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的民本思想及其現代價值 - 秦皖新

列印
PDF

孟子的民本思想及其現代價值


秦皖新1962年出生,1984年畢業於安徽大學哲學系,副教授(安徽大學中國哲學與安徽思想家研究中心 安徽 合肥 230039)

摘要:
民本與民主各自成為中西政治思想的主流,在歷史上起著積極進步作用。中國的民本思潮初興於殷周之際。經孔孟荀為代表的儒家人物的努力宣揚而大成於春秋戰國之際,其中孟子對民本思想的論述最為系統和全面。以後綿延不絕,到近代經維新派人物的提撕闡揚,漸漸溶匯到現代民主的大潮中去,構成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本文試對孟子的民本思想作出全面的理解與分析,並對如何繼承孟子民本思想的合理價值提出自己的看法。
關鍵詞:民本 民主 仁政 現代價值


民本與民主各自成為中西政治思想的主流,在歷史上起著積極進步作用。中國的民本思潮初興於殷周之際。經孔孟荀為代表的儒家人物的努力宣揚而大成於春秋戰國之際,其中孟子對民本思想的論述最為系統和全面。以後綿延不絕,到近代經維新派人物的提撕闡揚,漸漸溶匯到現代民主的大潮中去,構成中國優秀文化傳統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本文試對孟子的民本思想作出全面的理解與分析,並對如何繼承孟子民本思想的合理價值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民本與仁政

細檢孟子民本思想的內容,大致可分為兩個層次:一、執政者應重視人民的利益甘苦,為人民謀福利,即實行“仁政”﹔二、民心、民意構成政權合法性的基礎,即“得民心者得天下”。

相傳民本思想起源於夏代。《尚書•五子之歌》借太康兄弟之口述大禹的訓誡說:“民為邦本,本固邦寧,”意思是說,人民構成國家政治穩定的根本基礎,隻有基礎鞏固、穩固、才能實現國家的長治久安。商代的統治者也宣稱,“古我前後,罔不惟民之承”(《尚書•盤庚中》),即是說,我先世賢君均以安民恤民為已任。民本意識的基本特征在這裏已得到體現。殷周之際民本意識形成思潮,對中國政治文化史有重大影響。周初統治者看到小邦周之所以能打敗大邦殷,取代殷的統治,是因為統治者對人民實行暴虐無道的統治,降災下民,殘害萬姓,導致人民奮起反抗的結果。因此周初統治者謹慎戒懼,提出要“敬德保民”,要體諒小民“稼穡之艱難,”要慎刑明罰,“勿用非謀非彝”(《尚書•無逸》、《康誥》、《酒誥》)。周人通過對殷周興替的反思,看到了人民的力量,因此,祇有順從民意,滿足人民的願望,才能保持政權的穩固。《尚書•泰誓》說:“民之所欲,天必從之,”“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人無於水監,當於民監”(《尚書•酒浩》)。從周初統治者思想行為看,他們確實意識到了人民對於國家政治的重要作用,開拓了“民為邦本”的意識和政治傳統。這一傳統的保持與延續,對執政者維持政治統治有利,但同時也有利於人民的休養生息,生存發展。從中國歷史上盾,當新的王朝建立伊始,有識賢明之士往往反復告誡,要重視人民利益,勿違背人民意願,應使民以寬。但時過境遷,後世統治者為滿足自己聲色貨利的奢望欲求,往往把先哲教訓置諸腦後,加重對人民的剝削與壓迫,不顧人民死活,引起人民的不滿,怨恨與反抗,導致社會矛盾加深,社會政治危機爆發。風雨如晦,雞雞不已,到這一時期,民本意識就會再度覺醒,重新唱響成為時代的主旋律。春秋時期,民本思潮再度興起,以孔孟為代表的儒家繼承了民本思潮與傳統,將其拓展弘揚到空前的高度,並滋生民主思想的萌芽,對君主專治政體構成某種威脅,至少是使民本意識成為後世知識分子士大夫階層的普遍共識。《左傳•桓六年》說:“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利民,忠也。”孔子說:“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論語•先進》),“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論語•雍也》)。孔子之道就是忠民利民,通過事君來為國家人民謀取利益而不是服從君主個人意志。《左傳•庄三十二年》記史囂所言:“國將興,聽於民”,已暗含人民決定國家興亡之意。孔子認為執政最根本的一條就是要取信於民,“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論語•顏淵》)。民本政治要求為政以德行仁,使民以寬,使民以時,節用而愛人,因民之所利而利之,簡言之即利國利民。

孟子所生之戰國時代,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諸候連年爭戰,殺人盈城盈野,孟子之憂患意識就更深刻沉痛了。他四處奔走為黎民百姓歌與呼,提倡民本仁政,惻隱之心,以“舍予其誰”的精神承擔起改變“率獸食人”和天下無道社會的責任。孟子的憂患意識、以天下為已任的責任承擔意識,最典型地表現在這段話裡:“禹思天下有溺者,由已溺之也﹔稷思天下有飢者,由已飢之也”(《離婁下》)。天下人民凡有飢餓災苦,似乎皆是自己造成,因此自己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去拯溺救焚。

孟子進一步開拓了孔子的民本政治道路,提出仁政學說。仁政的內容極其豐富,包括抽象的原則與具體的政策,如“視民如傷”、“與民同樂”、“制民之產”、“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關市譏而不征”等等,同時要“格君心之非”(《離婁上》),所謂“君心之非”就是“好色”“好貨”之類屬於個人的奢侈貪欲。孟子提出“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盡心下》),把人民放在第一位,這是非常可貴的思想(後面將論及,孟子這裡已有民主思想的萌芽)。

二、民心、民意構成政權合法性的基礎

儒家的民本思想中已包含民主思想的萌芽,即把民心、民意看成是政權合法性的基礎。早在《尚書•洪范》中就有“謀及庶人”的說法。春秋時期開明政治家子產不毀鄉校的傳說也多少體現了民本民主意識。孟子對民本意識的提升,表現在對君主權力的合法性進行了探討。據《孟子•萬章上》記載,萬章問:“堯以天下與舜,有諸?”孟子曰:“否,天子不能以天下與人。”萬章問孟子,有沒有堯把天下讓給舜這回事,孟子認為天子個人無權把天下讓給某個人,天子祇有推薦權,實際上一個人統治權的獲得,是“天與之,人與之”,“天與之”是“使之主祭,而百神享之,是天受之”,而“使之主事,而事治,百姓安之,是民受之也”。從“天受”這方面看,孟子仍未擺脫“君權神授”模式,從民受方面看,頗有民主思想萌芽。從孟子本人思想傾向看,則是從“天受”走向“民受”。因為天自己不能表達意見,必須借助“行與事示之”,“天視自我民視”,最終仍是以民意來決定君主權力正當與否。孟子在與萬章討論禹“不傳於賢,而傳於子”是否合法時提出自己的解釋,按照孟子的解釋,禹原來是推薦益,而不是推薦自己的兒子啟,但在禹死後,“朝覲訟獄者不之益而之啟,曰吾君之子也。謳歌者不謳歌益而謳歌啟,曰吾君之子也”(《萬章上》)。因此,啟繼禹獲得權位,是人民選擇的結果,由此看來,民意才是君主權力的基礎,“得乎丘民為天子”(《盡心下》),如果違反民意,失去民心,不論是通過禪讓還是通過繼世獲得權位,都將被廢除,例如桀紂之類,殘民以逞,暴殄天物,就被廢除,身弒而國亡。荀子作為儒家代表人物之一,與孟子思想不盡一致,但也同樣把“天下所歸”視為君主權是否合法的基礎,並與孟子一樣,承認在下位者有“誅暴國之君若誅獨夫”(《正論》)的革命權力。荀子思想的高峰處在於提出“天子唯其人”(《正論》),即天子的條件隻根據本人的才能品格決定,“能則天下歸之,不能則天下去之”(《儒效》),人民的選擇最終決定君主在位的合法性。《禮記•禮運》篇借孔子之口說:“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選賢與能,講信修睦,”已達到先秦民主思想的巔峰,是儒家學派人物經過幾百年的奮發努力,不息抗爭而獲致的思想成果。“天下為公”,傳統的解釋是統治權不為一家一姓私有,後來多按《呂氏春秋•貴公》篇的解釋來理解,即“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天下之天下也”。

自秦以後,民本思想經歷代思想家提倡而綿延不絕。明清之際,有黃宗羲出,明確表示要回到孟子,繼承孟子,再次高舉民本民主的大旗,沉痛批判專制君主是“天下之大害”(《明夷待訪錄•原君》)。黃宗羲認為,君和臣共同的職責是為“天下萬民”,“天下之治亂,不在一姓之興亡,而在萬民之憂樂”(同上,《原臣》),黃宗羲痛斥秦漢以來所建立的君主專制度是“非法之法”。他高出孔孟之處在於,對民主制度方面的思考透露出近代民主的黎明曙光。比如他曾設想把學校變成議政機構,“天子亦遂不敢自為非是而公其非是於學校”(《學校》),學校已頗有議會雛形。學校不僅議政,而且還有監督彈劾郡縣地方行政官吏的權力。黃宗羲的思想有強烈啟蒙色彩,已朦朧地接近近代民主的觀念,但仍隻是籠統的設想,沒有推出民權理論,未能從法理角度對執政者的權利、任期加以限制,未從法律方面提出如何保証人民參政的體制,從總體上未超越君主專治政體的框架。

三、民本思想的現代價值

以上主要從兩個方面考察了孟子民本思想的基本內容。一、執政者應重視人民的利益甘苦,為人民謀福利,即實行“仁政”﹔二、民心、民意構成政權合法性的基礎,即“得民心者得天下”。注重民生,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依然是當今時代的重要課題,是檢驗執政者業績的最重要指標之一。同時,重視民心、民意,擴大民權,在當今時代是不可回避的重大問題。不能簡單的把孟子的民本思想歸結為為民謀福利,還包括擴大民權,讓人民獲得本有的尊嚴。孟子以天下人民的認可、歸依、公選作為獲得執政權力地位的合法依據(如果說天意也起作用,天意也是通過民意來表現),以天下為公為最高原則。但民主思想不等於民主制度。中國缺少契約理論,缺少立法意識,沒有思考如何從法律制度方面保証個人權力實現,保証人民意願的實現。由於缺乏制度的依托,儒家的民主思想祇能以民本意識的形式發生作用影響。當人民普遍不滿時,中國歷史上頻頻發生革命。但革命後都沒有建立法律制度鞏固革命成果,限制統治者權力,保障人民權力。新的當政者作為即得利益者,從周武王到袁世凱、蔣介石(不包括孫中山),都首先想到如何鞏固、保持自己的統治地位,而不是如何保証和擴大人民的權力,總希望人民的權力越少越好。因此,在民主精神已經廣為普及的現代中國,建立與完善民主法律制度應是緊迫的任務。

民本誠然不等於民主,但可以向民主方向發展。而且民本思想在歷史上也主要是起積極進步作用,對統治者的言論和行動起到一定的約束和牽制作用,對苛政暴政也起到防范作用。在民主制度建立以前,民本意識可能是最有效的維護人民利益的思想潮流之一。應該指出,即使即使建立了民主制度,也不能遺棄民本思想,不能得魚忘筌,得意忘象,民本意識仍能對執政者權力的運用起到軟約束的積極作用,緩解人民與執政者之間可能發生的沖突。事實証明,許多實行民主制的國家,執政者反而對民生漠不關心。現在執政者提倡以人為本,執政為民,重視民生,就是對民本思想的繼承與發展。但孟子的民本思想還包含著對人民權利的重視,民意、民權構成政權合法性的基礎,因此,繼承發展儒家孔孟民本思想的合理價值,並進行現代轉化,一方面要重視民生,不斷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與幸福指數,另一方面,也許是更重要的方面,是要擴大人民的權利,尊重民意,使人民過上體面而有尊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