闰年闰月是如何确定的?- 陆声俊

列印
PDF

闰年闰月是如何确定的?

陆声俊

 

答:回答这个问题,涉足历法,它是道统生化流程的自然依据,是中华文化成其为中华文化的根本,不是一言两语能说清。《论语。尧曰》引《书经》记载,尧王禅位于舜时对舜嘱托两件大事是为君之道的根本。这两件大事一是历法不能错,一错百姓耕种乱套,天下颗粒无收,则百姓生计无望,天禄永终;二是必须中庸仁慈,爱护天下苍生,不违天地生生之道。舜在禅位于禹时,也是同样的嘱咐。原文是:“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永执其中。(否则)四海穷困,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由此可见,历之为用,直系苍生,是天人合一的文化根本。

我们知道,历是用来判别气候,记载时空变化刻度的,它以时辰的单元规定为数理,用以作为“时间”计算的依据,又以时辰的生化流动,来观察“空间”的变化状态。也就是说时空是一体的,“历”是对这个时空一体进行准确观测的思想工具,行为的指南。

所谓时辰的单元规定,古今有所不同,今为秒、分、时、日、月、年,太古时没有秒分,只以时辰论,一个时辰为今天的两小时,以一昼夜为一日,以月亮的盈亏一回为一月,以一寒暑的循环为一年,此即太阳历法之基础。

历之起源流传了多少万年,现已没人知道,司马迁也只能记传说,相传天皇氏制干支,伏羲氏作甲历,黄帝氏命大挠作甲子,太昊氏设历正,颛顼氏作新历,帝尧氏命羲和敬授人时,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而成岁,这才是流传至今的回归年。

到夏后氏颁夏时,为中国正朔之唯一标准。

三代历制各不同:夏以建寅之月为岁首,商以建丑之月为岁首,周以建子之月为岁首。秦以建亥之月为岁首,汉初因袭秦制,武帝时始改正朔用夏正。王莽改用殷正,建丑,其后魏明帝唐武后以及肃宗,先后改朔,但未久仍用夏正,以迄于清末。

清咸丰四年,太平天国亦改历,以三百六十六日为一年,一年十二个月,单月三十日,双月三十一日,而以干支纪日的中历不变,其礼拜顺序亦与西俗一致,唯“节”置于月首,“气”置于月中,历十四年而废。

汉太初以迄清末,二千余年间,大抵以建寅为岁首,其间虽改正朔,多者十余年,少者一二年,皆因不合天时,不久仍用夏正。

然而,西洋人的古代历法,则非常紊乱,只有古希腊历,与我旧历相近,亦是采用太阴历。可见,人类的真正文明在远古,总被后来物欲放荡的战祸所毁灭,达尔文说这是进化,我说他是胡说八道。罗马人建国时所定之历法,一年为十个月,共三百零四日,洋元公元前四十六年,罗马大帝由利士凯撒命其执政官改正历法,为现今所用太阳历之鼻祖,至公元一五八二年,经罗马法王格列高里更加改正,即今世界各国通用历法。

西洋古代历,多以春分为岁首,埃及以秋分为岁首,由利士原拟用冬至日为岁首,因城邦市民泥守阴历习惯,必欲以是月之朔日为起点,遂以冬至后十日,为一月一日矣。

“阳历”即“洋历”又名“太阳历”,系以地球绕行太阳一周为一年,清末为泰西各国所通用,故又名“西历”。后民国改元亦采用,并规定为“国历”。为与我国旧有之历相对应,故又名之曰“新历”。

“阴历”又名“太阴历”,系以月球绕行地球一周为一月,再配合地球绕日一周之时数为一年,实际上就是《乾坤凿度》后的阴阳合历。我国在民国开元前一直用此历,为与开元后的改历相对应,故名之曰“旧历”。而所谓“阴历”“阳历”的不同,并不是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又六小时九分九秒为恒星年、六小时十三分四十六秒为回归年有什么不同,而是整月计年的方法阴历有闰月,所以,一年有时十二月,有时十三月,不严谨,没有阳历只用十二个月等分,仅把余时用四年积攒成一天,然后放入二月作闰年来的方便。

以上讲了历的来龙去脉之后,下面才能回答闰年闰月的道理。

首先说明,年有三种:地球绕日一周。历三百六十五日六小时九分九秒,谓之“恒星年”;太阳过近地点,循天球之黄道东行一周,复过近地点,历三百六十五日六小时十三分四十八秒,谓之“近点年”;太阳过春分点,循黄道东行一周,复过春分点,历三百六十五天五小时四十八分四十六秒,谓之“回归年”,亦称“岁实”。因二分点(春分点秋分点)每年沿黄道向西逆行约五十秒,故回归年较恒星年之时间为短,相差二十分二十三秒,谓之“岁差”。

此三种年名的时间不同,要使每年的节气寒暑不变,故取回归年为制历之年。先人们对回归年的时间掌握为便于记忆起见,曾编歌诀一首:

地球绕日一周年,要知时间有多少?三六五日加五小,四十八分四六秒。

这样,阳历便是自一月一日至次年一月一日谓之一年。年长本应与岁实相符,然一年之日数,必须是整数,不便将奇零之时数计入,故以三百六十五日为一年,每年余五时四十八分四十六秒,积至四年约满一日,故每四年增加一日,为闰日,谓之“闰年”,其无闰日之年,谓之“平年”,平年三百六十五日,闰年三百六十六日。

但四年之闰余,仅二十三时十五分四秒,要闰一日,未免过多,超过之四十四分五十六秒,积至二十五闰,为十七时五十八分二十四秒,约合一日之四分之三,故每满百年废一闰,至第四百年又不废。如是每四年置一闰,每四百年减三闰,计超过二小时五十三分二十秒,须八个四百年后,即三千二百年后,始补足此一日之差。

今置闰之法,可以阳历的公元来计算:凡公元年数能以四除尽者皆为闰年(例1972年,1976年);唯世纪年则不闰(例1800年,1900年);世纪年之世纪数,可以四除尽者,则仍为闰年(例1600年,2000年);即西历年数,若以百除之得整数,再以四除之而除不尽者,皆不置闰,其能除尽者则仍为闰年。

因地球公转轨道为椭圆形,故距日有远近,一月一日,其距离最近,谓之“近日点”;七月二日距离最远,谓之“远日点”。而一年的开始,谓之“岁首”,亦称“年始”。阳历以近日点为岁首,为元月一日。

阳历每年分十二个月,每月的日数不规则,月大三十一天,月小三十天,平年二月二十八天,闰年二月二十九天。阳历的一个月,与月球之运行无关,不过是一年分为十二段,失去月的意义。除二月份有平年闰年之分外,每年各月的天数均有一定;七月以前,单月是三十一天,双月三十天;八月以后,双月是三十一天。单月三十天。先人制历为便宜记忆,亦编歌诀一首:

一三五七八十腊,每逢此月全是大;四六九冬三十天,唯有二月二十八。每逢四年闰一日,一定准在二月加。(注:冬,即十一月;腊,即十二月。)

再说阴历

月球运行的轨道,名曰白道,白道与黄道同为天球上之两大圆,以五度九分而斜交,月球绕地球一周,出没于黄道者两次,历二十七日七小时四十三分十一秒半,即为月球公转一周所需之时间,谓之“恒星月”。唯当月球绕地球之时,地球因公转而位置亦有变动,计前进二十七度余,而月球每日行十三度十五分,故月球自合朔,全绕地球一周,复至合朔,实需二十九日十二时四十四分二秒八,谓之“朔望月”,习俗所谓一月,即指朔望月而言。

因每月天数不能有奇零,故阴历一个月为二十九日或三十日。每月以合朔之日为首,即以朔日为初一日。每年以接近立春之朔日为岁首。

然地球绕日一周,等于月绕地球周转十二次又三分之一。一年内之月数不能有奇零,故一年十二个月,仅三百五十四日,与岁实相较,约余十一日,积至三年,余三十三日,故每三年须置一闰月,尚余三日或四日,再积二年,共余二十五日或二十六日,可置一闰月,平均计算,每十九年须置七闰。以有“节”天气之月为闰月(指二十四节气),在闰月之年为闰年,闰年有十三个月,平年则十二个月。

以上就是“天之历数”的精确计算,也是万年以来关于闰年闰月的基本道理。而我传统文化对历数的正确掌握,则远胜世界其他任何文明,与今天的天文历数相比较,只有古今测度的工具与方法不同(请参读第19问“关于律与易的关系是怎么回事?”之答疑),没有历法的时辰分秒之差,这就是夏正即华夏民族夏历的骄傲。