

三、儒家經濟倫理思想促進社會和諧穩定

孔子在經濟方面的倫理思想也是非常高尚的,具有一種人性美的魅力。孔子認為,人生都是追求富貴的,《論語·述而》云:“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富貴是可求的,雖替別人趕車,我也願意。如不可求,那麼就隨我的愛好而行事了。《論語·里仁》云:“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即如果富貴不是用正當的手段取得的,就不應當享受這種富貴;貧與賤是人人所厭惡的,但如果不用正當的手段去消除貧賤,那麼寧願在貧賤中生活。一個人必須有坦誠的胸襟,不為功名利祿所迷惑,用自己的辛苦和智慧來取得富貴,消除貧賤,這才是最高尚的道德。

《述而》亦云:“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這句話意為,只吃很簡單的飯,喝一些水,曲起胳膊而做枕頭睡覺,樂在其中矣。但不義得來的富貴,孔子是絕不會要的,認為象浮雲一樣。

在既得的利益面前,孔子認為應該首先考慮這種利益是否合乎道義呢?《論語·憲問》云:“見利思義。”《論語·季氏》云:“見得思義。”《論語·陽貨》云:“君子以義為上。”上面所引的是孔子對義利的看法,他認為利益,包括金錢、名譽、地位等必須以正當的合法的手段取得,否則就是不義的。

儒家關於經濟道德的思想在當今社會中有重要的意義。儒家主張在義和利問題上要先義後利,在與人的交往上要講忠信。這些思想在社會的經濟和商業發展中有至關重要的作用。當前,中國處在改革開放的經濟大潮中。中國社會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在這個偉大的變革中,許多人憑著才幹智慧和辛勤的勞動獲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但也有人則投機鑽營,坑蒙拐騙,給市場帶來極大的危害,使國家和人民群眾蒙受了巨大的損失,也給社會造成了極大的不穩定因素。在這種形式下,用儒家的經濟倫理學說,“見得思義”“見利思義”“君子以義為上”等道德準則去指導規範當前的商業活動對社會的和諧穩定有重要的作用。

儒家關於道德的理論和學說,是中國人民幾千年來待人處事的道德準則和基礎,表現了中華民族高尚的道德品質。這些優秀的品格,如家庭倫理道德,社會倫理道德,經濟利益方面的道德,至今仍然有其重要的現實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