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學庸力忠恕 - 以三立行天地無言之教 - 洪武雄

列印
PDF

明學庸力忠恕 - 以三立行天地無言之教

 中華淵源文化交流學會  理事長  洪武雄

 

作者簡介:洪武雄,中華淵源文化交流學會理事長  ,吾本台灣苗栗人,生於1940年,育有二男三女,皆已之子于歸成家立業,兒孫滿堂,可享天倫。

余生滿月後數日,即喪父,家貧如洗,雖有手足兄長姐五人,母性偉大含心茹苦守其志節未曾改嫁,扶養成人,今卻無以為報,無時以孝立勸化,終身感念母恩,難報萬一。余自幼,處台灣政權易變,社會調整,學習實有困頓,亦常至私塾室旁聽,雖得以入學,稍長即為生計上山,幫下田,但終得以完成基本教育。成家之後,苦心經營事業諸事纏身,依然念茲在茲傳統文化道德經典之學,學有所限,寄予期望後輩尋可教之處。

今感人生應奉獻民族社稷,不可虛過此生,心無愧天地、祖先,得子秀孫賢需傳承道德文化之薪傳,遂創本會,願有志一同者,共創世界大同之世紀。

本會宗旨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觀其今日世俗民風道德淪喪,人生道德價值紊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夫婦有差別矣、家之倫常不彰,社會必難安。今唯有整合各界之力,使文化心花處處開,齊心齊力為儒道,齊挽仁風古道流傳,修身養性忠孝傳家,博學多聞濟施佈眾,立萬民天命生機之基,開子孫之萬世永太平。

                             

    《大學》以明德為本,《中庸》以明道為本,其實一也。忠恕之道,乃力行儒宗大學中庸之真義也。是故聖人以一貫之義,親授道旨,子曾子當日應答之後,復以忠恕二字,演其義以告門人;蓋忠者,盡己之性返於初,仁之體也,恕者,推己之性以及人,仁之用也。而能忠恕不違者,其不復蔽於情欲已可知矣!故忠字從心從中,恕字從心從如;皆主於心,皆性之德,皆道也。

    儒者當以三立,行天地無言之教,何三立?一立心、二立命、三立德。

    一立心,儒者為學必先立志,志者心所思也,立志即尚志,謂志於道也,道不可言,而代以仁義,故曰:仁義之事也,非仁無以體性道之真,非義無以制情欲之念,皆出於心也。所以立志應以立心也。心思乎仁義,則情欲以淨,而惡念不生;(克己義也);(復禮仁也);(存心義也);(養性仁也);古者以禮為理,即天理也,道也;故修養之事,必先制其情而節其欲,去其物而存其真;而惟心主之,惟心能之;故曰: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矣;得者得仁義之見於心中,而物欲不復入也;所謂存也、復也、養也、俟也、見也、得也,皆指此也。以我所固有,非外鑠者,故曰存、曰復、曰養、曰俟、曰見、曰得也,而人之生也,與物俱生;身具五官百體,外欲萬事萬物相交,皆相引也;故曰物交物,則引之而已。以五官百體之物,純乎生後之身,情欲之界;不得思則蔽於外物,而莫之脫也,而克尚焉?克者,制之;《書》曰:「節性惟日其邁。」克亦節也,以何克之?以心克之;心合於道,則不克而自去矣!故曰:「復」;復者,返之;《易》曰:「一陽來復。」復其始也;何以復之?心存於性,不復而自在矣!故以正心為本,心思無邪,其志已定;思而不亂,而不為欲累,而能不動於物,其念乃一;是曰:誠意。誠之事至深,誠意其初也,人以志而帥氣,志定而氣靜;故曰:「持其志,毋暴其氣。」氣暴則神躁,志紛則神擾;故修養之道,必先持志而定神,約氣而存心,誠意而復性也。約言之,主一而已。由是觀之,我之一身,即天地之大本也,我之一心即天地之中耳,將合內外之道,可為天地立心。

    二立命,中庸一書。首言天命之謂性。何謂天命。天者理天。命者一理散萬殊。賦予人人身中故曰命。由是觀之。理乃性之大源也。在未賦性於人前。乃真空至理。無在無不在。大無不包。微無不入。渾渾噩噩。圓陀自如也。夫人受天命以生,人生天地之中,因天命之性以立形;形者聽命於神,而後性充而生全。故君子敬天畏神,為重生也,為反諸本以合於天也。天者非言蒼蒼之氣也,有神主之:《禮》曰:「夫禮必本於太一,分而為天地,轉而為陰陽,變而鬼神。其降於人曰命,其官在天。」此言天神之體,而人生之本始也。命即性也,降於人,謂之性;人性與天神同出也,故天神雖官於天,而不離於人。人雖生拘於形,不能如本來之體,而其性之所受,不可失也。故敬神者,敬吾性也;為天者,為吾生也。人之本末為何。具性形兩層論。先天賦我之性。本源在何。曰真理也。後天生我之身。本源在何。曰父母也。先後兩層。大本大源。既已明曉。應當復性返本。歸於真理。盡孝報本。順養父母。果如是如植物之返本。則誠若天地。恆若日月。安有事而不終始乎。由此明瞭。先天後天之分。洞澈本然傳染之性。則近於至善之道矣。知命知性,可以為生民立命。

    三立德,《大學》《中庸》所言皆至德要道,一言教,一言道;而皆以明德為明道者也。故《大學》以明明德為學,而其終則止於至善;《中庸》以修道為教,而其中皆論成德之事。故德即道,欲明道,不可不明德;此教之勉人修身,而必以仁義禮智種種德目以利其行;《禮》曰:「修身踐言,謂之善行。」行修言道,禮之實也;《易》曰:「顯道神德行。」其言人之種德行也如此;故儒者欲全其生,復其性;持其真而不失,明於神而不惑;不徒修養之功也,必先立其德焉。蓋各德目非自外者,皆性備具,充性之德,以致之事,而後可以明道。故聖人先知一身至性之所在地。復達於知覺運動週身之用。由己身小無極。而通大無極矣。是以聖人所注者慎獨。慎獨者何。即畏身中之小無極也。由這一點看來。人須先修至德以凝至道。則聖域賢關。咫尺眼前矣。故聖人以至道化民。先使人人明曉性源之所在。曰係自理天而賦。然後教之以格。致。誠。正。功夫。將自性復初。率我自性能事。實踐於外。此乃聖人化行俗美之道也。故曰:「茍不至德,至道不凝焉。」

    大學一書。雖曰大人之學。究其根源。乃人人之學也。人人各具天賦靈性。至圓至明。在聖不增。在凡不減。婦人孺子。莫非皆然。人在幼稚。性本至善。曰本然至性。身歲漸長。氣拘物秉。曰傳染之性。人人各俱其性大。惜乎不知覓耳。此所謂大而不知其大。小而反行小矣。身中之至道。是不可須臾離也。以我自性之中和正氣。以化轉天地之厲氣。由我一身外推。盡性知所知。發性知所能。以化人人咸令覓其自性也。如人人身中天地得位。人人身中萬物德育。則整個大乾坤可不整而安矣。何也。天地者。人人之逆旅也。群性之自天。亦即無極真空之天也。群性自天各得其位育。則乾坤安得不效順乎。如是則至善無階可升矣。此事縱婦人孺子各皆能之。惟人自棄。何勝浩嘆。故古聖教世。先令世人。由格物之功著手。而達於上上之乘。茍一日克己。則即一日聖賢。終身克己。則即終身之聖賢。至善者身儲焉。願天下萬民迴光返照耳。其下物有本末。事有終始。之所先後。則進道矣之語。乃聖人循循善誘。引人入聖之法。人能知物有本末。返躬自想。一物尚能返本。何況人乎。聖人深恐天下後世。讀是書誠易。行是書則望洋生嘆耳。故先以物與事作入德之徑。曉先後之殊。則不難趨進至善之路。內聖之功具足。則外王如風行迅雷之速。綱領條目。一以貫之。真如矢之不倚耳。    

    古之聖人,明乎天道,察乎性情,則天道而立人道,明人情之變,止愛惡之欲,去玩好之物,克己復禮,以返於天道;抑情充性,以全其生;此修道之謂也。故聖人以天為法,天惟道,道外無物;道之所見則純乎天;故聖人以道為本。故生於道,行於道;成於道,返於道;而惟道之憂,道之求;凡天之所名,如日月、星辰、風霜、雨露、寒署、皆道之所行也;非天知情欲也。如日夜、春秋、歲時、皆道之成也;非天之所思為。故天,無情欲之名,好惡之私;無物我之存,無所為而無所成;故天惟有道。道外,天無有也;而人不然,有喜怒哀樂好惡之情,有耳目口舌聲色玩味之欲,有動靜行止之行;有思慮,有言語,有安危夷險從違去就之事,皆屬於人;故名為人情、人欲、人志、人事,而紛其神,散其氣,而復與天同者僅矣!故聖人則天本道,以絕之、節之、克之、返之,而以人道立其極;故聖人於人道外,無他物焉。故修道者必知乎此,以合道以合天也。今之學者忘道久矣,道且將不知為何,況望其修乎?故道也有德,教也有則。而以德為先,則為準,以示人知不疑。如堯舜之仁,湯武之義,人無不服也;故無為而無不為,無事而無非事;人之從之也易,教之行之也大;蓋道無不在,性無不同,以我啟之而以。中庸之教,盡於是也。「盡己性、盡人性、盡物性」,可以贊天地之化育,可以與天地參矣。可以行天地無言之教。

 

參考書目

五經讀本   《書經》  《易經》 《禮記》中新書局有限公司(1976年11月)

中庸證釋   明德出版社  (2001年7月)  三德出版社  (1993年11月)

大學證釋   三德出版社  (1994年10月) 光慧文化   (2003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