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學論文應該是到了突破的時候 - 德禪

列印
PDF


馬來西亞孔學研究會在今年(2014)7月4日至8日,假東馬砂拉越首都古晉(貓城)舉行“儒學國際會議” 。古晉是在一條大河環旋迴繞的城市,是人猿保護最好的地方;是華文教育辦得最出色,華人保留的習俗文化無出其左,儒教傳統未曾中斷的地方,在這樣的佳境辦“儒學 – 學儒”會議,其意義可大呢!

所以應該直起腰板,昂起頭來,為“儒學”國際會議有所突破!

  1. 不要害怕重新用“儒教”之名。一段很長時間,最少三代人,特別是中國本土,更是“學者”都犯上嚴重的恐“教” 絕症,一聽到“教”,馬上出現“宗教”高燒和瘋病--知識淺薄到無以復加,讓幾千的“教”義,屈辱於只有幾百年的西譯宗“教”義。不僅不敢用“儒教”一詞,甚至成為人類史上最歇斯底里反對的瘋狂叫囂者。我們這些外人和洋人看了,除了口呆目瞪之外,還是口呆目瞪。希望古晉會議,對這一嚴重疾病,多下點藥,若“儒”只在於“學說”,將永遠留給 "讀書人"清談,然後等著移到博物館去。是時候了!回到“教” 上去 ,才能成為人們矽日用常行,才能成為生命中的意義,才能具有讓世界所有人學習和嚮往的力量;雖然此“教” 大大區別於西“教” ,其功力卻更勝一籌。
  2. 深認識“儒教”非一門一派,而是華夏文化的承續者,是孔子在二千五百年前“述”他之前的上古夏、商、周二千五百年三代“教”思想體系;如是思維,我們就會學習孔子,在他之後,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重述這一套思想體系。可能,我們較為困難一點,要用二十一世紀的語言,包括今天中國極其膚淺的語言和西方人聽的懂的語言,“再重述一遍” 。無論如何,要有這個勇氣。
  3. 不要再亂叫囂,特別是“去蕪存菁”的廢話,試想一想,整套實踐了幾千年的思想體系,連基本的文字還沒有掌握好,便要去蕪存菁,憑什麼?只是企圖要拆散成折斷這一套體系鏈;一套體系就如一條啣接牢固的鏈圈,把中間的環結抽掉,那不毀掉了嗎!這句話是“毒藥糖語”,目的就是堂皇去破壞。事實不是証明了,自孽自毀了三代人,又建設了什麼?又跟着屁股後吸收了多少屁?…沒有,真的是沒有了,反而掉失了人基本的“人性”。看世界各民族,就不曾有這麼一個“低素質” 和殘暴。他們只有在自己文化鏈中,不斷為每個環結改善加固,絕不會拆掉毀棄。是時候學學世界各民族自重自保的態度;世界各民族文化之斷滅,是因為人口少,被外來強大文化所催毀;人口最多,歷史最久,只有自我毀掉,文化才會滅絕。
  4. 在歷史的長流中,成也政治,敗也政治,政客為了保權,會把屁話說成“真理”。我們的思想體系,超過一世紀,被嚴重栽贓、嫁禍、污衊…,為什麼沒有能力分辨?更為什麼會"發現一粒穀殼,就把整碗飯倒掉"的低能,看看外國人守法態度,足以令人汗顏;政客無休止創號“惡法”,他們會以生命反對,就不會要把 “法律”全盤毀掉--是時候擺脫外國人所認定“最劣質的民族” 印象了!

所以這次會議的論文,不要再談什麼儒學的學理、儒學在表達什麼、儒學的發展史、儒學的展望、儒學的建設、儒學的使命…更不要老是在某朝某代學人的儒學上詞句重組......好像是鼓勵學人唱哀歌喪吊,失去其大壯、失去前瞻、失去大志,這一類文寫得太多了,應該暫時休息休息。

海外華人是未曾中斷過的儒教继承者,不必要去重新開始、不必要由零學起、不必要去謄清自己加上的污垢、不必要去告訴人家某句話也符會你們的某句話、不必要去懷疑幾年的最久印証、不必要去抱琵琶遮半臉...... 而是在九十步上跨第九十一步!

我建議,鼓勵學者寫一些新的內容,促進思維的改變。

1.    儒教的思想體系之特色為最。
2.    儒教是未來世界“繼續生存的智慧” 。
3.    儒教是生命意義。
4.    儒教與西教的差別是和平的希望
5.    人類行為是不能離開儒教,道法自然之故

如此寄望貓城會議,是一個有生氣,有激盪,有雄心大志的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