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天人合一”思想及其價值 - 解光宇

列印
PDF

儒家“天人合一”思想及其價值

解光宇--第五屆儒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作者简介:解光宇,男,1958年出生于中国安徽肥西,现为安徽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哲学系教授、中国哲学与安徽思想家研究中心、徽学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孔子基金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安徽省朱子研究会副会长;台湾南华大学客座教授、韩国成均馆大学讲座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儒学与徽学(新安理学)。

提要:儒家“天人合一”思想认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与自然界是同一的。儒家所主张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人与自然平等的宇宙观,是一种整体普通联系的大生命观,表现出“泛爱众”的宇宙关怀。儒家认为自然界有其自身秩序和规律,即“天行有常”,遵从自然规律则“吉”。 儒家主张人与自然应和谐相处,对自然资源要取之有节、用之有度,以保证生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儒家关于“天人合一”的思想,对于建立生态伦理道德体系和全人类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天人合一” :人与自然的同一

儒家以“天人合一”为主旨的天人关系,即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天人合一” 认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与自然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同时也指天道与人道、自然与人为相通与统一。《易·乾卦·文言》说:“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1]将天人合一看作是人生的理想境界。孔子作为儒家的创始人,虽然没有明确提出过“天人合一”思想,但将人和自然界看作一个整体的生态伦理观念非常明确。孔子对天有着很深的敬意,但他对天的理解还具有生命意义的自然界这层含义。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兴焉,百物兴焉,天何言哉。”[2]这里所说的天就是自然界。他所说的“知者乐水,仁者乐山”,[3]绝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比附,而是人的生命存在的需要,因为人的生命与自然界是密不可分的,人与自然在生态关系上是一致的。孟子最早明确提出“天人合一”思想。孟子说:“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4]认为人与天相通,人的善性是天赋的,认识了自己的善性便能认识天。要求通过尽心、养性等途径,达到“上下与天地同流”。

《中庸》也说:“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5]荀子提出:“天地者,生之本也。”[6]也就是说,人和物其生命皆源自于自然界,人根本离不开自然界。董仲舒则把天地人看成是一个有机整体。他说:“为人者天也。人之为人,本于天,天亦人之曾祖父也。” [7]“天人之际,合而为一”;[8]董仲舒强调天与人以类相合,认为 “人有三百六十节,偶天之数也;形体骨肉,偶地之厚也;上有耳目聪明,日月之象也;体有态窍理脉,川谷之象也”。[9]“天亦有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10]

宋明理学家更是从理论上论证天一合一。张载提出:“乾称父,坤称母,予兹貌焉,乃浑然中处。故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11]乾(天)如父亲,坤(母)如母亲,天地之体就是我们之体,天地之性就是我们之性。 “儒者则因明致诚,因诚致明,故天人合一”。[12]程颢提出“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 [13]的观点。所谓“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是说通过人心固有的仁爱之性的扩展,而把人与天地万物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是一种无私的、 大我的天地境界。故“天人本无二,不必言合。”[14]

上述儒家代表人物关于天人合一的各种表述,都明确肯定人是自然界的产物,是自然界的一部分,人的生命和与万物的生命是统一的,而不是对立的;并都力图追索天与人的相通之处,以求天人协调、和谐与一致。

二、“仁民爱物” :泛爱众的宇宙关怀

儒家所主张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人与自然平等的宇宙观,是一种整体普通联系的大生命观,表现出“泛爱众”的宇宙关怀。

儒家“天人合一”思想不只是肯定人和自然不可分割,并且把尊重所有生命,爱护天地间所有万物看作人类的崇高道德职责。孔子讲“仁”者不仅要“爱人”,而且还要爱万物。“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把人所具有的仁、智等德性与自然界的山、水相联系,透露出对自然界的尊敬与热爱。孟子进一步提出了“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15]的主张,把“爱物”即爱护自然万物视为仁的基本内涵。董仲舒也说:“质于爱民,以下至于鸟兽昆虫莫不爱。不爱,奚足谓仁?” “泛爱群生,不以喜怒赏罚,所以为仁也。”[16]即是说,仅仅爱人还不足以称之为仁,只有将爱民扩大到爱鸟兽昆虫等生物,才算做到了仁。可见这里的仁,不仅包含了人际关怀,而且包含了生态关怀。

宋明理学家更注重生命关怀和宇宙关怀,他们对于自然界的万物充满了爱,因为万物与人的生命是息息相关的。张载在《正蒙》中说:“性者万物之一源,非我之得私也。惟大人为能尽其道,是故立必俱立,知必周知,爱必兼爱,成不独成。”[17]人不仅爱人类,而且还要爱鸟兽、草木、瓦石,凡有生命之物,都要尽力加以爱护,勿使之遭到破坏。

二程主张要以同情、关爱的情感对待自然界。程颢提出“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 “学者须先识仁。仁者浑然与物同体。”[18]把仁的对象扩大到了天地万物和整个自然界,实现了人道和天道的贯通,把人际道德和人对自然的道德完整地统一起来。“惟其与万物同流,便能与天地同流。”[19]“与天地同流”就是与万物生命相通相贯,而不要自外于万物,更不要高居于万物之上对万物实行宰制。要做到“与天地同流”,必须要有“满腔恻隐之心”,这样就会更多地保护动植物,以使人类有一个丰富多样而又美好的自然环境,与万物共生共荣,和谐相处。

三、“天行有常”:遵从自然规律则“吉”

儒家认为自然界有其自身秩序和规律。孔子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 [20]明确提出自然界的万事万物按其固有规律来运行。孟子同样认识到自然界有规律可循。“天之高也,星辰之远也,苟求其故,千岁之日至可坐而致也。”[21]在孟子看来,天虽高不可攀,变化莫测,但有一定的规律,是能够被认识的。孟子有一句警语:“顺天者昌,逆天者亡!”[22]就是告诫人们,认识了自然规律还必须遵循自然规律行事,违反者必然遭受灾难。

荀子则进一步认为,“天”是具有独立运行规律的自然存在, 自然万物与人类一样,也具有存在的客观实在性,而且不随人们主观意志而改变自己的运行规律。荀子指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23]在这里,他不仅肯定了自然万物运行规律的客观性,而且强调人们只有认识规律,严格按客观规律办事才能避凶趋吉,由乱致治。

董仲舒提出“行有伦理副天地”。他说:“行有伦理副天地也。此皆暗肤著身,与人俱生,比而偶之弇合。”[24] “行有伦理副天地”即人的行为伦理与天地相符,人要顺应天地,按自然界固有的规律行事。这样就会得到“自然之赏”,否则,人就会受到“自然之罚”。

但是,人在自然界和自然规律面前不是消极被动的,而是在尊重自然规律的前提下发挥人类的主观能动性,以得到利用自然规律为人类服务的目的。荀子认为,天和人各有不同的职能,天的职能是通过无意识的“不为而成”、“不求而得”的自然过程生成万物,即自然界的运行变化都是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人的职能是对自然和社会“有其治”,即治理自然和社会,使人与自然协调和谐。所以,人类在审视人与天的关系上,与其持仰慕天意、赞颂天德、期待天时的消极态度,倒不如持利用自然、变革万物、治理万物的积极态度。所以,荀子认为: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因物而多之,孰与骋能而化之;思物而物之,孰与理物而勿失之也;愿于物之所以生,孰与有物之所以成。故错人而思天,则失万物之情。[25]

即不要迷信天的权威,而要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利用自然规律,甚至改造自然界本来就存在的(如沙漠、碟石地、盐碱地以及洪涝等)不适合人类生存的状况,使之符合生态要求,为人类服务。

四、“取之有节”:保持自然资源的可持续性

儒家主张人与自然应和谐相处,对自然资源要取之有节、用之有度,以保证生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孟子说:“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湾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26]只有尊重自然万物生长的规律,取之有时,用之有节,不过分掠夺与破坏,才能保证生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孟子对自然资源还强调“养”:“苟得其养,无物不长;苟失其养,无物不消。”[27]养护万物,这是人类的责任。孟子反对“辟草莱,任土地”[28],告戒人们尽量减少向自然界的索取,保持自然界原有的面貌,从而养护好自然资源,使自然界的万物繁育旺盛、和谐有序,维持可持续的良好生态循环系统。

荀子说:“圣王之制也,草木荣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鼋鼍鱼鳖鳅鳝孕别之时,网罟毒药不入泽,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污池、渊沼、川泽,谨其时禁,故鱼鳖优多,而百姓有余用也。斩伐养长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29] 荀子提出“圣人之制”的生态资源爱护观,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体现了“制用”和“爱护”相结合的生态伦理辩证法思想。

五、结语

儒家关于天人关系的思想,对于建立生态伦理道德体系和全人类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们在审视人与自然关系时,既要看到人对自然界的依赖,人的生存和发展须臾不能离开自然界;又要看到人最为天下贵,具有主观能动性。因此,我们在处理人与自然关系时,既要反对“人类中心主义”,也要反对“生物中心主义”。 “生物中心主义”主张人与其它生物处在同一地位上。这种观点无视人类由于劳动和直立行走后大脑发达、出现了思维,形成了自主性和创造性,造就了人类社会和人类文明这一不同与动物的事实。这种观点抹杀人的主观能动性。如果照这样的观点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那么,人在自然缺陷(如沙漠、碟石地、盐碱地以及洪涝等)和自然灾害面前则束手无策,势必危及人类的生存。显然“生物中心主义”是偏颇的、不科学的。

“人类中心主义”认为,在处理人与自然关系上,人是中心、是主宰,自然界只是被当作用来服务人类的对象。人类对于自然界,只行使控制、改造、利用、索取的权利,却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如果有的话,也只是从人类的利益出发,如何使自然界更多更好地为人类提供可利用的东西。“人类中心主义”是片面的,它把自然界视为纯粹被动的、机械的存在,而作为主体的人,则扮演自然的主人和征服者的角色。人与自然这种统治与被统治、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使人对自然滥用权力,破坏了人与自然发展的平衡关系,导致自然状况日益恶化,从而导致人类生存状况的日益恶化。目前,全球变暖就是威胁人类生存的一个典型例证。

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是人类在近一个世纪以来大量使用矿物燃料(如煤、石油等),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等多种温室气体。由于这些温室气体对来自太阳辐射的可见光具有高度的通透性,而对地球反射出来的长波辐射具有高度的吸收性,也就是常说的“温室效应”,导致全球气候变暖。全球变暖的后果,会使全球降水量重新分配,冰川和冻土消融,海平面上升等,既危害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更威胁人类的食物供应和居住环境。所以,必须引起全球的高度重视。

在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今天,儒家天人关系的思想具有重要的现代价值。儒家“天人合一”命题肯定人是自然界的产物,人与自然是不可分割的统一体,并把尊重一切生命,爱护自然万物视为人类的崇高道德职责;强调人应当尊重自然,遵循自然规律,以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提倡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对自然资源要取之有节、用之有度,反对将自己与自然对立起来。这对于我们今天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给予很好的启迪,为构建以生态平衡为中心的现代生态伦理观、生态哲学,提供丰富的思想资源。要有效地保护生态环境,就应高度重视人与自然的关系,坚决摒弃“人类中心主义”,改变人类对自然的错误价值导向,辩证地认识和确立“天人合一”的价值取向。应用“泛爱万物”、“天人合一”的观点来对待自然,加强生态道德建设。我们必须看到,自然界是一个按照自身客观规律发展的有机整体,人类社会的发展只能以尊重客观规律为前提,否则必将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只有保持“天人合一”的崇高道德境界,才能保证我们顺利地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

 

注释

[1]《易·乾卦·文言》.

[2]《论语·阳货篇》.

[3]《 论语·雍也篇》.

[4]《孟子·尽心上》.

[5]《中庸》.

[6]《荀子·礼论篇》.

[7]《春秋繁露·为人者天》.

[8]《春秋繁露·深察名号》.

[9]《春秋繁露·人副天数》.

[10]《春秋繁露·阴阳义》.

[11]《西铭》.

[12]《正蒙·乾称》.

[13]《河南程氏遗书》卷二上.

[14]《遗书》卷六.

[15](《孟子·尽心上》.

[16]《春秋繁露》.

[17]《正蒙》.

[18]《遗书卷二上》.

[19]《遗书卷六》.

[20]《论语·阳货篇》.

[21]《孟子·离娄下》.

[22]《孟子·离娄上》.

[23]《荀子·天论》.

[24]《春秋繁露·人副天数》.

[25]《荀子·天论》.

[26]《孟子·梁惠王上》.

[27]《孟子·告子上》.

[28]《孟子·离娄上》.

[29]《荀子·王制》.

 

附: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是指全球气温升高。近100多年来,全球平均气温经历了冷-暖-冷-暖两次波动,总的看为上升趋势。进入二十八十年代后,全球气温明显上升。1981~1990年全球平均气温比100年前上升了0.48℃。政府间气候变化问题小组根据气候模型预测,到2100年,全球气温估计将上升大约1.4-5.8摄氏度(2.5-10.4华氏度)。

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是人类在近一个世纪以来大量使用矿物燃料(如煤、石油等),排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碳等多种温室气体。由于这些温室气体对来自太阳辐射的可见光具有高度的通透性,而对地球反射出来的长波辐射具有高度的吸收性,也就是常说的“温室效应”,导致全球气候变暖。

全球变暖的后果,会使全球降水量重新分配,冰川和冻土消融,海平面上升等,既危害自然生态系统的平衡,更威胁人类的食物供应和居住环境。具体来说:

一、水供需矛盾加剧:全球变暖导致降水变化,全球水资源供需矛盾愈加明显。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今年初曾指出,如果地球平均气温上升4摄氏度,全球就会有30多亿人面临缺水问题。

二、天灾威胁加重:地球“发烧”,热带风暴和飓风的次数和强度都可能增加。

三、岛国命运堪忧:地球两极冰雪融化会导致海平面上升,众多岛屿将被淹没,一些岛国可能不复存在,岛上及沿海居民生活受到威胁。印尼科学家预测说,印尼约1.8万个岛屿中可能将有2000个在2030年前被海水淹没。

四、夏天热浪频繁:有关报告显示,如果全球平均气温上升3摄氏度,北美地区受热浪侵袭的次数将增加3至8倍,世界其他地方与北美情况类似。

五、生物链被打乱:由于气候变化,不少动物开始向南部或北部迁移,生物物种活动范围的变化将导致迁入地和迁出地生物链出现混乱,从而对农林业和渔业产生不利影响。

六、传染疾病肆虐:由于全球变暖,许多通过昆虫、食物和水传播的传染性疾病的传播范围将扩大,并对贫困地区的人口造成显著影响。

七、经济发展蒙阴影:据统计,20世纪90年代,全球发生的重大气象灾害比50年代多5倍,因此造成的年均经济损失从60年代的40亿美元飚升至290亿美元。

虽然全球变暖也可能对少数地区有益,但综合评价其影响,全球变暖已经成为人类未来生活的巨大威胁。

全球变暖的对策,第一方面是减少目前大气中的CO2。目前最切实可行的办法是广泛植树造林,加强绿化;停止滥伐森林。用太阳光的光合作用大量吸收和固定大气中的CO2。

第二方面是适应。这是无论如何必须考虑的问题。例如,除了建设海岸防护堤坝等工程技术措施防止海水入侵外,有计划地逐步改变当地农作物的种类和品种,以适应逐步变化的气候。日本北部因为夏季过凉,过去并不种植水稻,或者产量很低。但是由于培育出了抗寒抗逆品种,现在连最北的北海道不仅也能长水稻,而且产量还很高。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由于气候变化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只要能及早预测出气候变化趋势,适应对策是能够找到并顺利实施的。

第三方面是削减CO2的排放量。这就是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世界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各国领导人共同签字的《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主要目的(框架是指比较原则,有待进一步具体化的意思)。公约要求在2000年发达国家应把CO2排放量降回到1990年水平,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转让技术,以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CO2的排放量。因为近百年来全球大气中CO2浓度的迅速升高,绝大部分是发达国家排放造成的。发展中国家首先是要脱贫,要发展。发达国家有义务这样做。

但是,由于公约是框架性的,并没有约束力,而且削减CO2排放量直接影响到发达国家的经济利益,因此有的发达国家不仅没有减排,还在增排,2000年根本不可能降到1990年水平。在1997年12月11日结束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第3次大会上(日本京都会议),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展开了尖锐紧张的斗争,最后发达国家作出让步,难产的《京都议定书》终于得到通过。议定书规定,所有发达国家应在2010年把6种温室气体(CO2、一氧化二氮、甲烷和三种氯氟烃)的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减少5.2%。这虽与发展中国家的要求到2010年减少15%,到2020年再减少20%的目标相差很大,但毕竟这是一份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减排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