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儒学生活化、大众化、现代化 - 王殿卿

列印
PDF

推动儒学生活化、大众化、现代化

王殿卿 2012-8-18

 

拓展普及传播视野-推动儒学生活化、大众化、现代化---五年来国际儒学联合会的儒学普及工作-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体系”、“广泛开展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普及活动”的重要精神,为儒学普及工作指明了方向。

2007年前后,国际儒学联合会叶选平会长提出,开展儒学理论研究与推广普及这两项任务,都十分重要,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讲,普及工作更重要”。在这一重要思想指导下,国际儒学联合会正式成立了儒学普及工作委员会。下面将5年来国际儒联的普及工作,做一个简要汇报。

㈠、四次普及工作会议

▲ 2007年6月,在北京召开了第一次儒学普及工作座谈会。会上,共青团中央的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单位,介绍了全国青少年诵读儒家经典的基本情况,从党的“十五大”到“十七大”,自1998至2007年间,已有上千万青少年,接受了《蒙学》与《四书》等国学经典的启蒙;北京四中等单位,介绍了中小学开展诵读经典的经验。这使我们从“面与点”两个方面,了解到儒家经典在青少年中推广与普及的状况,看到民间团体正在成为文化建设与复兴的一支积极力量。在这次会议上,多位专家学者建议成立“儒学普及传播委员会”,这一建议得到了儒联领导的支持。

▲ 2008年夏天,第二次儒学普及工作座谈会,在广州城市学院召开。叶会长亲临指导,并明确提出,普及儒学的对象,主要是未成年人,其任务是学“做人”,是“做人的再教育”。他对于“精华与糟粕”,“批判与继承”,“传统与现代”,“普及与提高”等等重大理论问题,作了重要厘清。广东省的中小学与海南省监狱等单位,以《弟子规》教育为重点,分别介绍了经验。会议为进一步推动儒学普及工作,明确了方向、任务与具体工作思路。

▲ 2010年春天,在江苏盐城师范学院, 召开了第三次儒学普及工作座谈会。滕文生常务副会长在致辞中指出:儒学普及工作要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指导,马克思主义要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这个实际不仅包括现实的实际,也包括历史文化的实际。会上,南京市夫子庙小学介绍编写《星星论语》的经验,他们以“孝、仁、恭、信、勇、忠、省”为德目,配合以《论语》的相关章句为内容,结合儿童的生活,采用儿童的语言,编出一本进行中华美德教育的校本教材;湖北省仙桃市的民办仙源学校,以“孝”“雅”教育为宗旨,针对民办学校的学生“浮躁、好动、不雅、厌学”等特点,开展儒家经典教育,通过“以静克动,以雅止俗,以孝养心,以德促智”,提高了学校的整体教育质量,使得绝大多数学生变成了好孩子、好学生,个别学生还成为某学科的高考状元。江苏盐城师范学院介绍了,对师范生进行国学经典教育的经验;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区和北京市怀柔区,介绍了城市社区和农村乡镇,开展儒家伦理教育和精神文明建设的经验。这些经验表明,普及儒学已经从中小学,延伸到高等学校,尤其是高等师范学校,又从学校推向地方社区与农村,成为民间道德教化、化民成俗,建设精神文明的重要内容。

▲ 2011年夏天,在湖南大学岳麓书院,举办了“第四次儒学普及工作座谈会暨书院文化与儒学普及学术研讨会”。各地研究中国书院的学者、从事创建当代民间书院的人士90多人参加了会议。提交论文和经验交流材料40余篇。会议从回顾古代书院办学成果,汲取港澳台地区创办书院的成功经验,探讨现代书院的发展路径三个方面入手,探讨了书院文化与承传儒学的紧密联系。这次会议也是对近20年来中国大陆,出现新的学堂、私塾、学馆、书院的一次检视,反映了中国大陆教育发展的一种新动向。民办教育强调自身的中华文化主体性,将国学经典教育作为自身生存与发展的生命线,这对于中国教育的改革与发展,可能有所补益。

每年一届儒学普及工作会,都成为相互了解信息、沟通情况、交流经验、相互学习、寻求共识、增强信心、明确任务、继续前行的平台。

㈡、面向基层 不断拓展普及儒学的新空间

在连续召开儒学普及工作会的同时,国际儒学联合会还与有关方面合作,在部分地区体制内外的学校、城市社区与农村乡镇,推动普及儒学经典。

▲ 2007年年底,普及委员会组织10位专家,到山东省莱西市考察和参与那里的国学启蒙教育,并在那里召开学术研讨与经验交流会,向全国推广了那里由政府推动的“国学启蒙教育”,儒家经典进学校、进教材、进课堂,在教育体制之内良性运作的经验。

▲ 2008年秋,应湖南省株洲市儒学会邀请,国际儒联钱逊教授,普及委员会的吴小兰、王殿卿、王杰和梁枢等8位学者,出席那里的读书节,该市的儒学会向全市青少年免费发放了,由国际儒联合会组编的《论语初级读本》5万余册,8位学者,分别给学校、机关、社区、新闻等部门的教师、员工与居民,做了国学与建设精神家园的辅导报告。使我们看到地方儒学会,在面向大众开设“国学大讲堂”,配合政府进行文化道德建设的积极价值,以及他们那种不畏艰辛的执着。

▲ 2009年,国际儒联组编的《儿童论语100句》,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它历经2年的编写与不断修订,它以对青少年进行中华美德教育为宗旨,针对儿童的理解水平和接受能力,由专家选编和注释相关章句,请资深小学语文教师在语言文字上,加以“儿语”通俗化,编入部分小学生在理解与感悟基础上,“书写”与“绘画”《论语》的作品,正式出版之前,在北京市100余所小学试用了一年。三年来,这本书已经加印3次,广为流传。

▲ 2010年春季,国际儒学联合会在山西省新绛县,《弟子规》作者李毓秀的故里,举办了“《弟子规》与孝文化学术研讨会”,会议表明,在“弘扬中华文化,建设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精神的指引下,《弟子规》又伴随我们走进21世纪,从学校的自选课程发展到必修课程,从企业到农村,全国约有3000万人在学习与践行《弟子规》,它在教育新人,改善人际关系,建设和谐家庭与社会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来自全国百余位代表,考察了该县西街实验小学《弟子规》校园文化工作。抽查了学生背诵《弟子规》、古诗文,了解了用经典文化布置的教室、命名牌匾、书画展、板书训练等,观看了晨会与早操,500位小学生,集体作《弟子规》的韵律操,一句一动作,一套操背一遍,动作整齐优美,诵读字正腔圆,令整个校园和周围街巷,同声震动,天天如此,《弟子规》所承载的中华美德,就会自然而然地在新一代的血液中流淌。

▲ 2011年春,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十一五”课题“首都未成年人中华美德教育深化与推广研究”,在北京市通州区举办项目结题与中华文化教育节,向全市以及来自国际儒联普及委员会直接联系单位,天津市河西区、内蒙古呼伦贝尔盟的教育工作者,展示了通州区通过“经典文化、节日文化、地域文化”,“普及儒学,文化育人”,进行中华美德教育的经验与成果。此项研究,得到了国际儒联具体指导与培训师资等多方面的支持。

▲ 2011年,为了适应中国国家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形势,满足各级领导干部和广大群众,对中国历史和儒学知识的需求,国际儒联启动了《中国历史文化干部读本》、《儒学简明历史干部读本》两本书的组编工作。并在以前组编《论语初级读本》和《儿童论语100句》的基础上,继续推动《孟子初级读本》和《大学中庸初级读本》的组稿和出版工作。修改完善后的书稿,均已提交商务印书馆,被列入了2012年出版计划。

▲ 2011年以来,国际儒联与国家图书馆、新时代健康产业集团,在北京国家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联合举办了4期“儒学知识讲座”。著名学者牟钟鉴、李宝库、王渝生、余敦康分别以“儒学的历史命运与未来”、“中华孝道与社会和谐”、“儒学与中国科技”、“周易与中华智慧”为题进行了演讲。各界学者、教师和宣传文化工作者及大专院校的学生踊跃参加听讲,平均每期有近300人,产生了积极反响,专家的观点受到社会关注。成为在首都普及传播儒学的新亮点与新平台。

▲ 2011年,国际儒联开通了“国际儒学网”。从此,有了一个为国际儒学研究、传播、交流、应用等,提供服务的网络交流新平台。国际儒学网开设了“读《论语》学做人”专栏。请钱逊教授和相关专家学者,逐篇逐章逐句释读《论语》,分专题深入浅出地讲解《论语》,设立了交流心得园地。主题集中,特色鲜明,形式新颖,关注度高,取得了明显成效。

▲ 2011年底,普及委员会组织北京、河北、辽宁、台湾等地的青年志愿者组织,举行座谈会,总结、交流以义工形式组织社区、学校的群众进行经典“晨读”的经验。以北京一耽学堂为代表的一批有志于儒学传播工作的青年,十年来一直坚持以志愿者形式组织群众诵读儒学经典,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应。这也成为儒学普及工作的一种重要方式。

▲ 2012年6月,国际儒联普及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应邀到北京市怀柔区,出席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举办的“中华传统美德与社区文化建设研讨会”。这是响应今年春天,叶会长关于加强社区儒学普及工作指示的一次调研。参观了怀柔区渤海镇长沟“文化”村,听取了东城区锣鼓巷、通州区玉桥街道办事处、西城区陶然亭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的社区工作者,介绍国学进社区的经验。了解到,儒家伦理在民间有效传播,对城市社区、农村乡镇的道德建设,形成和睦家庭、讲信修睦,邻里和谐,良好风尚的社会需求与积极价值。普及委员会希望加强与这些社会工作者的进一步合作。

㈢、加强与东亚地区的合作

加强总结、交流和推广中国大陆以外其他国家、地区普及儒学工作的经验,是国际儒联的一项重要任务。

1994年,国际儒联成立,是学习落实邓小平南巡讲话的精神,研究与借鉴亚洲四小龙“两个文明协调发展”经验的具体行动,东亚地区的政要与学者,成为创建国际儒联的重要力量。作为历史上形成的东亚文明,“文同根、书同文、行同伦”,在探索“东方社会发展模式”,承扬和发展儒家文化,推动“两个文明”协调发展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为了与东亚地区同道,共同研究当代社会如何普及儒学的理论与实践,国际儒联创建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合作平台,即“东亚地区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教育论坛”。与有关单位合作,于2005年在四川宜宾、2006年在河南新乡、2007年在北京大兴、2008年在浙江金华,相继召开过四届论坛。使得我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到东亚地区的丰富经验。例如,新加坡用“忠、孝、仁、爱、礼、义、廉、耻”---国定“八德”为纲,开设《儒家伦理》与《好公民》课程的经验;韩国用“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国定“八德”为本,编写德育教科书,着重进行“忠、孝、礼”“三德“教育的经验;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等国,华文社会与华文教育的经验,尤其是马来西亚孔学研究会,连续开展了17年的儒家经典教育,用四书五经、老庄为课本;以《易经》童蒙养正为指导;以学、问、思、辨、行为教,帮助子弟们的起步高、进步快,活出生命的意义。他们把传统文化、儒家伦理融入到学校教育中去,渗透到媒体宣传当中、艺术当中、节日活动当中、企业管理当中、旅游当中、邻里关系当中,以及每一个家庭中去,建立一个以中华美德为中心内容的文化生态环境等经验,对于中国大陆,都具有“礼失而求诸野”的积极意义。

▲、2011年冬,国际儒联与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联合举办了“第五届东亚地区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教育论坛暨国学大众化传播与中华美德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北京、山东、香港、澳门、台湾等地区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的70余名学者出席。会议提出,弘扬中华美德与建设公民道德,是一项理论性和实践性很强的工作,需要国内国际的广泛交流合作,尤其需要与有着东方文明共同传统的东亚各国,以及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合作。作为历史上形成的东亚“儒家文化圈”,面对当今世界的急剧变化,对于东方伦理、东方价值、东方文明,以至东方模式,应当形成新的共识与行动。东亚地区的学人,应当进一步加强合作,推动儒家伦理和公民道德的研究与实践,为弘扬东方伦理,建设东方文明,促进地区和世界和平与共同发展而不懈努力。

▲、2012年初,国际儒联与香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协会、澳门中西创新学院和香港大学中文学院,在香港、澳门举办了“21世纪儒学教育之发展学术研讨会”,交流了“三地”儒学普及工作的经验。滕文生常务副会长率领三十多位大陆学者参加了这次活动,他在会议开幕式上发言指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民,都是以自己的文化为精神家园的。中华文化就是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共同的精神家园。作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一分子,无论居于何处,无论处于什么历史阶段,都首先是从中华文化中吸取学识和思想,来修身养性、程功积事。长期以来,香港、澳门在进行儒学教育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内地这些年来在这方面取得了不少新鲜的经验,可以经常相互交流,以利共同推动儒学教育在祖国各地的进一步发展,发挥儒学文化在育人资治上的积极作用。大会在香港大学举办了儒学与21世纪教育的演讲会、研讨会,在澳门濠江中学举办了“如何讲授与传播《论语》”的报告会。

这些活动,对于相互了解,沟通信息,交流经验,推动儒学在中国大陆以及东亚地区的承传与发展,对于加强公民道德建设,促进东亚和谐,都会有其积极意义。

㈣、多方合作 推动国学师资培训

由于传统文化教育,在正规教育体系里中断多年,大多数中小学教师本身,对于传统文化典籍阅读都有困难,这已成为向新一代普及儒学最现实的屏障。因此,培训教师,尤其是中小学教师,成为首要任务。国际儒联与相关单位合作,力所能及、直接与间接地,参与了国学教师的培训。

▲、国际儒联的团体会员,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从“八五”到“十一五”的18年间,连续承担了教育部和北京市的研究课题,“在大中小学进行中华美德教育实验研究”,其教育内容是儒家伦理:忠、孝、诚、信、礼、义、廉、耻,先后在北京等9个省市的1000余所学校,100余万学生当中,进行了教育实验。国际儒联始终予以关注与支持,并与香港中文大学等单位合作,通过“儒家伦理与公民道德论坛”等学术活动,以及各种形式的培训教师等予以支持。如2005—2009年,国际儒联与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在北京联合举办教师“儒家经典读书班”,由钱逊教授辅导《论语》、陈升教授辅导《孟子》,郭沂、于建福二位教授,先后辅导《大学》、《中庸》,利用周末时间集中读书与辅导,为北京及天津两市,培训了400余位教师,收效良好。又如,香港中文新亚书院与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在香港联合举办了“中华美德教育行动师资”培训班,每年举办为期一周的培训,每期40余人,至今已经连续办了10年,来自全国各地的400余位教师,接受了系统的培训,产生了很好的效益。

▲、在国际儒联主要成员直接参与之下,借助国际儒联与台湾中华孔孟学会搭建的学术平台,山东山尼山圣源书院,从2009年开始与台湾中华孔孟学会合作,举办“海峡两岸读《论语》教《论语》师资研修班,至今已连续举办4年,先后在山东尼山,广州、西安、北京开办了8个班,已经为全国各地中小学,培训了700余位教师。在发挥大陆学者讲授《论语》学术优势的同时,充分借鉴了台湾几十年开设《中国文化基本》即“四书”课程,所积累的丰富经验,令接受培训的教师“心灵震撼”、“耳目一新”。

▲、注重扩大儒学在国际社会的传播、在华人圈以外的族群中传播;注重运用多种语言进行儒学文化的传播,是国际儒联“国际味道”的体现,也是国际儒联积极探索的方向。

在国际儒联的一些理事和专家组织参与下,北京外国语大学东西方关系中心,与美国夏威夷大学东西方关系中心等单位合作,在山东尼山圣源书院,试办“国际尼山儒学与中华文化师资班”。美国夏威夷大学教授、国际儒联副理事长安乐哲,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国际儒联理事田辰山,美国布朗大学教授雷思文,新加坡国立大学哲学系主任陈素芬教授,向来自美国、中国、意大利、和香港等地,在高等院校讲授和研修儒学的40位教授与博士,用英语“原原本本”地讲授以“四书”为主要内容的中华文化经典。2011-2012年,已经举办了两期,每期一个月。使得学员掌握对于中华文化现代诠释的主要思路,学习如何理解中国,学会如何介绍中国,让中国文化讲述自己。此项教育实验,对于改变几百年来,国外对于中华文化经典的某些误解与误读,拨乱反正,对于培养一代能够将儒学与中华文化“原汁原味”地传播于世界的中外师资队伍,极具战略意义。

▲、与此同时,儒联普及委员会还先后应邀,组织学者团队,到天津市河西区、广州市教育系统、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大连等地的教师培训班讲课,为培训当地国学师资尽力,受到欢迎与肯定。

◆、培训国学师资非常重要,也是一项难度很大的工程。首先,是”生源”“有人来学吗”?,它还不是教育系统“规定”的培训,教师是否参加,不计入他本人“绩效”评价的体系,当然,培训费用也就难有来源。因此,要为那些有文化自觉,愿意利用假日休息时间,出来进修的教师创造条件,提供服务。否则,就难有培训的“生源”;其次,是“谁来办”,既然教育行政部门,尚无此专项培训,就只有期待民间“志愿者”团体,先期“下水”实验,着手组织这种国学师资培训;第三,是“财源”,能够让教师自己承担培训费用吗?这种国学师资培训,不是以盈利为宗旨的“培训产业”,要想有一定规模或长期坚持举办,需要有足够的“财源”。“财源”是基础,上面提到在北京与香港两地先后培训的800位教师,在尼山与北京等地海峡两岸《论语》班,培训的700余位教师,其中绝大多数,是不收费或少收费,公益或半公益性的培训,其经费,主要来源于国际儒联常务副理事长赵毅武先生,香港中文大学校友会会长陈志新先生,以及泗水县的财政和北京东方道德研究所科研项目经费。参与讲课的海内外专家主要是“义讲”,参与主办单位的人员主要是“义工”。有的甚至拿出自己的薪水,资助培训。可以说,目前这种国学师资培训,只是“用儒家思想办儒家事业”一种极其有限的行动,期待有更多的“同道”志愿者、社会贤达,参与这项实实在在的行动,使它能够不断红火起来。“培训师资,需要共识,更需要行动”!培训师资,要有评论员和裁判员,当今更需要的是“运动员”,否则,评论员和裁判员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据。

㈤、期待

各位领导、专家和朋友们,几年来,国际儒联十分重视儒学普及传播工作,并且做出了力所能及的努力,尤其在不断拓展普及传播的国内外渠道与空间方面不遣余力,但是与时代和民众对于儒学的需求相比,仍然是杯水车薪,任重道远。

在党的十七大,尤其是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一系列文化发展战略思想的指导下,教育系统的国学教育,日益受到重视,十年前在民间推动的儿童诵读经典的内容与模式,如今已经开始进入国民教育体系,十五年前进行中华美德教育试验的星星之火,如今已成燎原之势,中国亿万新一代,从幼儿园到高中,都将程度不同地接触与学习儒家经典、践行儒家伦理,这是中华文化复兴的新曙光,30年后,这一代将会成为复兴中华文化,文化兴邦,振兴中华的中坚力量。看到这一愿景,令人鼓舞。

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国际儒联的普及工作如何再上新台阶,推动儒学不断生活化、大众化、现代化?普及工作委员会应当主要开展哪些工作?值得我们大家认真思考。比如,如何使传统文化教育师资培训工作常态化、系统化?如何使国际儒联普及工作委员会这样一个交流的平台,能够更方便地为大家提供服务?今后的普及工作会议应当如何开?等等,希望社会各方集思广益,为我们多多提出宝贵建议,特别希望出席本届会议的同道,能够贡献智慧,以便为今后儒学普及传播更加广泛,更有成效,做出新的规划与安排。

▲资料

孔子学院与课堂,正在世界各地传播中华文化,虽然已有2000余位中外教师(各占一半),但是,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许琳近日在《人民日报》撰文指出,缺乏足够的教师,尤其是海外师资的匮乏,乃是当今面临的最大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