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與現代生態文明 - 商孟華

列印
PDF

儒家文化與現代生態文明

商孟華--第五屆儒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作者简介:商孟华,女,生于1958年12月,山东省梁山县人。现任孔子研究院 研究员、部长,研究方向为儒家文化在世界的传播。

摘要: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有多方面的智慧,其中关于生态伦理的部分尤其有价值,值得我们去继承和发展。在今天这个生态危机日益严重的时代,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对我们带来了多方面的损失,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我们需要汲取儒家的生态伦理智慧,保护自然资源,使大地重返青春,要与周围的环境和谐相处,实现生态文明建设的新发展。

关键词:儒家文化   和谐   生态文明

 

儒家文化是传统文化的主流,在过去两千多年里一直主宰着中国人的心灵。儒家不仅特别重视道德,使中国成为礼仪之邦,而且很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产生了许多生态伦理思想。这些都使儒家突破了具体时代的限制,具有了普遍的和恒久的价值。在今天这个全世界都面临生态危机的时代,更显出儒家思想的超前,其中有关生态伦理的思想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探讨。

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生态文明”的理念已写进了党的行动纲领。建设生态文明,不仅有助于我国的持续发展,也有助于对治全球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党中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对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理论的一次升华,也是对儒家生态伦理思想的传承。

一、儒家的生态伦理思想

生态翻译自英文ecology,这个词语来源于希腊文,本意是家,或者我们周围的环境,生态的意思是一切生物的存在状态。西方历来把人类凌驾于环境之上,自认为是环境的管理者,甚至是所有者,人类理当开发自然界。而中国就不这样,虽然在古代,我们没有“生态”这个词语,但是我们很重视人与环境的关系,可以说有丰富的生态思想。

儒家很重视“生”,《易传》曰:“天地之大德曰生”,整个《周易》就是在讲生化的哲学,大自然生生不息,成就了天地万物,人类是其中最灵秀的部分,也要参与这个“生生”的过程,《吕氏春秋》曰:“始生之者,天也,养成之者,人也”,就是这个意思。有一次,程颐为皇帝讲完功课,正要离开的时候,发现黄帝在攀折柳枝,他就说道:“方春发生,不可无故摧折。”这就是对万物有同情心,人类要生存,也要注意动植物的生存,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能随便毁坏动植物。焦循说道∶“先君子尝曰:人生不过饮食男女,非饮食无以生,非男女无以生生。惟我欲生,人亦欲生,我欲生生,人亦欲生生,孟子好货好色之说尽之矣。不必屏去我之所生,我之所生生,但不要忘人之所生,人之所生生,循学易三十年,乃知先人此言,圣人不易。”我要繁衍生息,别人也要繁衍生息,所以要懂得尊重别人,更进一步,人类要繁衍生息,自然界也要繁衍生息,人类要和环境和谐相处,不能无限度地开发。

《说文》曰:“态,意也。” 徐锴曰:“心能其事,然后有态度也。”可见,态的本意是一种心理倾向,也可以说是一种意志,后来意思扩大了,也有状态、过程的意思。“生态”也就是打自然界生生不息的状况,这本身就包含有对环境的一种动态的看法,环境是在变动的,人也可以与环境有所互动。儒家所讲的生态本身就倾向于保护环境,善待环境,和环境进行互动,虽然是翻译过来的词语,要是深究的话,反而比原来的词汇有更丰富的意味。

除了“生生不息”,“天人合一”也是儒家的生态伦理思想。儒家认为,人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是自然秩序中的一个存在,自然本身是一个生命体,所有的存在互相依存而成为一个整体。儒家把人类社会放在整个大生态环境中加以考虑,强调人与自然环境息息相通,和谐一体。

孔子说:“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孔子肯定天可以效法,既肯定了自然的可效法,人与自然就具有统一性。孟子说:“夫君子所过者化,所存者神,上下与天地同流。”《礼记·郊特牲》说:“阴阳合而万物得。” 《中庸》说:“万物并齐而不相害,道并齐而不相悖。”程颢认为“天人本无二,不必言合”,他说:“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 这些论述,都把人与自然的发展变化视为相互联系、和谐平衡的运动。从这些论述可以看出,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不是把天、地、人孤立起来考虑,而是把三者放在一个大系统中作整体的把握,强调天人之间的和谐,也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

需要注意的是,儒家主张“天人合一”,但不是“天人不分”。儒家认为“天”是具有独立不倚的运行规律的自然界。所谓“天地变化,圣人效之”,“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儒家肯定天地万物的内在价值,主张以仁爱之心对待自然,体现了以人为本的价值取向和人文精神。正如《中庸》所说:“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这个天就是生生不息的自然之天。自然界自有其运行的规律,不受人类主观意志的支配,正如荀子所说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因此,人类在为自身的生存对自然进行改造和利用的过程中必须把这种改造和利用限定在对自然规律的认识与遵循上,即“制天命”须以“应天时”为前提。否则,就会破坏和危机人类的生存基础。

二、现代生态文明建设的提出

早在 1972年6月,联合国就在斯德哥尔摩召开了有史以来第一次“人类与环境会议”,通过了《人类环境宣言》,从而揭开了全人类共同保护环境的序幕。1983年11月,联合国成立了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1987年该委员会在其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中,正式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模式。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通过的《21世纪议程》,更是高度凝结了当代人对可持续发展理论的认识 。200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中提出“建设一个山川秀美生态文明社会”。生态文明观从“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扩展到“建设一个山川秀美的生态文明社会”。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将全民牢固树立生态文明观,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代社会提出生态文明建设,是为人类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地球进化的生态伦理依据和社会发展的生态文明路线。生态文明观认为:生态文明是实现人口与资源、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社会范型,是人类为了可持续生存与发展,在经过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两次选择后进行的第三次文明模式选择。人类已走出完全依靠土地资源的农业文明,又即将走出依靠自然资源的工业文明,现在正站在生态文明的门槛上。

所谓生态文明,是人类文明的一种高级形式;是人类遵循人、自然、社会和谐发展这一客观规律而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和谐共生、良性循环、全面发展、持续繁荣为基本宗旨的文化伦理形态。生态文明观强调人的自觉与自律,强调人与自然环境的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共处共融,倡导人类在遵循客观规律的前提下追求物质与精神财富的创造和积累。生态文明建设的提出,是人们对可持续发展问题认识深化的必然结果,与儒家生态伦理思想的内涵是一致的。

现代生态文明建设应成为社会主义文明体系的思想基础。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离不开生态文明,没有良好的生态条件,人不可能有高度的物质享受、政治享受和精神享受。没有生态安全,人类自身就会陷入不可逆转的生存危机。儒家的生态伦理观,为实现现代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源泉。

三、现代生态文明建设中出现的新问题

儒家的生态观认为,人本身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类应尊重自然秩序和生命。但在现代实际生活中,人们很少能够尊重自然,不能从长远和全局考虑如何更好地与这个星球的自然环境协调发展,造成了各类自然生态系统的破坏,导致了生态环境恶化,危害日益严重。

一是水环境污染。我国水环境面临的总体形势不容乐观:污染物排放量超过水环境容量,来自工业生产的氮、磷污染物在水中长期累积,加速了水环境的恶化;不合理的水资源开发,大量减少了生态用水,加剧了水环境污染;区域生态环境的破坏,严重降低了水源涵养功能,使水环境趋向恶化;森林与物种急剧减少和灭绝、暴雨、沙漠化、水土流失、淡水不足等生态问题。

二是空气环境污染。根据近几年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数字表明,在国家掌握监测数据的559个城市中,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一级标准的城市只占4.3%,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的城市占58.1%,三级和超过三级标准的城市占37.6%。目前我国向大气中排放的各种废气数量很大,远远超过大气的承受能力。机动车尾气污染日趋严重;城市清洁度差,扬尘污染严重。现在又出现了臭氧层破坏、气候变暖。所以,我国当前大气污染的特征是复合型的,即煤燃烧、汽车尾气、扬尘。大气氧化性增强,能见度降低。与世界上相关城市比较,我国的城市空气污染相当严重。人体若长期生活在超过空气质量三级标准的环境中,其身心健康将受到损害。

三是江河源区生态环境质量日趋下降,水源涵养等生态功能严重衰退。在北方重要防风固沙区植被遭受破坏严重,导致沙尘暴频发。江河洪水调蓄区生态系统退化、湿地面积减少、森林质量不高,生态调节功能下降,旱涝灾害频繁发生。因此说,当前我国生态文明问题已成为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焦点。我国生态环境所面临的问题,不仅说明生态环境本身更加脆弱,而且制约了经济和社会的协调发展。

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带来了多方面的问题,给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损失,不利于可持续发展,具体表现在三方面:

其一、经济损失较大,因环境污染所导致的经济损失近年来不断呈上升的态势。根据近几年国家环保总局政策研究中心估算,我国1992年环境污染损失约为986亿元,占当年GNP的4%。据中国社会发展中心估算,1993年我国环境污染损失为963亿元,占当年GNP的2.8%,生态破坏损失2 394亿元,占当年GNP的6.9%。1997年据世界银行估算,中国仅空气和水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每年就高达540亿美元,相当于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8%。据2001年,国家环保总局组织的西部生态状况调查表明,仅西部九省、自治区因生态破坏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1494亿元,相当于当地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13%。

其二、影响了社会稳定。根据近几年国家有关部门的统计表明,因水、空气环境污染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以年均29%的速度递增,到2005年,全国发生环境纠纷5万起,对比程度明显高于其他群体事件。一些地区由于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生态失调,致使土地荒漠化越来越严重,不再适合人类的居住和生存。当地农民被迫远走他乡,成为“生态灾民”,而其他地区的资源也有限,这些灾民很可能与原住民存在利益矛盾,如果矛盾扩大,最终会导致社会的不稳定。

其三、自然灾害增多。在众多的自然灾害中,许多自然灾害都与人类破坏生态密切相关,特别是洪涝、干旱、泥石流、沙尘暴等频繁发生,可以说是生态环境恶化导致的直接后果。大自然一方面神秘莫测,人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面临灾难,另一方面也很温和,人类可以和自然环境和谐相处,多植树造林,就可以抵御沙尘暴,不要乱砍乱伐,就不会有那么多泥石流了。自然灾害的发生有些人类是无能为力的,但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应该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灾害。

造成以上这些生态环境问题的主要根源,在于人类没有处理好自身与自然界的关系问题。要想解决这些问题,笔者认为,必须正确处理好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必须从博大精深的儒家学说所蕴涵的生态伦理思想中汲取智慧和营养。

四、汲取儒家智慧,实现生态文明的协调发展

儒家在生态方面有很丰富的智慧,都可以加以吸收和学习,建设社会主义生态文明,要吸收各种文明的优秀成果,尤其是传统儒家的优秀思想。要继承传统,为我所用,促进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协调发展,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

(一)、汲取儒家的智慧,使人类和大地母亲重返青春。

拯救养育了我们人类和所有生命的大地重返青春,是今天全人类面临的重大使命和严峻挑战。人类要能够真正担当起拯救大地这一历史重任,就必须利用所有的文化资源,以弥合自己的知识、道德、力量。儒家的生态伦理思想,作为人类农业文明中最悠久、最深刻和最博大的思想,是东方生态伦理的典型。尽管儒家的生态伦理思想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显示出其局限性,但是它在价值观、生态伦理和思维方式等方面,至今依然具有深刻的合理因素。所以,今天我们国家提出建设生态文明,就应该继承且弘扬它的合理因素,摒弃其落后的方面。从儒家的生态伦理思想中汲取智慧、营养和力量,也就是从历史之根源中吸取力量。正如1988年,75位诺贝尔奖得主集会巴黎,会后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到两千五百年前去吸取孔子的智慧。”

(二)、要遵循自然规律,保护自然资源。

这是儒家生态伦理思想的主流和内核。合理利用资源和保护自然资源在中国古代农业社会有其深厚的历史渊源。据《逸周书·大聚解》记载,大禹曾具有良好的生态保护意识:“禹之禁,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长;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而现代人类的生态保护意识是,误认为自己是自然的主人,把自己凌驾于自然之上。当前重视建设生态文明,绝不是要人类消极地向自然回归,而是要人类积极地与自然实现和谐。人类既不能简单地去“主宰”或“统治”自然,也不能在自然面前无所作为。换言之,建设生态文明必须以科学发展观的“以人为本”为指导,克服资源短缺的瓶颈、解决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矛盾和问题,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经济社会又快又好发展。

(三)、要 树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是对抗性的,而是和谐共存的。人类发展的目标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应该是以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协同进化为根本方向,以维护自然生态过程,使其发挥正常的功能为先决前提,以既符合生态规律又能满足人们健康的多样化需求的生产技术方式为主要开发手段,并且还要以一系列的道德原则和规范来调节人们对待自然的行为。只有以新的生态伦理观作为支撑,才能在人与自然关系方面树立健全的思想,用以指导现代生态文明建设中解决各种难题,避免由于指导思想上的片面性而导致对自然环境的严重破坏。儒家把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视为一个相互作用的动态有机整体,不仅要求社会内部要协调好人与人的相互关系,而且要求人类文明适应自然的生态规律,人类活动不要超过自然系统规定的限度,以协调好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对于解决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出现的新矛盾和新问题具有一定的启发性,使全社会的生态意识、环保意识都能得到提升。

(四)、要正确把握生态文明与社会其它文明的辨证关系。

生态文明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人类文明的组成要素。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为实现生态文明提供了基础条件,生态文明反过来又可以对前三个文明产生有力的促进作用。在生态文明下的物质文明,将致力于消除经济活动对大自然自身稳定与和谐构成的威胁,逐步形成与生态相协调的生产生活与消费方式;生态文明下的精神文明,更提倡尊重自然,建立人类全面发展的文化氛围,避免人们对物欲的过分追求;生态文明下的政治文明,尊重利益和需求多元化,避免由于资源分配不公、人或人群的斗争以及权力的滥用而造成对生态的破坏。生态文明是对现有文明的超越,它将引领人类放弃工业文明时期形成的重功利、重物欲的享乐主义,摆脱生态与人类两败俱伤的悲剧。由此看出,生态文明与其它社会文明之间,都是以尊重和维护生态环境为出发点,强调人与自然、人与人、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发展,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最终目标,这正是对传统儒家智慧的继承,因为儒家一直是主张人的全面发展的。

当今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序幕已经拉开,需要我们认真思考人类文明与生态文明永恒的话题——和谐,要以创新的精神传承儒家生态伦理思想的优良传统,并从中悟出“生态和谐”的真谛,与全人类一道,以实际行动保护好我们所居住的这个星球,共同努力,创造出一个绿色文明的二十一世纪。

 

参考文献】:

[1]周文王、孔子等著,周振甫译注:《周易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91.

[2]吕不韦著,张玉春等译注:《吕氏春秋译注》,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3.

[3]黄怀信:《逸周书校补注译》,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6.

[4]夏延章:《大学中庸今译》,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3.

[5]陈戍国:《礼记校注》,长沙:岳麓书社, 2004.

[6]许慎:《说文解字》,北京:中华书局,1963.

[7]《人类环境宣言》,斯德哥尔摩,1972.

[8]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