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健为雄,天人合一——《周易》的生态智慧 - 徐春林

列印
PDF

积健为雄,天人合一
——《周易》的生态智慧

徐春林--第五屆儒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作者简介:徐春林(1968—),男,江西贵溪人,副教授,哲学博士。主要从事儒家哲学、生命哲学研究。

摘要:《周易》宗旨是教人以自然为师,观察自然、认识自然、把握自然、顺应自然,以此趋吉避凶,开物成务。它内在地具有深刻的生态意蕴。本文从再现自然图景、概括自然规律、体履自然法则三方面揭示出《周易》对人生的指导极其深邃的生态智慧。

关键词:《周易》  生态智慧

 

生态问题表面上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其实是人与自身的关系问题。因为,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自然是无言无助的,一切都取决人类,生态问题的产生本质是人生问题。因此,生态保护的实质是人的问题。具体地说,是人生问题。只有人类具备好的人生态度,才可能保护生态。一切功利性的说教都无济于事。在中国文化的多种学说中,没有明确、系统的保护生态的说教,但都有深层地保护生态的观念和功能,其原因就在于它们建构了一种更为合理的人生模式。比如,道家主张顺其自然,禅学认为众生平等,儒家追求参赞化育,都从人生的根本态度上走向了生态保护的道路。这恰恰是我们今天应该汲取的最高智慧,也是解决生态问题的根本出路。本文探讨了儒家的源头经典《易经》的生态智慧,希望借此阐发儒家的生态智慧,为解决困扰当今全球的生态问题提供思想资源。

一、 用符号描述宇宙万物:对宇宙万物的认识和呈现

《周易》是中华文明史上一部内涵精深、影响广泛、流传久远的典籍,有“群经之首”和“大道之源”之称。《周易》一书由《易经》和《易传》两部分所构成。其中,《易经》是我国古代先哲通过对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的长期观察,以及对各种社会实践活动及其结果进行高度总结概括后而形成的,集中反映了宇宙万事万物的现象和发展变化的规律。《易传》则是对《易经》进行解说,用来阐发义理的哲学典籍。

在对宇宙的认识上,《易经》以奇特的结构形式和抽象的符号显示描述了宇宙万物,把宇宙万物符号化,为人们认识宇宙,把握宇宙的规律奠定了基础。也只有在《易经》对宇宙万物符号化的基础上,才有了《易传》对宇宙规律的揭示和博大精深的义理。《易经》和《易传》共同构成了《周易》对宇宙万物的认识和把握。

《周易》认为人是宇宙之子,因此人生修养的首要任务是认识这个我们生存其中的宇宙。那么,人如何认识这个广大无比、纷繁复杂的宇宙呢?答曰:符号化。描述宇宙是认识宇宙规律的前提。纷繁复杂的宇宙万物如果得到不到系统的描述,那是杂乱无章的。而把宇宙万物符号化,又是描述宇宙的前提。因为,只有符号化,才能把宇宙万物移入人们的思维世界。《周易》创造了一个符号系统来说明这个世界。因为是摹状宇宙万物,所以这个符号系统能够囊括宇宙万物。《易传》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通过符号化,人可将外部世界纳入心中,胸怀宇宙。达到宋儒陆象山所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生命境界。

《周易》首先把世界分为阴阳两个相互对立又相互作用的方面,并将其符号化(阳爻用“—”表示,阴爻用“——”表示),然后找出宇宙中普遍的八种事物——天、地、雷、风、水、火、山、泽,并将其符号化(天☰、地☷、雷☳、风☴、水☵、火☲、山☶、泽☱)。

在此基础上,概括出八种事物的特性,然后将具备同类特性的事物归入其中,这样,八种事物就可以辐射到各种事物,赅遍宇宙万物。所以《周易·系辞上》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 仰以观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精气为物,游魂为变,是故知鬼神之情状。与天地相似,故不违;知周乎万物而道济天下,故不过;旁行而不流,乐天知命,故不忧;安土敦乎仁,故能爱。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通乎昼夜之道而知,故神无方而易无体。”

因为囊括了宇宙万物,所以“易广矣大矣,以彖乎远则不御,以彖乎迩则静而正,以彖乎天地之间则备矣。夫乾,其静也专,其动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静也翕,其动也辟,是以广生焉。广大配天地,变通配四时,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简之善配至德。”[1]“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2]

《周易》把天地万物描摹出来,使纷繁复杂的宇宙得以在思维中呈现,从而为概括宇宙万物的发展规律以指导人类的活动奠定基础。朱熹说:“易之为书,卦爻彖象之义备而天地万物之情见。” [3]

卡西尔认为,和动物只能借助信号传递信息不同,人是符号的动物。人能将宇宙万物化约为符号,从而建构起一个符号世界。符合不仅能够使人类的经验远距离地横向传递,更能纵向传递,使文明的积累成为可能。《周易》就是一幅由符号表述的宇宙图景。

二、人为大自然立法:对宇宙规律的概括和总结

对宇宙规律的把握,是人类顺应自然、效法自然的基础。在把宇宙万物符号化的基础上,《周易》总结出了宇宙的规律。在用符号摹状了宇宙万物的基础上,《周易》概括了宇宙的基本特性和规律——天道。体认天道是我们学习《周易》的根本使命。所谓“人为大自然立法”,并非指为宇宙创立法则,而是指概括和总结宇宙的法则。

(一)宇宙的生成

在创造了一个符号世界的基础上,《周易》阐述了它的宇宙生成论。《周易》认为,宇宙的生成结构是:“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是故法象莫大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悬象著名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贵,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 [4] 这里从天地万物讲到了人事的产生,全面描述了宇宙的生成过程,反映了中国文化对宇宙万物形成的认识,也体现了中华先民的认识智慧。

(二)宇宙秩序

在阐述了宇宙形成论的基础上,《周易》整理了一个井然有序的宇宙秩序: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物生必蒙,故受之以蒙。蒙者,蒙也,物之穉也。物穉不可不养也,故受之以需。需者,饮食之道也。饮食必有讼,故受之以讼。讼必有众起,故受之以师,师者,众也。众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必有所畜,故受之以小畜。物畜然后有礼,故受之以履。履而泰然后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 [5]

《周易》的宗旨是把人镶嵌在宇宙之中,让人取法自然、效法自然,达到自觉的天人合一境界。因此,《周易》的首要使命是对宇宙的秩序作出理论性的概括,把客观世界抽象为主观世界;使混沌的世界变成有序的世界。康德说,人为大自然立法,《周易》的功能之一就在这里。《序卦》又正是《周易》宇宙秩序观的系统表达。从《序卦》的阐述来看,《周易》上经三十卦反映的是宇宙万物的秩序,下经三十四卦反映的是社会和人事的秩序。上、下经构成了完整的世界图景。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周易》不仅反映了中华先民卓越的思维智慧,更决定了中国人取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生命价值取向,对中国文化和中国人的生命观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三)一阴一阳之谓道:宇宙的基本规律

认识宇宙是要概括出宇宙的规律,用以指导人和生。所以,概括宇宙的规律是《周易》的精义所在。《周易》之义“易”有三种含义:变易、不易、易简。变易者,指宇宙万物都处在永恒的变化之中,这是宇宙万物的外在情形;不易者,指宇宙万物共同遵循的不变规律,这是宇宙万物的内在情形;易简者,指宇宙万物规律在发挥功用时的特征。

那么,宇宙之间最根本的规律是什么呢?阴阳互动。《易传》说:“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

《周易》把宇宙万物分为阴阳两个方面,然后认为阴阳之间相互作用,相互转向,推动事物的发展。这是这是宇宙的基本规律。

一阴一阳的运动发展铸就了宇宙的最高品德:生长万物。《周易·系辞下》:“天地之大德曰生,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财。理财正辞、禁民为非曰义。”因此,人应该体察宇宙的这种品德,把有助于他们、他物的生存作为自己应有的品德。

三、天人合一:对宇宙规律的践履和沟通

描述宇宙万物,进而概括宇宙变化的规律,其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人类能够体履天道、顺应自然,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因此,在认识天道的基础上,《周易》试图将人的生命修养纳入到宇宙体系中,顺从天道,完成修养。可以说,《周易》的最终旨趣就是从宇宙万物获得人生启示,最终获得与天合一的生命境界。体察宇宙万物之理,以获得人生的启示,是整部《周易》的精髓所在。《周易》的每一卦,甚至每一爻,都是一条人生修养的哲理。可以说,至理名言像一朵朵璀璨的浪花在《周易》的海洋里闪烁。

(一) 生命修养的最高境界:天人合一。

《周易》认为,人的一切行为,都应最终从《易》得到启示。《周易·系辞上》云:“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象也;所乐而玩者,爻之辞也。是故君子居则观其象而玩其辞,动则观其变而玩其占,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也就是说,君子的一切行为都是得到易的启示。这样,就能得到上天的佑助。

因为,《易》是对天地万物的摹拟,所以,得到《易》的启示就是得到天地万物的启示。《周易》把完全能顺应天地万物运行之道(天人合一)作为生命修养的最高境界。《周易·乾卦·文言》说:“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人乎,而况鬼神呼?”这里的天人合一,既是与天则(宇宙规律)的合一,也是与天德(宇宙品德)的合一。

《周易》的功能,也就是帮助人们认识天道,并从中得到启示,完成事业。《系辞》说:“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变通莫大乎四时,悬象著明莫在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贵。备物致用,立成器以为天下利,莫大乎圣人;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是故,天生神物,圣人执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系辞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断也。[6]

(二)效法自然,发明器物

《周易》既是观天察地的产物,又是人们效法的对象。《周易》认为,人们所使用的器物,都是从《周易》诸卦中得到启发做出来的。《周易·系辞上》:“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为罔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盖取诸《益》。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各得其所,盖取诸《噬嗑》。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涣》。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断木为杵,掘地为臼,杵臼之利,万民以济,盖取诸《小过》。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暌》。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盖取诸《大过》。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对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万民以察,盖取诸《央》。”中国古代的科技发明,是以“道”为最终依据的,是顺应自然的产物。因此,这些发明往往无害于大自然自身的新陈代谢。而现代的许多发明,有“技”而无“道”,不能和大自然的规律取得和谐,最终成为有害的发明。学习《周易》的智慧,对我们今天克服这一病症应该有所助益。

(三)顺应自然,涵养品德

《周易·说卦》:“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曰阳,立地之道曰柔曰刚,立人之道曰仁曰义”。为什么可以从立天之道之阴阳、立地之道之柔刚,可以推导出立人之道之仁义呢?高亨先生的解释是:“仁以爱人,主于柔。义以制事,主于刚。”[7] 也就是说,仁、义的品德是得之天地刚柔两爻性之品德的。

《周易》中还有一个最重要和品德是自强不息与厚得载物。《周易》乾坤两卦的象传中有两名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和“地势坤,君子以厚得载物”。其意思是,天的运气是刚健的,因此君子的修养就要像乾卦所代表的太阳那样自强不息,像坤卦所代表的大地那样厚德载物。

忧患意识也是《周易》要求我们具有的人生品德。《周易·系辞下》云:“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者易者,其有忧患乎!是故履,德之基也;谦,德之柄也;复,德之本也;恒,德之固也;损,德之修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辩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履,和而至;谦,尊而光;复,小而辨于物;恒,杂而不厌;损,先难而后易;益,长裕而不设;困,穷而通;井,居其所而迁;巽,称而隐。履以和行,谦以制礼,复以自知,恒以一德,损以远害,益以兴利,困以寡怨,井以辩义,巽以行权。

可以说,忧患意识贯穿着整部《周易》,这点不仅《周易》自己有明确的表达,我们从卦、爻词的大量阐述中也可以看出。忧患意识的实质就是居安思危。《周易·系辞下》说:“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乱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而要做到居安思危,就需防微杜渐,因为一切后果都是由小变化发展而来的。《周易》认为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谓无益而不为也,以小恶谓无伤而不去也,是以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也。” [8]

如前所述,《周易》的每一卦、甚至每一爻,都在阐明宇宙事物的品性,以提示人生行为和修养。因此,《周易》需要我们反复涵养,从中获得大自然的启示,体察人生至理,获得生命智慧。

其实,在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并不仅是儒家的生命追求,也是道家的生命追求。不过,二者的区别是显著的。道家是通过减损人为使人回到自然状态,达到天人合一。这种合一我们不妨称为“同一”式的天人合一。儒家则不同,他们主张通过积极有为的方式,体察天道、践行天道,达到天人合一。这种合一我们可称之为“统一”式的天人合一。道家同一式的天人合一可以让我们更为尊重自然,但过于强调人的自然性,抹杀了人的主体性,在现实中难以践行。儒家统一式的天人合一强调在认识天道、体察天道的基础上,主张参赞化育、践行天道,并把这种追求和日常生活作了有效的沟通,因而有很强的可行性。在当今的生态保护中,这方面的价值应该是重大的。

四、结语

《周易》有言:“易则易知,简则易从”。天道如此,易理亦是如此。《周易》要说的东西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一切以自然为师。人生的使命就是观察自然、认识自然、把握自然、顺应自然,以此趋吉避凶,开物成务。这些简单的道理被日益复杂的现代文明淹没了。要拯救不断恶化的生态环境,必须恢复这种以自然为师的人生态度。离开人的生活态度去谈所谓的生态保护,是空谈。而除了以自然为师,其他方式的生态保护都难以真正于事有补。回到《周易》这些质朴而简单却又揭示出宇宙真谛的至理,是我们今天生态保护的根本之路。

 

 


[1] 《周易·系辞上》

[2] 《周易·系辞下》

[3] 《周易本义·周易序》

4 《周易·系辞上》

[5] 《周易·序卦》

[6] 《周易·系辞上》

[7] 《周易大传今注》,齐鲁书社1998年版,P455

[8] 《周易·系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