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核心文化定位人——董仲舒雕像創作談 - 姜伯玉

列印
PDF

中华民族核心文化定位人——董仲舒雕像創作談

姜伯玉--第五屆儒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图文整理:吕佳)

 

2008年11月21日燕赵晚报、中国新闻网报道了以“董仲舒铜像落户故里河北衡水”为题的新闻和一组照片,内容是:昨日一尊董仲舒铜像矗立在衡水市休闲广场上,在2米高的黑色花岗石底座上,高3.3米董仲舒左手握竹简,右手曲向胸前食指指天,面容和蔼可亲,深邃的目光穿起千年历史,似乎是向人们论述他的“天人合一”,“独尊儒术”的思想。

这尊铜像是经北京大学人才研究中心、董仲舒研究室主任、董仲舒研究杂志主编魏文华先生穿针引线,香港孔教学院院长汤恩佳博士捐赠,山东青岛著名雕塑家姜伯玉先生创作设计的,董仲舒铜像的建成将成为衡水市人文教育的又一标志性景点。

时隔一年,我作为这尊铜像的作者幸蒙在今天得以机会,向各位精于儒学研究的学者、专家将此项工作做以汇报,同时展示一部分资料和老师们分享。

董仲舒生于公元前179年,卒于公元前104年,享年75岁,是汉时广川人(今河北省衡水市景县广川镇人)。是西汉时期哲学家、教育家,他是中国儒学发展史和中国思想史上继孔孟之后又一位里程碑式的人物,被世人尊奉为“董子”。东汉著名哲学家王充甚至认为“文王之文在孔子,孔子之文在仲舒”。中国历史没有董子便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就没有孔孟之道的千年渊源,更不可能有孔子的万世师表。他向汉武帝提出的“天人三策”、“独尊儒术”的治国理念适应了历史的需要,因是儒家学说,从此成了中华民族文化的核心,他是促成中华民族核心文化定位的人。

2007年底接到汤院长让我为董子做雕像的委托,深感历史责任的重大,随即投入创作中。

一、董仲舒人物研究:

因我多年致力于孔子雕像的创作,溯古求源,做还原历史真实的孔子形象,受到各界人士好评,如今雕像已座落在国内外许多大学校园内,同时这也为我创作其他大儒雕像积累了经验。因此做董子像仍采用做孔子像的方法,分三个方面全方面认识董子:(1)、历史文献、专辑,(2)、从前人画像雕像中认识董子外貌,(请看图),(3)、从其思想精髓中寻求董子像的创作切入点及大儒内在神韵。期间我查阅了大量董仲舒文字和图片资料,认真分析其所处历史时代背景、思想和服饰特点,并到董子故里进行了实地考察(请看照片)。多次向各位董仲舒研究专家学习,参悟其主要思想和理念,尽自己最大能力理解其思想精髓,尽可能将其思想精髓体现在最终的作品中。董仲舒出生于大地主阶级家庭,纵观他的一生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一)从出生到39岁(约公元前179年——前140年),是为第一阶段。

这时的主要活动是博览先秦诸子著作,钻研《公羊春秋》及阴阳五行学说,并下帷讲学,充当景帝博士。

(二)从39岁到58岁(公元前140年——前121年)是为董仲舒生平的第二阶段,也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历程。

汉武帝即位后,让各地推荐贤良文学之士,董仲舒也被举参加了策问(《汉书·董仲舒传》)。汉武帝连续对董仲舒进行了三次策问,基本内容是天人关系问题,董仲舒在对策中,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 “及仲舒对策,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汉书·董仲舒传》)。后任江都相,胶西王相。

(三)从58岁到75岁(公元前121年——前104年),是为董仲舒生平的第三阶段。期间,董仲舒诸事不问,只是埋头读书、著作。

二、董仲舒的主要思想:

(一)“天人感应论”。董仲舒认为天是有意志的。天的意志赋予人间的君主,叫“人赋天数”,即“天人合一”;强调自然和社会的一切变化都是天意的体现,

(二)他主张“大一统”。董仲舒宣称“大一统”之说是“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义)也”, 要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加强皇权。

(三)提出“三纲五常”的伦理道德准则。

(四)“德刑并用”,董仲舒向汉武帝建议,要把“以德为主,以刑为辅”作为治国治民的手段。

(五)“更化”观点。董仲舒坚持“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的宇宙观。

三、雕像创作定位与构思:

(一)创作定位(根据董仲舒主要思想):

由于董仲舒生前画像甚少,现今我们看到的图片多为后人根据想象所画,形象差异较大。至于雕塑作品更是甚少,矗立在董仲舒故里河北衡水的董仲舒石像和画像(请看图片),应该是保留时间较长、普遍为人们所接受的董仲舒像。

我自董仲舒雕像创作伊始,就将雕像的创作定位考虑在将董仲舒思想融合到其雕塑的表现上,通过造型、神态将其伟大的思想传达给观众,做到“以形写神”。

我通过广泛阅读董仲舒的文字记载,查阅了大量西汉时期考古文献,最终确定将董仲舒生平最重要的第二阶段作为塑造时期,根据董仲舒有鹤立鸡群,形若天渊的“通才”“鸿儒”之喻,有“汉代孔子”之称,据《史记》载:“董仲舒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之”,“为人廉直”,可见,他的内在气质肯定是儒雅彬彬、注重礼节、尊贵有序、正气凛然。在这一时期董仲舒向汉武帝献策,提出诸多思想学说,汉武帝的许多改革措施,都是根据他的理论和建议而采取的,可以说这段时期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历程,所以雕像将这些要素作为主要切入点进行塑造。

综上所述,结合董仲舒在这一历史时期卓越的贡献和伟大的思想,最终确定这尊雕像将董仲舒年龄定位在近50岁,主要突出董仲舒最具代表性的“天人合一”及“大一统”的哲学思想。着重表现他西汉之大儒、经学大師、儒家之功臣的一面,展现他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的风采。

(二)设计方案:(见图)

共创作了头部中正、身体直立的四种不同姿态的董仲舒雕像草稿。

方案一:以手语符号左手向上指天,右手展开,似乎是在论述 “天人合一”、“大一统”、“独尊儒术”的思想。

方案二:左手持书简,右手展开,似在论经情景中。

方案三:右手持书简,左手向上指天,似在论述自己“天人合一”、“大一统”、“独尊儒术”的思想。

方案四:表现董仲舒双手捧书简进策的情景。

以上四件设计方案最后由衡水市政府和汤院长共同确定第三方案为定稿,进行放大、制作,做为铸铜像模型。

3、面部形象特征:

在面部形象塑造方面,我认为还是参考历史较久、流传较广的明代董仲舒石雕坐像、孔子博物馆存明代董仲舒全身线描像,脸型方中寓圆为宜,避众多儒家画像雕像中瘦弱老头、山羊胡的形象概念化。

四、服饰考证:

1954年由当时的华东文物工作队和山东省文物管理委员会联合发掘,在沂南汉墓墓室的石柱石樑上发现了着国内唯有极为精美的线刻壁画,其中有不少是再现了汉时文官上朝的真实场景,这为我创作汉时的董子像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据《中国历代服饰》一书载,秦汉时期,男子以袍为贵,袍服一直被当作礼服使用。样式以大袖为多,大襟斜领,袖口有明显的收敛,腰束绶带,“绶”是官印上的条带,所以又称“印绶”,是一种用丝带编成的饰物,印绶是官员权利的象征。绶的佩戴方法,通常是将它打成回环,使其自然垂下。从出土的壁画、陶俑、石刻来看,这种服装只是一种外衣,凡穿这样的服装,里面一般还衬有白色的内衣,穿时露出内衣,这种袍服是汉代官吏的普通装束。

另外,汉代文吏穿着袍服,头上必须裹以巾帻,并在帻上加戴进贤冠。《续汉书·舆服志》对进贤冠的描述是探讨这种冠式的主要依据:“进贤冠……文儒者之服也。前高七寸,后高三寸,长八寸,公侯三梁(梁即冠上的竖脊),中二千石以下至博士两梁,博士以下至小史、私学弟子皆一梁。”可见进贤冠依据等级不同单分有一梁冠至八梁冠等大同小异的冠式,多为文官所用汉代文官戴梁冠,也叫进贤冠,进贤冠为儒者之服,有三梁、二梁、一梁之别,公侯以上服三梁,中二千石以下至博士用二梁,博士以下皆用一梁,冠下必衬帻。汉代画像石上屡见此类方式。

另外,还有一点采用需要注意的是,汉时多数人都讲究蓄胡须,式样各不相同,有的两边向上翘起;有的两撇向下,呈八字型;有的上唇须短,下颌处留一缕;还有的是络腮胡子。后者多为武职之用。这尊董仲舒像采用上唇须短,下颌处蓄一缕的做法,汉代画像石上屡见此类方式。

结合历史文献和考证,最终将董仲舒雕像服饰设计为一套完整的汉代文官着装,着宽袖大袍,腰间系带,袍下露出鞋头,戴进贤冠,冠下有巾帻这样一个典型的汉代文官装束。

在董仲舒雕像的创作过程中,我始终站在时代的高度上去认识董仲舒,雕像给予观众的应该是董仲舒的思想、风度、神采,主要凸显其作为思想家、哲学家的风采,使雕像具有感染力。

五、创作手法:

表现历史人物可以有多种形式,但是用造型艺术的手段比文学手段更有难度。黑格尔所说的:“雕刻作品要用人的形象来表现精神性这个一般性的使命。”所以说,肖像雕塑的难度就在于如何通过肖像人物的举止、动作和眼神等,来鲜明地塑造人物的形象与造型,在于如何从人物造型中提炼出一个具有时代风貌的艺术形象,在于如何运用雕塑语言去深刻地揭示出人物的精神内涵。雕塑是靠体量的三度空间语言来表现人物风貌。对历史人物雕塑来说,无形的思想和有复杂性的社会经历的表现要靠肖像艺术来体现,这就为从事这门艺术的艺术家提出了较高的、同时更能表达自己思想的要求。历史人物雕塑更需通过人物的外部造型揭示其内涵,使人们更好的认识历史人物。

我认为,董仲舒雕像给予观众的应该是董仲舒的思想、风度、神采,这有助于突出他的特殊性,传达他伟大的思想,以符合他在人们心目中和在历史中的形象。

因此,与先前孔子像近似,这尊董仲舒雕像在艺术形式上同样采用浑然一体的塔式纪念碑构图,在动态塑造方面,我选取了董仲舒处于自然站立的动态,这种造型使人物充满生机和挺拔感,雕像正面以头部为中心,将两侧衣纹有机组合成两边近对称、自下而上、逐步上升的线条,右手持竹简,左手自然向上,似乎在向人们传授他的儒学思想,面部和手部采用写实的手法,服饰采用概括加装饰的手法进行塑造。同时注重站在时代的高度上去认识董仲舒,主要凸显其作为思想家、哲学家的风采,使雕像具有感染力。在塑造董仲舒雕像时,有意把他的身体塑造的挺拔一些,塑造董仲舒如日月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的伟大形象。同时特别注重人物整个精神气质的把握,在近似普通人的普通姿势中,自然而然透露出奕奕灵动的神韵、神智,散发出智慧的光芒。让人物形象在显示出伟大思想家独特气质的时候,避免帝王气和神化倾向,通过人物儒雅的外形、坚定和慧智、谦卑的姿态,着力将雕塑提升到彰显人物的丰富精神内涵与深刻思想锋芒的境界上。

在董仲舒雕像的创作过程中,我始终是在尊重历史真实的角度、用时代的审美去复原汉时状态的董仲舒,雕像给予观众的应该是董仲舒的思想、风度、神采,主要凸显其作为思想家、哲学家的风采,使雕像具有感染力。

自2007年底—2008年11月,历经一年的创作,这尊给人意蕴深厚充满浩然风范的董子雕像如今已落户于董仲舒故里,董仲舒雕像的树立也对我们更好的认识儒学和研究一代大儒董仲舒都有着深远的意义。很荣幸能有这次机会进行董仲舒雕像的创作,深为感谢香港孔教学院汤恩佳院长所捐建的董仲舒像,这是“五四”特别是“文革”后的中国再次定位核心文化举措的标志,衷心希望这尊董子像亦能像孔子像一样给人们带来和谐之光。

备注:此文仍在修改中,还需进一步润色修改。另外,因图片量较大,暂先不电邮图片部分,待与会时直接提供幻灯片播放。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