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禮隆禮修今禮 - 黃志霄

列印
PDF

論禮隆禮修今禮

黃志霄


作者簡介:黃志霄,浙江省溫州永嘉人氏,丁巳年生。著有《六經皆史糾謬兼例以<春秋公羊傳>》、《格物致知辨》、《王霸義利之辯拙識》、《論永嘉學派之要歸》、《孔道指歸》、《孟子闡說》、《讀<易>漫識》、《<詩經>淺譚》、《八字與儒學關聯考》、《為天干陰陽生死正言》、《<論衡>論衡》、《論國學名義與最低書目及國學大師》、《復興儒學發議》等論文廿餘篇。壬午年春曾於首師大國學網任事,己丑年為溫州市儒學研究會學刊主編,庚寅年任曲阜國學院主講師。時忝為溫州市朱子學術研究會副會長、中國國際易經應用科學研究院常務理事等。           

【提要】 上卷論禮之源起、名義、類別、功用,以申衣冠;中卷闢虛偽、迂拘、復古、繁褥之訾禮四說,以翼名教;下卷斟酌時勢,裁損古禮,列通禮第一、冠禮第二、昏禮第三、喪禮第四、祭禮第五,以為今禮之藁草,匡俗之良圖云爾。

 

卷 上

嚮荀卿《賦篇》有云:“‘爰有大物,非絲非帛,文理成章;非日非月,為天下明。生者以壽,死者以葬。城郭以固,三軍以強。粹而王,駁而伯,無一焉而亡。臣愚不識,敢請之王?’王曰:‘此夫文而不采者與?簡然易知,而致有理者與?君子所敬,而小人所不者與?性不得則若禽獸,性得之則甚雅似者與?匹夫隆之則為聖人,諸侯隆之則一四海者與?致明而約,甚順而體,請歸之禮。’”(1)

夫禮者何生?式觀元始先民,力究天人之際,故天神地示者,為玄風所尚,祭禮資始。《禮記》云:“夫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2)又云:“夫禮之初,始諸飲食,……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3)《左傳》云“禮以順天,天之道也”。(4)天有五緯,熒惑主禮在中。不第如此,設稽其理,則“起於大一”。(5)《禮記•禮運》篇亦曰:“夫禮必本於大一。”(6)葢未有是物,先有是理。古之人宗禮雖尚,惟其造耑何時,欲徵信難。或曰禮事起於燧人氏,或曰宓羲至黃帝間昉見五禮,洎四代具備則必也,尤於周粲然可觀。比周公“制禮作樂,頒度量,而天下大服”,(7)迨孔子修禮,援仁入之,爰臻乎大備,功被天下,為萬流文。

夫禮者何物?《說文》訓曰“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從示從豊”,(8)輓世靜安先生以為“盛玉以奉神人之器,……而奉神之事通謂之禮”,(9)郭沫若和之。第先許君者,如《易傳•序卦》篇云:“物畜然後有禮,故受之以履。”(10)注以履釋禮。荀子嘗論:“禮者,人之所履也。” (11)《禮記•祭義》篇曰:“禮者,履此者也。” (12)馬王堆帛書《易》“履”僉作“禮”,禮履互訓可知。而豊之為祭器,從示之為祭禮,斷斷然也。後為生人言行之儀則,君主治國之政典。葢“天生烝民,有物有則”,(13)以禮為度也。覈以三禮,則建國設官、制治立法、宗廟宮室、禮樂兵刑、授田巡狩、庠序文教、衣服車旗、冠昏喪祭、朝聘燕射、名物器什、飲食起居云云,靡不在列。故近人謂“古之所謂禮,本指祭祀鬼神之事,隨社會發展,禮制範圍逐步擴大,由祭祀之禮而及於人倫之各種規範,再而至於有關政教之典章制度”。(14)柳翼謀先生云“中國古代所謂禮者,實無所不包,而未易以一語說明其定義也”,(15)(15)柳詒徵,《中國文化史》第十九章《周之禮制》第九節《禮俗》,東方出版中心,西曆一九八八年版第一七三頁。良有以也。且禮者,乃別人畜之標識,猶文明與野蠻之分際也。《禮記•曲禮》篇論云:“鸚鵡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不離禽獸。今人而無禮,雖能言,不亦禽獸之心乎?夫唯禽獸無禮,故父子聚麀。是故聖人作,為禮以教人,使人以有禮,知自別於禽獸。”(16)《禮記•冠禮》首句曰:“凡人之所以為人者,禮義也。”(17)

夫禮者何有?古禮森羅,甚為煩碎。《禮記•禮器》篇云“經禮三百,曲禮三千”,(18)《禮記•中庸》篇云“禮儀三百,威儀三千”,(19)《大戴禮記•衛將軍文子》篇云“禮儀三百,……威儀三千”,(20)《大戴禮記•本命》篇云“禮經三百,威儀三千”,(21)《禮緯》云“正經三百,動儀三千”,(22)《孝經緯》云“禮經三百,威儀三千”。(23)攷《禮記•禮器》、《大戴禮記•衛將軍文子》前後語脈,三百三千之數,悉謂禮之儀,以訓詁術語言之,則三百為渾言,三千為析言,即括蒼葉夢得所云“禮經,制之凡也;曲禮,文之目也”,(24)非鄭君所謂“經禮”為《周禮》、“曲禮”為《儀禮》中事儀也。(25)又渾言之,則八。《禮記•昏義》篇云“夫禮始於冠,本於昏,重於喪祭,尊於朝聘,和於射鄉,此禮之大體”,(26)《禮記•禮運》篇云“夫禮,……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27)此“御”字當為“鄉”字,清邵位西於《禮經通論•與張銘齋書》(28)論及,並特闢《論<禮運>‘御’字為‘鄉’字之誤》(29)一章已辨之,皮鹿門和之,(30)猶謂:“而孔子所為定禮者,獨取此十七篇以為教,配六藝而垂萬世,則正以冠、昏、喪、祭、射、鄉、朝、聘八者為天下之達禮。”(31)冠者,方男子二十,為之三冠而字,以示成人之禮,重其嗣,勉其志,“成人之者,將責成人禮焉也”;(32)昏者,以昏娶妻之禮,“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下以繼後世” ;(33)喪者,制節哀死盡孝之禮;祭者,祭祀天神人鬼地示之禮;射者有三,大射取士與祭,燕射明君臣之義,鄉射敦化薦士,又有賓射,《周禮•春官•大宗伯》謂“以賓射之禮,親故舊朋友”;(34)鄉者,鄉飲酒也,選賢尊老之禮;朝者,朝覲之禮也;聘者,諸侯與諸侯、諸後與天子往來聘問之禮也。夫禮,又有五禮之分,《大戴禮記•曾子天圓》篇曰“聖人立五禮以為民望”,(35)未曰為何,廬辯注謂春官宗伯所掌吉、凶、賓、嘉、軍五禮也。《禮記•祭統》篇曰“禮有五經”,(36)亦未明文,鄭君注謂吉禮、凶禮、賓禮、軍禮、嘉禮也。(37)五禮名目之分,昉見於後出之《周禮•春官•大宗伯》篇。五禮凡卅六目,吉禮十二、凶禮五、賓禮八、軍禮五、嘉禮六。(38)聊備一說。

夫禮者何用?《禮記•禮運》篇有云:“夫禮者,先王以承天之道,以治人之情。”(39)《禮記•祭統》篇云:“凡治人之道,莫急於禮。” (40)葢道不遠人也。一者為人修己,人之有禮,猶竹箭有筠,松柏有心,猶且“釋回增美質”、(41)“領惡而全好”(42)也,《禮記•經解》篇曰“禮之教化也微,其止邪也於未形,使人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是以先王隆之也”;(43)再者為國安人,《禮記•禮運》篇曰:“夫禮,必本於天,殽於地,列於鬼神,達於喪、祭、射、御、冠、昏、朝、聘。故聖人以禮示之,故天下國家可得而正也。” (44)聖人云:“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45)《禮記•曲禮》篇曰:“道德仁義,非禮不成;教訓正俗,非禮不備;分爭辨訟,非禮不決;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禮不定;宦學事師,非禮不親;班朝治軍,蒞官行法,非禮威嚴不行;禱祠、祭祀、供給鬼神,非禮不誠不莊。”(46)儒家素推挹以禮治國,《大戴禮記•禮察》有言:“禮者,禁於將然之前,而法者,禁於已然之後。是故,法之用易見,而禮之所為生難知也。”(47)人因依法而無犯,所以依者,懼刑罰也;人因守禮而有序,所以守者,知榮辱也。無榮辱之心,但有刑罰之隙,便有為非者。有榮辱之心,自無為非之念,終其身不犯。是故以禮教人方為杜惡勸善之道,迥非法之所能及。若禮治政典,古文家唱以《周官》,今文家唱以《禮記•王制》。質言之,禮務在內聖外王也。故禮之用,至矣哉!

禮之為物也,非特如斯。柳翼謀先生謂《春秋》“惟禮為歸,……三傳之釋<春秋>也,各有家法,不必盡同,而其注重禮與非禮則一也”。(48)先是,莊周曾謂“《春秋》以道名分”,(49)名分者,禮也。《春秋》固有三科九旨之意,然所譏、貶、絕,及夷夏之辨者,洵僉以禮也。皮鹿門則謂:“六經之文,皆有禮在其中,六經之義,亦以禮為尤重。” (50)太史公亦曰:“《春秋》者,禮義之大宗也。”(51)又若憙事者如張稷若、戴季陶者,甚而謂六經皆禮也;清陳澧云“<論語>所言皆禮也”;(52)淩次仲猶曰“聖人之道,一禮而已矣。……禮之外,別無所謂學也”,(53)諸說雖非的論,而先賢重禮則審矣。無或乎!《漢書•禮樂志》開篇卽云:“六經之道同歸,而禮樂之用為急。” (54)

卷 中

由是觀焉,禮之要曉然可見。是故,四代以降,每朝迭更,咸變其可與變革者,若改正朔、易服色之屬然,特胥本諸禮。未虞道悠運蹇,無平不陂,逮五四陵谷,胡適、陳獨秀、吳虞、魯迅輩直謷醜禮教,造訕“吃人”以聳聽,簧鼓“自由”以爚亂,齗齒彈舌,淺惡自是。爾時非無有識,如謝君幼偉唶曰:“我國嚮為禮儀之邦,素崇禮節,孔孟教人,亦首重禮。……一切莫不以禮為根據。葢認禮乃天理之節文,所以為成德之準。吾人所有品德,如不合禮,即皆有弊。……五四運動時,倡新文化運動者,以‘吃人禮教’之口號,對我國舊禮攻擊不遺餘力。青年學子,……遂相率棄舊禮如敝屣。……試問此種絕無禮貌之社會,我輩尚能一日居耶?”(55)不謂猶浪傳於今,習非勝是。賓四先生嘗云:“若謂禮教可以殺人,維特之自殺,非即戀愛之吃人乎?印度佛門弟子之舍身殉法者多矣,非即慈悲之吃人乎?……今之青年,聞孝悌則顰蹙而咒詛,聞戀愛則傾倒而謳歌,安在其不為羔羊之迷途?”(56)可謂一語中其肯綮,昭昭然也。“吃人”之說,固不足駁。而今人大抵其性流於散拙,惡禮樂之縛己,其心狃於澆風,讎道德之說教。故動掊擊嚴訶之,其非議舉凡有四:

一者,訕其虛偽。聞展獲嫗女不亂,便指為無能;北海四歲讓梨,便謂其不喜。噫!其亦不思而已矣。彼以為徒具其表,葢未會仁禮一統也。仁求諸禮而張,《禮記•曲禮》篇云“道德仁義,非禮不成”,(57)故孔子答顏淵克己復禮為仁,答樊遲生死祭以禮為孝;禮依於仁而用,《禮記•禮器》篇云“先王之立禮也,有本有文。忠信,禮之本也;義理,禮之文也。無本不立,無文不行”,(58)《陽貨》篇曰“禮云禮云,玉帛云乎哉”、(59)《八佾》篇曰“人而不仁,如禮何”,(50)故子大叔以為揖讓周旋是儀非禮也,晉平公謂魯昭公知儀不知禮也。文以禮樂,所以修外。蓋仁為內,為質。且疇昔民風淳淳,洵發乎性情,撙節猶不及,奚論做作?如至親喪,忉怛擗踴,不能自已,此俱自然用心,聖人恐其毀身,故“辟踴,哀之至也,有算,為之節文也”;(61)如士相見禮,非辭讓無以達情,第辭讓不能不息,故《儀禮士•相見禮》定之以三辭三讓。凡此,何嘗矯情有偽?今我人德既不修,反颺言禮偽也無怪矣。雖然,儻漸漬於禮義之間,不將近仁乎?

二者,指為迂拘。未省禮為常守,常守非不可變。舜不告而娶,按禮當告,惟父頑母嚚,告者不得;弦高犒秦師以存鄭,按禮不得矯命,事急從宜;按禮非祭非喪男女授受且不能,嫂溺則援之以手,亞聖稱之謂“權”;董子說《春秋》“有經禮,有變禮。為如安性平心者,經禮也。至有於性,雖不安,於心,雖不平,於道,無以易之,此變禮也。是故昏禮不稱主人,經禮也。辭窮無稱,稱主人,變禮也。天子三年然後稱王,經禮也。有故則未三年而稱王,變禮也。婦人無出境之事,經禮也。母為子娶婦,奔喪父母,變禮也。明乎經變之事,然後知輕重之分,可與適權矣”。(62)《公羊》、孟子所云“權”,董子所云“變禮”,即義也。《論語•衛靈公》篇曰“義以為質,禮以行之”,(63)《左傳•成公二年》載:“仲尼聞之曰:‘……禮以行義。”(64)禮者,固然之道德榘彟也,有跡而可見;義者,應變之道德準則也,無象而空靈。近賢溫裕民先生云:“禮也者,施於一定之名,或一定之事之規範者也。但人事變幻紛紜,有流動之體,不能加以定名者,有變幻之事,不可加以定名者,有些末之事,不勝加以定名者,此種事實,非禮所能統轄,不能不倡一義字,以為此等事務之準則,故禮為常守,義為應變,此禮與義之分也。……孔子之學,以仁為經,以禮為緯。凡仁之施,必節以禮,又恐禮之不周,故倡一義字,以補禮之不足。”(65)斯言良是。故《禮記•禮運》篇曰:“為禮不本於義,猶耕而弗種也。”(66)如是,何迂之有哉?

三者,斥以復古。世人論古則謂之舊,舊則謂之去,此誠智昏菽麥,卮言管說也。凡道,無論新舊,但視其用。時者,去;不時者,揚。《禮記•禮運》明言:“禮,時為大。”(67)是以“五帝殊時,不相沿樂;三王異世,不相襲禮”,(68)來葉莫不因時製禮也。如朱子言:“‘禮,時為大。’有聖人者作,必將因今之禮而裁酌其中,取其簡易易曉而可行,必不至復取古人繁縟之禮而施之於今也。古禮如此零碎繁冗,今豈可行?亦且得隨時裁損爾。孔子從先進,恐已有此意。”(69)不惟儒家,便道流亦諳此理。《莊子•天運》篇云:“禮義法度者,應時而變者也。”(70)使襲古之禮,豈但為先賢笑,猶授師金所謂推舟於陸之口實,何俟若屬耶?

四者,質之繁縟。此相況上述,尚屬可與論者。雖則在古不為繁,《禮記•禮器》篇云:“七介以相見也,不然則已悫。三辭三讓而至,不然則已蹙”,(71)以習性使之然。在今,古禮種種實猶待汰繁存要。朱子於宋已有同感:“古禮繁縟,後人於禮日益疏略。然居今而欲行古禮,亦恐情文不相稱,不若只就今人所行禮中刪修,令有節文、制數、等威足矣。”(72)特亦有不可省者,皮鹿門曾舉以昏喪,曰:“後世聖人已作為禮,而別於禽獸矣,伏羲漸近文明,及周為文明之極,至文明已極,禮節不得不繁,若厭其太繁而矯枉過正,違文明之正軌,從野蠻之陋風,非惟於勢有所不行,亦必於心有所不忍,乃知古禮有繁而不可省者,文明之異於野蠻者在此,人之異於禽獸者亦在此也,古禮在今日不過略存餼羊之遺,而昏姻之六體,喪葬之大事,猶多合於古者,蓋天理人情之至,皆知其不可廢,若欲舉此而盡廢之,不將為野蠻為禽獸乎。” (73)竊以為,祭天神人鬼地示之禮亦絕不可省。苟猶謂繁縟,則瞿聃之徒課分朝暮、朔晦上香;耶教之流每飯必禱、週末禮拜;穆斯林日五時禮、每週聚禮,斯繁縟何甚?葢在於心、在於習焉耳。

信夫!儒先云:“夫禮,禁亂之所由生,猶坊止水之所自來也。故以舊坊為無所用而壞之者,必有水敗;以舊禮為無所用而去之者,必有亂患。”(74)日下常主當路,堂陛不徹,有司屍位,簠簋不脩,散民愚氓,滅裂禮法,姦宄盭夫,棄捐仁義。於內,事父母不能以禮;於外,與人交不能以禮。若方服斬衰,猶肥甘安肆;大斂未罷,已齤然而咲;若祭祀不敬,迺載言載笑;若子女成羣,憯推諉棄養;若稠人廣坐,赤膊褻慢;若短裙袒背,冶容誨淫;若忘其終生之喪;若獻酢而高舉杯;若拜影堂廟觀,悉頂禮合十;若長者尚立,而少者安坐;若受饋證書,隻手執頒獎嘉賓其手;若會議發言,不知前後鞠躬;若人問貴姓,答以“貴姓某”;若與人稱其妻,曰“我家夫人”;若庠序且不論,浴場溫泉之類俱男女共之;甚有以所謂國罵“他媽的”為口頭禪,人猶以為粗曠之美、以為真性情者,云云,不耐稱論。嗟乎!無方之民,在在可見,非禮之事,不數數覯。世降道斁,無過當下。古有恆言:“從善如登,從惡如崩。”(75)長此不反,乾坤安賴?

卷 下

曏也,辜鴻銘先生痛曰:“近人欲以歐美政學變中國,是亂中國也。異日世界之爭必烈,微中國禮教,不能彌此禍也。”(76)“君子知微知彰”,(77)誠哉斯論也!今不隆禮,烏資拯救?深惟天人相類,但熒惑守天,禮則見世。換而言之,固信天地一日不壞,禮必常主人間。矧且千年衣冠,深根固柢,信如淩次仲言“葢至天下無一人不囿於禮,無一事不依於禮。循循焉日以復其性於禮而不自知也”。(78)故雖多失禮,非無餼羊之遺,日用而不知焉爾。今國家猶有喪禮、吊禮、禬禮,國人猶有昏禮納徵、請期、親迎,喪禮喪服,祭禮之屬存焉,雖儀多不合,情多不盡,而其義未泯。尤竊喜比年來,為儒者、為漢服者駕說興禮,倡行釋奠禮、冠禮、笈禮、昏禮於閭閻,一依明制,良軌殊可嘉,堪為天下灋。意者貞下起元,否極泰來矣!
今禮之待修,要矣,迫矣。下走無似,樸啚之資,固不足以修今禮。然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世濁如斯,能不痛心?恭聞嫠不恤其緯,我輩又忍顧斯文之墜,而患出乖之羞乎?雖然,猶主臣無已。竊陳膚見,請質於有道。
今之世,欲當軸行以吉禮,殆癡人說夢;軍禮五目,已大底失用;祭禮立屍,非時人能納;喪期雖朞,亦難為於世;射禮投壺,欲流佈不易;鄉飲酒義,惟養老可因。故,取於古,必是時猶可行者。至若今世之事,雖古之所無,可以理推之,“禮者,理也”。(79)以理推之,即義起也。《禮記•禮運》篇云:“禮雖先王未之有,可以義起。”(80)要言之,本於禮、鑑於古、酌於今,綜而覈之,庶乎其可也。有宋司馬溫公作《書儀》,其本《儀禮》故,為朱子重,嗣後《家禮》成焉。蒙以為古禮至宋,已然一變。《家禮》是否朱子手澤無論,其足為後世殽可也。姑以《家禮》章次,通、冠、婚、喪、祭,酌以大體,妄為損益,敢臚列於下:

通禮第一
甲:祠堂。(81)
凡人,必報本尊祖。稱財之多寡,有則立祠堂,無則立神龕。
能立祠堂,則隨制度,廣則三間,狹則一間,皆營於前堂之東。建大門、中門,中門門限前阼階、西階,各三級。不論何山向,俱以後天八卦為方位。故正廳北制木架,高於人首,四龕,內奉高祖、高祖母神主於西,依次曾祖、曾祖母,其次祖、祖母,其次考妣。(82)龕外各垂小簾。木架外,設香案,置香爐、燭台、果盤、酒器等。祠堂內外,必使密清。非祭不入,大門扃閉。困於財者,於頂樓獨設神龕、香桌。每月朔望、清明、重午、中元、中秋、冬至、除夕以敬祭,另考妣生、卒日。
凡戶數足以聚財,同姓合建宗祠。“寢不踰廟”,(83)宗祠至陋,亦宜三陣兩廡,南門戶,中庭事,北寢室。寢室之正,大龕三,垂幕,上奉始祖神主,左昭右穆,按世序以列。其於族譜也,一紀小修,一世大修。

乙:內則。
“凡為家長,必謹守禮法,以御群子弟及家眾。分之以職,授之以事,而責其成功。制財用之節,量入以為出。稱家之有無,以給上下之衣食及吉凶之費,皆有品節,而莫不均壹。裁省冗費,禁止奢華,常須稍存盈餘,以備不虞。凡諸卑幼,事毋大小,毋得專行,必咨稟於家長。凡為子為婦者,毋得蓄私財,俸祿及田宅所入,盡歸之父母舅姑,當用,則請而用之,不敢私假,不敢私與”。(84)
凡子事父母,婦事舅姑,夙興,咸漱、櫛,靧盥,氾埽。俟父母舅姑起,省問之。婦具晨羞,有藥供藥,食畢,徹,乃退從其事。夕食如之,及父母舅姑寢,安置而退。
“父母舅姑不命之坐,不敢坐,不命之退,不敢退”。(85)
凡食食,父母未坐,不先坐,父母使坐,始坐。
“凡子受父母之命,必籍記而佩之,時省而速行之。事畢,則返命焉;或所命有不可行者,則和色柔聲,具是非利害而白之,待父母之許,然後改之,若不許,苟於事無大害者,亦當曲從。若以父母之命為非而直行己志,雖所執皆是,猶為不順之子,況未必是乎”。(86)
“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說則復諫;不說,與其得罪於鄉黨州閭,寧孰諫。父母怒,不說,而撻之流血,不敢疾怨,起敬起孝。” (87)
凡為人子,“不敢以貴富加于父兄宗族”。(88)
凡為人子,“出必告,反必面”。(89)
“凡父母舅姑有疾,子婦無故不離側。親調嘗藥餌而供之。父母有疾,子色不滿容、不戲笑、不宴遊,捨置餘事,專以迎醫,檢方合藥為務。疾已,復初”。(90)
“凡子事父母,父母所愛亦當愛之,所敬亦當敬之”。(91)
“凡子婦未敬未孝,不可遽有憎疾,姑教之,若不可教,然後怒之,若不可怒,然後笞之,屢笞而終不改,子放婦出,然亦不明言其犯禮也”。(92)
子甚宜其妻,舅姑不喜,非婦有過,則陽無恩愛,陰勗市歡。不為欺。
父、夫出,門送,回,門迎。
妻將生、已生,夫日再問之。
“凡子始生,若為之求乳母,必擇良家婦人稍溫謹者。乳母不良,非惟敗亂家法,兼令所飼之子性行亦類之。子能食,飼之,教以右手。子能言,教之自名及唱喏、萬福、安置。稍有知,則教之以恭敬尊長。有不識尊卑長幼者,則嚴訶禁之。古有胎教,況於已生子。始生未有知,固舉以禮,況於己有知。孔子曰:幼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顏氏家訓曰:教婦初來,教子嬰孩。故於其始有知,不可不使之知尊卑長幼之禮。若侮詈父母、毆擊兄姊,父母不加訶禁,反笑而獎之,彼既未辨好惡,謂禮當然,及其既長,習已成性,乃怒而禁之,不可復制,於是父疾其子,子怨其父,殘忍悖逆,無所不至。蓋父母無深識遠慮,不能防微杜漸,溺於小慈,養成其惡故也。”(93)

丙:容體。(94)
身體毋污,衣裳宜潔。有冠正冠,有鈕當鈕,有履配襪,有綦必著。立毋跛倚,坐毋搖髀,容毋倨侮,暑毋袒裼。

丁:顏色。
凡事父母師長,下氣怡色,恂恂如也;凡父母違和,恜恜鼠思;凡父母“始死,皇皇焉如有求而弗得;及殯,望望焉如有從而弗及;既葬,慨焉如不及其反而息”;(95)凡祭父母祖先,衋然而敬;凡與友處,侃侃雝雝;凡與子女處,豈弟如也;凡於喜慶之家,毋蹙頞;凡於有喪之家,毋悚抃;凡祭天地鬼神,粥粥然;凡遭殘者、喪禮、不造事、功服以上者,必正色,以憫其哀;凡疾風、迅雷、甚雨,變色夔夔,敬昊天也。

戊:辭令。
凡與人交接,措辭閒正,方得體也。“夫禮者,自卑而尊人”,(96)其於辭令也,必亦如是。與人初交,問人姓名,宜曰“請問(或敢問)貴姓(或尊姓)大名”,宜對“免貴(或不敢),小姓(或賤姓)某,賤名某某”,若問女子,宜曰“請問小姐貴姓芳名”。見答,可曰“幸會幸會”,若彼有令名,則可曰“久仰久仰(或失敬失敬)”。問人年齡,宜曰“請問先生貴庚(或請問貴庚、先生貴庚)”,宜對“免貴,賤齒某某有某”,若彼女子,宜問“請問小姐芳齡幾何”。若彼老者,宜問“高壽”。(97)設齒幼於己,則對曰“鄙人虛長(或痴長)某歲”。問人籍貫,宜曰“府上(或貴府)在哪裏(或何處)”,宜對“寒舍(或敝舍)在某某”。問人職業,宜曰:“哪裏(或何處)高就(或得意)?”宜對:“哪裏哪裏(或客氣客氣),現在某某供職(若經商則對以某某謀生)。”設與人久未會晤曰“久違久違”;答人問候曰“托福托福,粗保賤安”;請客赴筵曰“略備菲酌,敬請賞光”;贈人禮物曰“區區菲儀,懇請笑納”;祈人指點曰“還望賜教”;延人改文曰“敬請斧正”;受饋曰“辱蒙惠賜”;赴宴曰“承蒙款待”;饗客曰“招待不周”;候客曰“恭候”;迎客曰“失迎”;作陪曰“奉陪”;先行曰“失陪”;受誇曰“過獎”;請人勿送曰“留步”;推人言論曰“高見”;美人書畫曰“墨寶”;讀人詩文曰“拜讀”;譽人作品曰“大作”;稱己文章曰“拙作”;自謙言論曰“拙見”;稱人來信曰“手示”;展示才能曰“獻醜”;望人讓路曰“借過”;問人之疾曰“貴恙”;道己之疾曰“微恙”;敬問何事曰“貴幹”;冀人見諒曰“包涵”;問人家屬曰“寶眷”,諸如此類,胥可為口頭語。

凡稱尊長、同輩,皆可尊之曰君、公、候、卿、子、賢、先、吾子、高明、足下、閣下、公子、卿子、先生、您,其中君、先生、您可為口頭語,亦可稱女子,餘為書面用語。稱人曾祖,曰尊曾祖;稱人曾祖母,曰尊曾祖母;稱人曾祖以上,曰尊祖上;稱人祖父,曰尊祖父、尊大父;稱人祖母,曰尊祖母;稱人父,曰令尊、令尊大人、“尊大人、尊君、尊公、尊候”;(98)尊稱人亡父,曰“尊先君、尊府”;(99)稱人母,曰令堂、令堂大人、“尊夫人”;(100)尊稱人妻,曰令妻、令夫人、賢夫人;尊稱人子,曰虎子、令郎、“郎君、小郎君、令郎君、郎子、賢郎、令似、賢子、良子、令子、克家子、克家兒、不凡子”;(101)尊稱人女,曰令愛、令媛、女公子;尊稱人子女,曰令息;凡尊稱人之親,俱加令字,(102)如令伯、令叔、令兄、令弟、令妹,或“稱彼祖父母、世父母、父母及長姑,皆加尊字;自叔父母以下,則加賢字”;(103)尊稱人友,曰賢友、令友;尊稱人父子,曰賢喬梓;尊稱人夫妻,曰賢伉儷;“稱父之師、師之師,皆曰太老師、太先生;稱師之父,曰師祖;稱師父之妻,曰師母”;(104)稱“太老師之子曰世叔”;(105)稱女師曰師母;稱女師之夫,曰師父;稱祖之友,曰祖執、大父行;稱父之友曰“父執、諸父行、先友、父客、丈人、丈人行”,(106)父之友雖齒幼於父,皆宜尊之曰大伯、老伯、伯伯。友雖齒幼於己者,亦可尊之曰兄、賢兄、仁兄,或曰賢弟、“仁弟”。 (107)
凡與尊長、同輩自稱,自謙曰某、臣、敝人、鯫生、晚生、小子、不肖、“僕、愚、蒙、走、賤子、末學、下走、下愚、鄙人、不才、不佞、不敏、小生、牛馬走”,(108)及自稱名;稱己之祖父,曰家祖、家大父;稱己之祖母,曰家祖母;稱己之父,曰“家嚴、家君、家公、家父”;(109)稱己之母:曰家母、家慈、“家夫人”;(110)稱己之亡父,曰“家府、先君子、先大人、先君、先父”;(111)稱己之亡母,曰先母;謙稱己之妻,曰寒荊、拙荊、賤荊、荊婦、賤內、“內子”;(112)謙稱己之子,為犬子、“小兒、豚兒、不肖子、無狀子、賤息、弱息、糞土息”;(113)謙稱己之女,曰小女、不肖女;凡稱輩份或齒長於己之親,咸加家字,如家伯、家伯母、家叔、家叔母、家兄、家嫂、家姊;與人稱齒幼於己之親,宜加舍字,如舍弟、舍妹;女子謙稱,曰“妾、妾人、下妾”;(114)老者謙稱,曰老鄙、老拙、老朽、劣丈。

己:揖拜。(115)
今相見、取別、達意、致謝、叩問之常禮,一以揖。揖者,立而推手於前,圓如抱鼓,男以左手加於右手之上,女以右手加於左手之上,稍拱。案《周官》“土揖庶姓,时揖异姓,天揖同姓”(116)之意,與同輩平推其手,齊肩;與尊長推手小舉之,齊額;答晚輩推手小下之,齊心。
凡見同輩至,坐則起身行揖,尤是尊長至,立則違位遙揖。
凡廣座,不必特揖,面中、左、右各一揖即可。
設有不足以達其情者,揖時略低首、曲要。更甚,曲要與頭平。
又或感再造、救至親、哀之最者,則非拜禮不能表。凡拜,必跪。(117)《周官》拜有九,稽首為最,初若天揖皃,後雙膝屈地,雙手相壓,掌心致諸地,頭隨之至地,頭在膝前,手在頭前,稽留少頃方舉,興,凡拜父母、祭天地鬼神俱可,然亦有尊長至敬至感而施於卑幼者,若《太甲中》載太甲之於伊尹、《洛誥》載成王之於周公也;(118)次曰頓首,惟觸地卽舉,平敵自相拜也;復次曰空首,拱手當心,拜首至手,《禮記》屢稱“拜稽首”、《尚書》屢稱“拜手稽首”之“拜”即此“空首”也。尊長答卑幼也,此三正拜。四曰振動,或指分兩手擊地,(119)為喪禮;五曰吉拜,先空首,而後猶之稽首,惟不同者,所稽者,額也,為不杖期以下之拜;六曰兇拜,猶之吉拜,惟不同者,先稽其額,而後空首,為杖期以上之拜;(120)七曰奇拜為一拜,八曰褒拜為再拜,皆拜之次數;九曰肅拜,身略俯,手下,至地否難言,為女子正拜、為軍中之拜。
“凡男拜,尚左手”,(121)“凡女拜,尚右手”,(122)惟服喪,皆反是。(123)除喪,復初。(124)

庚:深衣。
古有深衣之製,天道與存,猶之鄉飲酒義也。其制度一依朱子深衣,“裁用白細布,度用指尺。中指中節為寸。衣全四幅,其長過肋下,屬於裳。用布二幅,中屈,下垂。前後共為四幅,如今之置領衫,但不裁破。腋下其下過肋,而屬於裳處,約圍七尺二寸,每幅屬裳三幅。裳交解十二幅,上屬於衣,其長及踝。用布六幅。每幅裁為二幅,一頭廣,一頭狹當廣頭之半。以狹頭向上,而聯其縫以屬於衣。其屬衣處,約圍七尺二寸,每三幅屬衣一幅,其下邊及踝處約圍丈四尺四寸。圓袂。用布二幅,各中屈之,如衣之長,屬於衣之左右,而縫合其下以為袂。其本之廣如衣之長,而漸圓殺之,以至袂口,則其徑一尺二寸。方領。兩襟相掩,衽在腋下,則兩領之會自方。曲裾。用布一幅如裳之長,交解裁之,如裳之制,但以廣頭向上,布邊向外,左掩其右,交映垂之,如燕尾狀。又稍裁其內旁大半之下,令漸如魚腹而末為鳥喙,內向綴於裳之右旁。黑緣。緣用黑繒。領表裏各二寸。袂口裳邊表裏各一寸半,袂口布外別,此緣之廣。大帶。帶用白繒。廣四寸,夾縫之。其長圍腰,而結於前,再繚之為兩耳,乃垂其餘為紳,下與裳齊。以黑繒飾其紳。復以五彩條,廣三分,約其相結之處,長與紳齊。緇冠。糊紙為之。武高寸許,廣三寸,袤四寸,上為五梁,廣如武之袤而長八寸,跨頂前後,下著於武,屈其兩端各半寸,自外向內而黑漆之。武之兩旁,半寸之上,竅以受笄,笄用齒骨,凡白物。幅巾。用黑繒六尺許,中屈之,右邊就屈處為橫輒,左邊反屈之,自輒左四五寸間,斜縫向左圓曲而下,遂循左邊至於兩末。復反所縫餘繒,使之向裏以輒當額前,裹之至兩髻旁,各綴一帶,廣二寸,長二尺,自巾外過頂,後相結而垂之。黑履。白絇、繶、純、綦。”(125)

惟曲裾一節釋《禮記•深衣》中“續衽鉤邊”,鄭注:“續,猶屬也。衽,在裳旁也。屬,連之,不殊裳前後也。”(126)實非別有一幅。朱子已於晚年自正,“朱文公謂:衣領之交,自有如矩之象。续衽鉤邊者,連續裳旁,無前後幅之縫。左右交鉤,即為鉤邊,非有別布一幅裁之也,如鉤而綴於裳旁也。康成注:鉤邊,若今曲裾。文公晚歲去曲裾之製而不用”。(127)
此朱子深衣,可為常服,可為禮服。

辛:賓主。
凡客欲相見、拜會,宜先約。
“凡迎賓,主人敵者,於大門外,主人尊者,於大門內”。(128)
“凡送賓,主人敵者,於大門外,主人尊者,於大門內”。(129)
凡為客,不能無贄,“冬用雉,夏用腒”,(130)所以用贄者,“取其耿介,交有時,別有倫也”。(131)主固辭不獲,揖謝。
凡升階、梯皆讓,賓主敵者,俱升,賓若降等,主可先升,主若降等,客可先升。
主人歷階,歷階,主人連步,連步。毋越階。
凡出入電梯,尊長先。電梯不得並肩,雖敵,主先,賓若降等,亦主先,主若降等,客先。
非主人三讓,室外說屨。(132)
凡入座,不能不謙。年長者先坐,相敵同坐。
室內以西為尊,北次之,南又次之,東最卑。主東賓西。(133)
“席,南鄉北鄉,以西方為上;東鄉西鄉,以南方為上”。(134)
主人為飲食,客宜起,辭謝,不允,揖謝。
賓客,幼者少者不與席。
凡非晚輩、稔悉親友,皆當回訪。

壬:飲食。
食不言,言則折聲,以手遮口;毋固獲;毋反菜餚;毋翻菜餚;毋刺齒,刺則轉身以手遮之;有公箸、公匙,必用;凡噦噫、嚏、咳、欠,緩則離席,急則轉身;凡食於有喪者之側,不宜飽;凡食於喪家,毋飲酒,大忌醉;主獻客酢,酬,正獻畢,旅酬,旅酬畢,無筭爵,不及亂;尊長未飲,不飲,尊長使飲,乃飲;尊長未釂,不釂,尊長使釂,乃釂;尊長梜、匙未動,不動;或獻或酢,雙手奉杯,低,若對尊長,宜起,稍側身;凡獻、酢、旅酬,須俟暇;客不敵主,薦羞,興,辭;凡酒、茶俱不宜滿,七八分可也;杯雖已濯,猶面濯;凡酺醵,毋以主居,毋以賓居。

癸:雜儀。
“入竟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135)
“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136)
尊長立,不敢坐,尊長坐,乃坐。
人言,平視其面,少焉,移至頦下,又少焉,復視其面,“毋上於面,毋下於帶”。(137)與人言,亦然。
凡與人會晤,人視時間,再三,宜告退矣。
無論向背,以前為南,以後為北,以左為東,以右為西,凡室外以北為尊。
室內四隅貴奧,尊長主之。
尋常師徒之教,師東面,弟子西面。(138)
“將上堂,聲必揚”,(139)未入門,輕叩三過。
“禮不妄說人,不辭費。禮不逾節,不侵侮,不好狎”。(140)
“不窺密,不旁狎,不道舊故,不戲色”。(141)
“並坐不橫肱”。(142)
“離立者,不出中間”。(143)
“知生者吊,知死者傷。知生而不知死,吊而不傷;知死而不知生,傷而不吊”。(144)
“弔喪弗能賻,不問其所費。問疾弗能遺,不問其所欲。見人弗能館,不問其所舍”。(145)
“賜人者不曰來取,與人者不問其所欲”。(146)
“請業則起,請益則起”,(147)並揖,座下叩問如是。
尊長有問,起,揖,然後答。
尊長雖燕語,少者無故毋儳言。
蒙饋,立受。授物,不宜坐。(148)
廣庭,毋噭應,毋諠鬨。
“燕衣不踰祭服”。(149)
“貧者不以貨財為禮,老者不以筋力為禮”。(150)
“父之齒隨行,兄之齒雁行,朋友不相逾”。(151)
“婦人疾,問之,不問其疾”。(152)
“賤不誄貴,幼不誄長”。(153)
凡取名,“不以國,不以官,不以山川,不以隱疾,不以畜牲,不以器幣”。(154)
凡不為婚,一男一女不相處。或為公事,某方宜有與伍者。
凡適有喪之家,不著紅衣;適喜慶之家,衣毋素白。
凡祭祀,毋徒跣,女子尤忌著裙。
凡遇行乞,殘者、老者,必與。
凡遇負販,殘者、老者,毋議價。    
凡食於外,餕餘可與乞之欲者。
凡推命占卜,不得斷人隱、諱。
凡會議、講座,毋偶語,毋接電,無事毋先行。
凡合影,尊長必中,非許不並坐。
凡與名刺,雙手奉之,稍俯身。
凡受名刺,雙手接之,稍俯身,略視,收於身。
凡與尊长通話,毋先掛。
凡車中之位,以御者正後方為貴賓位,復次正後方其旁,復次前方。   

冠禮第二
昏禮第三
喪禮第四
祭禮第五  (字數所囿,冠、婚、喪、祭從略)

上屬今禮之藁草,聊供商兌。諸事必有禮,“禮者何也,即事之治”,(155)下愚思叕,什未及六七,斷有不逮,容後圖之。私祈高明豫論,補苴罅漏,使之完且善。浸假得施,勃興國中,俾人以禮自守,塞違從正,則必世道秩然、民風不佻,此中智以上悉知矣。
然禮之壞也易,禮之復也難。蘄與抱道中人,跂足以俟,勉旃
孔元二五六五年 歲在甲午 皋月腓日  
溫州黃志霄識於懌古軒

附註:
(1)《荀子集解》卷十八《賦篇第二十六》,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八年版第四七二、四七三頁。
(2)《禮記》卷二十一,《禮運》,北京大學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年版第六六二頁。以下簡稱《禮記》。
(3)《禮記》第六六六頁。
(4)《春秋左傳正義》卷第十九下《文公十五年》,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七年版第五六一頁。
(5)《禮記》第三頁。
(6)《禮記》第七〇六頁。
(7)《禮記》第九三四頁。
(8)《漢小學四種•說文解字注》第一篇上,巴蜀書社出版社,西曆二○○一年版第七頁。
(9)王國維《觀堂集林》卷六《釋禮》,上海書店,西曆一九九二年版第十五頁。
(10)《周易集解纂疏》卷十《序卦》,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四年版第七二一頁。
(11)《荀子集解》卷十九《大略篇第二十七》,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八年版第四九五頁。
(12)《禮記》第一三三三頁。
(13)【清】王先謙《詩三家義集疏》卷二十三《大雅•烝民》,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七年版第九六七頁。
(14)錢玄、錢興奇《三禮辭典•自序》,江蘇古籍出版社,西曆一九九八年版第1頁。
(16)《禮記》第一五頁。
(17)《禮記》第一六一四頁。
(18)《禮記》第七四〇頁。
(19)《禮記》第一四五四頁。
(20)《大戴禮記解詁》卷六《衛將軍文子第六十》,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三年版第一〇九頁。以下簡稱《大戴禮記》。
(21)《大戴禮記》第二五二頁。
(22)【清】趙在翰,《七緯》上冊《附錄禮緯》,中華書局,西曆二〇一二年版第三一六頁。
(23)【清】趙在翰,《七緯》下冊《附錄孝經緯》,中華書局,西曆二〇一二年版第七三六頁。
(24)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第一三三冊經部禮類通禮之屬,江永《禮書綱目》卷首上《朱子考定<漢書藝文誌>》,台灣商務印書館發行133-46頁。
(25)今文家多以鄭說為非,如皮鹿門。見《經學通論》三《論鄭注禮器以周禮為經禮儀為曲禮有誤臣瓚注漢志不誤》,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五四年版第五、六頁。
(26)《禮記》第一六二〇頁。
(27)《禮記》第六六二頁。
(28)【清】邵懿辰,《禮經通論•與張銘齋書》,仁和邵氏半巖廬所著書之二歲次戊辰孟夏刊成第一至三頁。
(29)【清】邵懿辰,《禮經通論•論<禮運>‘御’字為‘鄉’字之誤》,仁和邵氏半巖廬所著書之二歲次戊辰孟夏刊成第二六、二七頁。
(30)見《經學通論》三《論禮十七篇為孔子所定邵懿辰之說最通訂正禮運射禦之誤當作射鄉尤為精確》,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五四年版第十三至十五頁。
(31)【清】邵懿辰,《禮經通論•論禮十七篇當從大戴之次本無闕佚》,仁和邵氏半巖廬所著書之二歲次戊辰孟夏刊成第九頁。
(32)《禮記》第一六一五頁。
(33)《禮記》第一六一八頁。
(34)《周禮注疏》卷第十八,北京大學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年版第四六八頁。以下簡稱《周禮》。
(35)《大戴禮記》第一〇一頁。
(36)《禮記》第一三四五頁。
(37)邵位西則不與鄭說,辯見《禮經通論•論五禮》,仁和邵氏半巖廬所著書之二歲次戊辰孟夏刊成第四六、四七頁。
(38)《周禮》第四五〇至四七〇頁載:“以吉禮事邦國之鬼神示,以禋祀祀昊天上帝,以實柴祀日、月、星、辰,以槱燎祀司中、司命、飌師、雨師,以血祭祭社稷、五祀、五嶽,以貍沈祭山林川澤,以疈辜祭四方百物。以肆獻祼享先王,以饋食享先王,以祠春享先王,以禴夏享先王,以嘗秋享先王,以烝冬享先王。以凶禮哀邦國之憂,以喪禮哀死亡,以荒禮哀凶劄,以吊禮哀禍災,以禬禮哀圍敗,以恤禮哀寇亂。以賓禮親邦國,春見曰朝,夏見曰宗,秋見曰覲,冬見曰遇,時見曰會,殷見曰同,時聘曰問,殷覜曰視。以軍禮同邦國,大師之禮,用眾也;大均之禮,恤眾也;大田之禮,簡眾也;大役之禮,任眾也;大封之禮,合眾也。以嘉禮親萬民,以飲食之禮,親宗族兄弟;以婚冠之禮,親成男女;以賓射之禮,親故舊朋友;以饗燕之禮,親四方之賓客;以脤膰之禮,親兄弟之國;以賀慶之禮,親異姓之國。”
(39)《禮記》第六六二頁。
(40)《禮記》第一三四五頁。
(41)《禮記》第七一六頁。
(42)《禮記》第一三八三頁。
(43)《禮記》第一三七三頁。
(44)《禮記》第六六二頁。
(45)《論語集釋》卷三,《為政上》,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〇年版第六八頁。以下簡稱《論語》。
(46)《禮記》第一四頁。
(47)《大戴禮記》第二二頁。
(48)柳詒徵《國史要義》,《史原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西曆二〇〇七年版第九頁。
(49)《莊子集釋》卷十下,《天下第三十三》,中華書局,西曆二〇〇四年版第一〇六七頁。
(50)【清】皮錫瑞《經學通論》三《論六經之義禮為尤重其所關係為尤切要》,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五四年版第八十一頁。
(51)《史記》卷第一三〇,《太史公自序第七十》,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版年版第五一二頁。
(52)【清】陳澧,《東塾讀書記》,商務印書館,中華民國二十五年版第一三頁。
(53)【清】淩廷堪,《禮經釋例》卷首《復禮上》,上海商務印書館,中華民國二十五年版第一頁。以下簡稱《禮經釋例》。
(54)《漢書》卷第二十二,《志二禮樂》,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版年版第三一四頁。
(55)蔡尚思《中國禮教思想史》第六章《五四後尊孔尊孔教與反孔反孔教的不斷爭鳴》上,上海古籍出版社,西曆二〇〇六年版第二二〇頁。
(56)錢穆,《文化與教育》上卷《中國文化與中國青年》,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西曆二○○四年版第三頁。
(57)《禮記》第一四頁。
(58)《禮記》第七一六頁。
(59)《論語》第一二一六頁。
(60)《論語》第一四二頁。
(61)《禮記》第二六九頁。
(62)《春秋繁露義證》卷第三《玉英第四》,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二年版七四、七五頁。
(63)《論語》第一一〇〇頁。
(64)《春秋左傳正義》卷第二十五,《成公二年》,北京大學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年版第六九一頁。
(65)溫裕民《論語研究》第六節《論義》,商務印書館,第五十六、五十七頁。
(66)《禮記》第七一一頁。
(67)《禮記》第七一九頁。
(68)《禮記》第一四五四頁。
(69)《朱子語類》卷八十四,《禮一•論考禮綱領》,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四年版第二一七八頁。
(70)《莊子集釋》卷五下,《天運第三十四》,中華書局,西曆二〇〇四年版第五一五頁。
(71)《禮記》第七四六頁。
(72)《朱子語類》卷八十四《禮一•論考禮綱領》,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四年版第二一七七頁。
(73)【清】皮錫瑞《經學通論》三《論禮雖繁而不可省卽昏喪二禮可證》,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五四年版第十九、二十頁。
(74)《禮記》第一三七一、一三七二頁。
(75)《國語集解•周語下第三》,中華書局,西曆二〇〇二年版一三〇頁。
(76)《清史稿》第四百八十六卷《列傳二百七十三•辜湯生傳》,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版年版第三九五五頁。
(77)《周易集解纂疏》卷九《繫辭下》,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四年版第六五〇頁。
(78)《禮經釋例》第二頁。
(79)《禮記》第一三八七頁。
(80)《禮記》第七〇九頁。
(81) 朱子以報本反始故,冠祠堂於首,非無以也。然祭事終歸為祭禮,今仍依《司馬氏書儀》之序,置祭祖於祭禮一章。
(82)《禮記》第一〇〇四、一〇〇五頁載:“四世而緦,服之窮也。五祖袒免,殺同姓也。六世,親屬竭矣。”故奉四世可也。
(83)《禮記》第三九三頁。
(84)《司馬氏書儀》卷四《居家雜儀》,商務印書館發行,中華民國二十五年版第四一頁。以下簡稱《司馬氏書儀》。
(85) 欽定四庫全書,經部四,禮類六,雜禮書之屬,朱熹《家禮》卷一第十頁。以下簡稱《家禮》。
(86)《家禮》第十頁。
(87)《禮記》第八三八頁。
(88)《禮記》第八四一頁。
(89)《禮記》第二十八頁。
(90)《司馬氏書儀》第四二頁。
(91)《司馬氏書儀》第四二頁。
(92)《司馬氏書儀》第四三頁。
(93)《司馬氏書儀》第四四、四五頁。
(94)《禮記》第一六一四頁載:“禮儀之始,在於正容體,齊顏色,順辭令。容體正,顏色齊,辭令順,而後禮義備。”。
(95)《禮記》第二八七頁。
(96)《禮記》第一七頁。
(97)《禮記》第一〇二一頁載:“尊長於己逾等,不敢問其年。”或可不從。
(98)【清】梁章钜,《稱謂錄》卷一,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六年版第一二、一三頁。以下簡稱《稱謂錄》。
(99)《稱謂錄》第一五頁。
(100)【清】俞樾,《茶香室叢鈔》卷五《尊夫人》,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五年版第一三八頁載:“按尊夫人之稱,今人以稱其妻,不知古人以稱其母也。”。
(101)《稱謂錄》卷六,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六年版第七九、八〇頁。
(102)【清】尚秉和《歷代社會風俗事物考》卷三十三《歷代稱呼》,江蘇古籍出版社,西曆二○○二年版第三〇四頁載:“稱人伯叔父或兄弟多曰令。”
(103)《顏氏家訓集解》卷第二《風操第六》,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三年版第七六頁。
(104)《稱謂錄》第一三六頁。
(105)《稱謂錄》第一三七頁。
(106)《稱謂錄》第一三八頁。
(107)【清】俞樾,《茶香室叢鈔》卷五《仁弟》,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五年版第一三九頁載:“按今人或以仁弟之稱施之卑幼,宋人已有然矣。”
(108)《稱謂錄》第五〇一、五〇二頁。
(109)《稱謂錄》卷一,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六年版第一二頁。另,同卷第六頁,自稱其祖,亦曰家公。
(110)【宋】任廣,《書敘指南》卷三,商務印書館,中華民國二十六年版第二三頁。
(111)《稱謂錄》第一四頁。
(112)《稱謂錄》第六八頁載:“<頻羅庵遺集>:‘古人稱人之妻亦曰內子,見<北夢瑣言>‘孫內子’條。”【五代】孫光憲,《北夢瑣言》卷第六,中華書局,西曆二○○二年版第一四五頁載:“唐樂安孫氏,進士孟昌期之內子,善為詩。”
(113)《稱謂錄》第七九頁。
(114)《稱謂錄》第五〇五頁。
(115)俗以握手,此尚泰西故。古雖適然有之,所以不為常禮者,委實多有不便。林語堂謂:“我以為一切可笑的西俗當中以握手為最。”不亦宜乎?見《生活的藝術•幾件奇特的西俗》,陝西師範大學出版社,西曆二〇〇八年版第三七七頁。
(116)《周禮》第一〇一八〇頁。
(117)時人但聞“拜”,輒訶詆之,指為封建,此誠至可哀矣!儒先論云:“人所以相拜者何?所以表情見意,屈節卑體,尊事人者也,拜之,言服也。”見《白虎通疏證》卷九《姓名》,中華書局,西曆一九九四年版第四一四頁。
(118)《禮經釋例》第三十頁載:“非常禮也。”
(119)九拜之辨,除卻稽首、頓首、空首,各家龂龂未已,尤以振動為最。愚考三禮所及之數章、《禮書通故》卷二十一、《禮經釋例》卷一、《禮書綱目》卷七十六、《日知錄》二十八、《朱子語錄》卷九十一,且未免迂曲,自視傖陋,不敢強作解人,故用或字。然如黃元同言,振動與踴無涉
則明矣,葢一無實據,二踴字從足,既跪焉用?故動必以手也。
(120)《禮記》第一二〇七頁載:“三年之喪,以其喪拜,非三年之喪,以吉拜。”喪拜應即兇拜。
(121)《禮記》第八七〇頁。
(122)《禮記》第八七一頁。
(123)《禮記》第二〇六頁載:“孔子及門人立,拱而尚右,二三子亦皆尚右。孔子曰:‘二三子之嗜學也,我則有姊之喪故也。’二三子皆尚左。”言服喪凡是者,以此。惟後鄭注《奔喪》云:“<逸奔喪禮>曰:‘凡拜,吉、喪皆尚左手。’”未卜所據。見《禮記》第一五三二頁。
(124)《禮記》第一五三二頁載:“聞遠兄弟之喪,既除喪而後聞喪,免袒成踴,拜賓則尚左手。”儀圖之,五服之親皆然。
(125) 《家禮》第六至八頁。
(126)《禮記》第一五六一頁。
(127)【宋】王應麟,《困學紀聞》卷五《禮記》,遼寧教育出版社,西元一九九八年第一一〇頁。
(128)《禮經釋例》第一頁。
(129)《禮經釋例》第二六頁。
(130)《儀禮注疏》卷第七《士相見禮第三》,北京大學出版社,西曆一九九九年版第一一〇頁。以下簡稱《儀禮》
(131)《儀禮》第一一一頁。
(132)《禮記》第一〇一八頁載:“說屨於戶外者,一人而已矣。”惟今人多居套房,大率脫於內。
(133)鄉飲酒尊賓於西北,是則天之義。見《禮記》第一六三〇頁。
(134)《禮記》版第四五頁。
(135)《禮記》第八七頁。
(136)《禮記》第一六頁。
(137)《儀禮》第一二〇頁。
(138)武王學於呂望,則於東面,見《大戴禮記》第一〇四頁。
(139)《禮記》第三六頁。
(140)《禮記》第一三頁。
(141)《禮記》第一〇二四頁。
(142)《禮記》第四一頁。
(143)《禮記》第五一頁。
(144)《禮記》第七七頁。
(145)《禮記》第七八頁。
(146)《禮記》第七八頁。
(147)《禮記》第四六頁。
(148)《禮記》第一〇一七頁載:“賻者既致命,坐委之。”則是坐授,孔疏謂“坐,猶跪也”,似顯迂曲。後節言“性之直者,則有之矣”,是又謂尊者短則跪,亦以坐為跪。
(149)《禮記》第三九三頁。
(150)《禮記》第五四頁。
(151)《禮記》第四三〇頁。
(152)《禮記》第一四二〇頁。
(153)《禮記》第六〇一頁。
(154)《春秋左傳正義》卷第六《桓公六年》,中華書局,西曆一九八七年版第一八一、一八二頁。
(155)《禮記》第一三八四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